第148章 甲虫飞飞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3369字
  • 2021-03-22 18:16:39

“好吧,那么,这位亲爱的安娜小姐,”狭窄的扫帚间,丽塔.斯基特女士亲切地称呼安娜的名字,尽管她们并没有多么的熟悉。

“你好,斯基特女士,”安娜调整坐姿,尽量在扫帚间里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

天知道丽塔.斯基特为什么会对扫帚间情有独钟,在麦格教授试图为她安排一个空教室进行采访的时候断然拒绝,“麦格教授,我无法确定那些空教室里会不会藏着些什么干扰我采访的东西。”

麦格教授翻了个白眼。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丽塔.斯基特认为扫帚间绝对安全,无人监听,关键是没有其他人在场,可以随心所欲地篡改采访内容。

安娜也喜欢扫帚间,捉迷藏的必选之处,黑暗,潮湿,很少有人来到这里,也很少有谁能发现这里藏着人,不管是什么人。

“叫我丽塔就好,”斯基特微笑着,“相信接下来的一段采访,会迅速拉进我们的距离。”

但愿吧,安娜保持微笑。

斯基特从鳄鱼皮小包里掏出一把蜡烛,点亮后让它们漂浮在空中,扫帚间亮堂起来。

“不介意我使用速记笔吧?”斯基特自顾自地说着,盯向安娜的眼睛,“我想你不会介意的,麻瓜出身的是吧,安娜?速记笔是魔法界记者的标配,你可能不知道…”

“是的,我不知道,女士,”我知道得可清楚了,我还知道你是个甲虫精。

“你学到了新知识,”斯基特拿出一只绿色骚气的羽毛笔,又拿出一卷魔法羊皮纸垫在一个木箱上。

安娜皱起眉头,因为她看见斯基特女士极其不卫生地将羽毛笔的笔尖放进了嘴里,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

作为一个嘴炮记者,斯基特还是缺乏了安全意识。

如果有人想要置斯基特于死地,只需要让她的速记笔笔尖粘上寡妇毒菇的汁水,那实在是太容易。

斯基特将沾满口水的羽毛笔立在羊皮纸上,“测试,我是丽塔.斯基特,《预言家日报》的记者。”

羽毛笔飞快地动了起来,'迷人的微笑,丽塔.斯基特笑起来万物都失去光彩,三十八岁,金色头发散发着柔和的光辉,她将文字作为武器,戳破世间谎言…'

然后编织一个更大的谎言。

安娜将视线从羊皮纸上移开,说实话,这段文字完全和丽塔.斯基特联系不上,甚至有些辣眼睛。

“好了,看来羽毛笔今天的状态不错,”斯基特将那段羊皮纸撕下,折好放进包里,她身子微微前倾靠近安娜,“那么,安娜,你是否在八月的时候和邓布利多校长一同前往了阿兹卡班?”

安娜还没说话,羽毛笔就开始在羊皮纸上穿梭,'干枯毛燥的烂泥色长发,苍白的脸庞,看起来明显营养不良,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孩,用她那充满着恐惧的绿眼睛盯着我,似乎想要告诉我什么,但也许是曾被邓布利多警告,她犹豫着不敢出声…'

“去过,”安娜挑挑眉毛,“但那只是一次法制教育活动,没什么特别的,邓布利多校长也没有警告过我什么…”

'女孩颤抖着为邓布利多校长辩护,看来她确实是被警告过,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不禁有些可怜她,十一岁的麻瓜出身女孩,为什么会陷入邓布利多秘织的阴谋…'羽毛笔文思泉涌。

“安娜,看看我好吗?别一直盯着那只羽毛笔,”丽塔.斯基特试图用手将安娜的脸蛋转回来,被安娜灵巧地躲开了。

“你的笔在自己发挥,”安娜语气平常,“我们真的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它记录的根本不是我们的谈话。”

“只是一些艺术加工,女孩,”斯基特挥挥手,“文字都需要艺术加工…”

“你的加工磨掉了真相。”

“不,你错了小姑娘,”斯基特坐端正,将翘起的腿放下,双手手尖相对合在一起,“加工后才是真相,更加真实的真相,我会让大家认为这就是真相。”

安娜站了起来,“女士,我想没有再继续必要了,”她走到门边,手搭上了门把手。

“安娜,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现在就想要结束采访的话,”丽塔.斯基特还是坐在原处,“那么我可不知道这只羽毛笔会写下什么。”

安娜背对着斯基特,摆弄着门把手,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似乎是在犹豫。

“是霍格沃茨暗地里打压麻瓜出身的小巫师,还是邓布利多校长的惊天大阴谋,”丽塔.斯基特停顿一秒,“又或者是你和邓布利多校长有些不得不说的关系。”

“你是想说邓布利多校长是个恋童癖?还喜欢小女生?”安娜转过身来。

“我可还没这么说,孩子,”丽塔.斯基特微笑,“但我不知道,如果你提前结束采访,这杆羽毛笔会写出些什么来。”

“继续吧,”安娜从门边退了回来,将魔杖收回到衣袖里,坐回原来的位置。

“很好,”斯基特看了眼安娜的绿花纹袍子,“我就喜欢斯莱特林的学生,足够精明,知道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也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不,我是拉文克劳的,”斯基特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我们还是来说说你吧,邓布利多校长为什么带你去阿兹卡班,你有什么特别的?”

