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草药学,鬣狗叶,大红唇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602字
  • 2021-03-20 22:12:46

安娜在草药课上遇到双胞胎的时候,发现他俩正在试图哄骗李.乔丹吃下一种很难看的叶子。

“这种叶子能够缓解一切的悲伤,让人开开心心笑出来!”弗雷德拍着李.乔丹的肩膀,“兄弟,我们知道你最近睡眠不佳。”

“一定是有什么烦心事儿,”乔治补充,他凑到李.乔丹左边,递上那片边缘呈锯齿状,绿得很难看的叶子,“我们太担心你了,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了这么一片叶子…”

“千万不要辜负我们的好意啊!”两人异口同声。

“…”李.乔丹盯着快要凑到自己嘴边上的叶子,沉默,他最近睡眠确实不好,但这绝对和双胞胎脱不了关系。

任谁天天睡前听《毒菌故事集》,睡眠都不会太好。

“这到底是什么叶子?”李.乔丹眉头紧皱,他一点儿也不相信这对魔鬼般的双胞胎兄弟能拿出点儿什么好东西。

“别管了,总之能让你笑出来,”弗雷德咳嗽一声强调。

“忘记所有烦恼!”乔治一脸'老实'的微笑。

听到这段对话的安娜好奇地探出身子,认真打量着那片叶子。

嗯…绿得发慌,锯齿状的边缘看起来像是奸笑的嘴…

大概率是鬣狗树的树叶,吃下去会引起巫师歇斯底里的笑,笑到无法控制自己,当然忘记了一切烦恼。

“李,如果我是你,绝对会离那片叶子远远的,”安娜微笑着挤入三人的队伍,将《迷雾之中》塞到弗雷德怀里。

李.乔丹趁机远离了那片可疑的叶子。

“噢——安娜!”乔治嚷嚷着,“他都快吃下了!你出现得太不是时候!”

“我是在帮助你们乔治,要是李笑得停不下来,住进校医院,你们俩马上就会被扣大分,”安娜耸耸肩。

“什么?!”李.乔丹震惊,他后退一步,“这片叶子到底是什么?”

“只是鬣狗树的叶子而已,能够让人笑笑,进校医院还是夸张了,”弗雷德试图转移话题,他举了举手里的书,“安娜,这本书是什么?恶作剧集锦?”

“这倒不是,”安娜停顿了一下,“是吉德罗.洛哈特先生寄来的,他的新书——”

“我看看!”乔治很感兴趣地凑到弗雷德边上,“他有没有把我们写进故事?”

“吉德罗.洛哈特?”李.乔丹也凑了过来,“我妈妈很喜欢的那个作家,他为什么要把你们写进故事?”

“那是因为我们参与了一场精彩的冒险——”弗雷德快速地翻着书,试图在里面找到除了贝琳达以外熟悉的名字。

“冒险?”李.乔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们和洛哈特先生一起冒险?”

他皱起眉头,“你们是在他和年轻漂亮的女士调情的时候在边上闪闪发亮的日光蘑菇吗?”

“还是和他一起用粪蛋打败那只吃莴苣的吸血鬼?”李.乔丹自顾自地点头,“我就知道那只吸血鬼有问题,被抢了女人还只会躲在深山吃莴苣——这根本不可能。”

看来李在他妈妈的熏陶下,也阅读了不少洛哈特先生的著作。

“我们的冒险和吸血鬼没什么关系,”乔治挠挠头,他并没有在书里找到自己,“可惜,似乎洛哈特没有把我们写进书里…”

“其实是有的,”安娜翻到'老实双胞胎'那段。

“…”弗雷德和乔治嘴巴张大。

李.乔丹笑了出来,没吃鬣狗叶子也笑出了龙卷风袭击停车场的味道,“真是一段伟大的冒险!”他捂着肚子退到一边,完全看不出来睡眠不好的样子,他现在快乐极了。

“为什么我们要说'我们是地精'?!”乔治震惊,“好歹也该说是小矮妖啊!”

乔治的关注点奇特。

弗雷德往后翻了几页,发现这就是自己唯一出现的地方,安慰自己,“还好,这对地精兄弟在后面没什么戏份,要是这对兄弟在洛哈特大展神威的时候在旁边喝彩——那我真的要吐了…”

他补充,“顺带一提,我绝对不会承认这对双胞胎是我和乔治!”停顿了两秒,他再次补充,“也可能是乔治和他的分身…”

乔治差点把鬣狗树的叶子喂到弗雷德嘴里。

幸好可爱的斯普劳特教授及时走进来,阻止了这场还没发生的闹剧。

贝琳达跟在斯普劳特教授身后进来,挤到安娜边上,“呼——幸好没迟到,”她气喘吁吁。

“吃叶子吗?”安娜捏起一片鬣狗树叶。

“不要,”贝琳达忙着均匀呼吸,躲过一劫。

“孩子们!周末过得愉快吗?”斯普劳特教授将手里的蓝色喷壶放在桌上。

之前打喷嚏的喷壶已经坏掉了,斯普劳特教授流着眼泪埋葬了它,然后购置了一个新鲜喷壶。

“愉快,”“还行,”“饿了,”“什么时候下课?”小巫师们七嘴八舌地回答着,其中还夹杂着些奇怪的东西。

“希望你们都已经打起精神来,准备开始一天的学习,”斯普劳特教授笑眯眯地挥动魔杖,“今天我们要认识一位新朋友——”

几个花盆飘了过来,稳稳当当地落在众人眼前的长桌上。

“那么有没有预习过教材的小巫师能告诉我,”斯普劳特教授环顾四周,“这是什么植物?”

温室嘈杂起来。

“是白鲜!”一个生活经验丰富的小狮子嚷嚷,“我以前受伤的时候我妈就是拿这玩意儿敷我腿上!”

“哼,”刚举起手来还没来得及说出答案的小蛇冷哼一声。

“没错,格兰芬多加一分,”斯普劳特教授赞同地点头,“白鲜本身具有很强的治愈能力,直接敷在伤口处就能愈合伤口,同时也是非常好的…”

“啪,”温室的门被推开了,打在玻璃墙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个还算好听的娇媚女声响起,说的话带着些许嚣张的味道,“停一下,停一下!”

斯普劳特教授皱起眉头,小巫师们齐齐望向门口。

那里站着一个女人,金色大卷发,僵硬的看起来像是整容失败的下巴,健壮的苹果肌,戴着镶嵌着珠宝的大眼镜,眉毛画得很浓,还涂着热热烈烈的玫瑰色口红,像是要随时亲吻这个世界。

她身材意外地很好,前凸后翘,穿着精致小洋装,拿着个鳄鱼皮手袋,女人伸出手,和红帽子不分上下的长指甲划过空气。

“亲爱的教授,小巫师们,时间紧迫,请告诉我——”女人说话了,露出嘴里的三颗金牙,“你们谁是安娜.劳伦斯?”

“?”安娜眉头锁死,后退一步,有那么一瞬间不想承认自己就是安娜.劳伦斯,因为她实在不想和这位看起来就很诡异的女士扯上关系。

“这位女士!”一直都很和善的斯普劳特教授生气地叉腰,“请不要打扰我们的教学!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是谁?”

“这位…”金发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斯普劳特教授,围裙,布衣,以及一双魔法布鞋,“丰满又有着自己穿衣风格的时尚教授,”她停顿了一下,“很难以相信你没有认出我来…”

端着魔法照相机的男人奔跑着闯了进来,身后随之而来的是满脸阴沉的麦格教授。

金发女人动作夸张地用通红的长指甲指向自己,她看起来很是享受这一刻,“我——五次获得预言家日报最受欢迎记者奖,三次登上'最美女巫笑容排行榜',不管是国际巫师联合会还是魁地奇世界杯,你都能看到我的身影——”

“丽塔.斯基特!”

麦格教授高声打断金发女人的自我介绍,“女士,”她补充到,声音又恢复了平时的严肃。

或许要比平时更严肃一点。

“能否解释一下,你,和你的记者朋友,”麦格教授看了眼扛着相机气喘吁吁的男人。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