“既然你曾经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安娜没有回答,反而继续之前的话题,“为什么你要诋毁霍格沃茨呢?”

羽毛笔飞快地书写着,很奇妙的出现了一些有意思的内容,'女孩安娜没有回答斯基特记者的问题,反而抛出了另一个尖锐的问题,这很少见,斯基特记者被难住了。'

'霍格沃茨对青少年时期的斯基特女士的影响可谓是重大,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这位品学兼优的美女学生惨遭退学…'

退学,丽塔.斯基特退学了。

丽塔.斯基特动作迅速地将羽毛笔写下文字的羊皮纸撕下,揉成一团,粗鲁地扔到了包里。

“魔法物件总会出错,也许我该换只羽毛笔了。”

短暂沉默,她又恢复了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说到诋毁,这怎么能叫诋毁呢?”

“我只是把真相的外皮一层一层剥开,把最真实的东西展现出来,”她语速很快,“有些时候,很多人就是需要这样的真相。”

安娜和斯基特对视,安娜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好吧,丽塔女士,相信我们的距离已经拉进不少,那么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东西吧。”

安娜身子前倾,“邓布利多校长带我去了阿兹卡班,假借法制教育的名头,其实是想混淆视听,最终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帮助西里斯.布莱克出逃。”

“…”这是斯基特想要编造的内容,现在被安娜直接说了出来。

斯基特皱起了眉头,她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真相',羽毛笔都停止了下来,“你是说真的?等等…为什么?”

荒谬的艺术加工成为了现实,斯基特自己都不相信,她畏缩了,不敢把'真相'写上文章,她撕掉了羽毛笔刚写下的一段文字。

“为什么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会释放神秘人最忠诚的信徒,杀人犯西里斯.布莱克?”丽塔.斯基特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敢想像这意味着什么。

“也许,他们是一头的呢?”安娜把斯基特的恐惧说了出来。

“不管怎么样,这就是真相,我已经告诉你了,”安娜盯着她,“怎么,你敢写吗?写在报纸上?”

丽塔.斯基特不敢,她甚至想要离霍格沃茨远远的,脑补着魔法界的天要变了。

她的所有放肆都是基于邓布利多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讲道德,守法律,是个大好人,所以才敢写出各种造谣文章,因为她觉得大好人邓布利多校长不会对她做些什么。

丽塔.斯基特慌张地收拾起自己的采访物件,“安娜,很高兴你能接受我的采访,我觉得时间可能差不多了,我想,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安娜坐在原位,没什么反应。

丽塔.斯基特站起来就向门口走去。

门打不开,“阿拉霍洞开!”丽塔.斯基特掏出魔杖对门用了开锁咒。

还是打不开。

“霍格沃茨所有扫帚间的门锁都有反阿拉霍洞开咒,”安娜的声音从斯基特背后传来,“但是要想开门也很容易,撬锁,或者…”

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捡到费尔奇的钥匙。”

“嘿!有人吗?外面有人吗?!”丽塔.斯基特尖叫着,甚至给自己用上了'声音洪亮咒',但外边没有任何动静。

“无声咒,”安娜的声音带上了几分高兴,“我新学的咒语,你叫破喉咙都没人答应的。”

“小姑娘,你只是一个十一岁,掌握了几个低级魔咒的孩子,”丽塔.斯基特冷静下来,甚至觉得自己刚才的呼救实在是太傻了,“你真的认为你能控制住我?一个经历过各种突发情况的记者?”

“我只需要把你制服,等着我的搭档来找我就行了,”斯基特大红唇裂开笑了起来,“这也不错,还能顺势揭发邓布利多的阴谋,以弱者的身份寻求魔法部的庇护…”

“统统石化!”丽塔.斯基特对着安娜施法。

“想的挺美的,斯基特女士,”安娜掏出了竹内一郎的那根金属魔杖,灵活地躲过斯基特女士的咒语,直接贴脸,挥舞着金属魔杖招呼上了斯基特的脑袋瓜。

“啊!”狐狸被踩到尾巴的惨叫声响起,斯基特女士倒在地上,失去战斗能力。

魔杖掉到一边,被安娜捡起。

巫师在狭小的空间遇到装成巫师的刺客贴脸,“你…我的搭档会找到我的…放我…”倒霉斯基特嘀咕。

安娜掏出玩具熊戒指,熟练地套上斯基特的手指,“不,他不会。”

“我会告诉他,你变成甲虫飞走了。”

丽塔.斯基特昏死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