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浅眠教授,巨怪学生,波比,吃瓜人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733字
  • 2021-03-10 12:23:31

放慢脚步,安娜踮起脚尖通过地下一层的楼梯,祈祷不要惊扰了住在这一层的浅眠教授。

空旷的楼梯间,石制阶梯,每到这个时候,总是安静异常,空气里隐约有着蜡烛燃烧带来的丝丝香气,还能够听到自己的小皮鞋踩在石梯上发出的不算清脆的响声。

安娜脸对着墙,一路上小心翼翼地避让着经过的小巫师,就怕遇见个熟人——

自己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刚去厕所抢劫了一番。

蓝色花花布袋又不甚丢在了宿舍,总不能打个电话叫贝琳达前来接应,首先没有电话,其次纯血淑女贝琳达也不知道怎么接电话,太不方便。

好在天色渐晚,此时公共区域的人流量急剧减少,再加上霍格沃茨本身小巫师也不算多,在收获了两三个诧异的目光后,安娜莫名顺利地来到了地下二楼的走廊。

“嗯?”

熟人出现了。

弗林特拽拽地拿着飞天扫帚,一身运动装扮,棕色马裤,黑护膝深色手套,意外的没有穿斯莱特林标志性绿色服饰,还很可疑地穿上了红色毛衣,披着不合身的旧长袍子,似乎是想夜游出去打个夜间魁地奇。

安娜猜测,他这一身可能是想被发现夜游的时候方便狡辩——

'教授您瞧清楚了,我没穿绿袍子,可不是斯莱特林的学生,我是格兰芬多的!'

但谁不知道巨怪.弗林特是斯莱特林的追球手?他连脸都舍不得遮一下。

安娜心里吐槽着,动作麻利地躲到地下二层的走廊不起眼的位置,试图避开这只行走的巨怪。

“哈!马库斯.弗林特!”

很显然,打扮怪异的弗林特成功吸引了赫奇帕奇级长瓦特的注意,他从石墙缝隙里跳出来,看起来是埋伏在这儿很久了。

他挡在弗林特面前,“马上就要宵禁了,你这是准备上哪儿去?”

瓦特个子高又瘦弱,看起来很'单薄',他抄起手来,努力撑起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这和你有半枚铜纳特的关系?”弗林特完全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巨怪'般粗鲁地将头仰起,露出鼻孔对着瓦特。

“咳,可能你忘记了,”瓦特气势被压了一头,“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我可是个级长!”

“我还是个追球手呢,级长大人,”弗林特翻了个白眼,停下来开始喷射毒汁,“怎么?作为教授的跟屁虫感觉很光荣是吧?”

“噢!我差点忘了,”弗林特盯着瓦特的眼睛,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比魁地奇更好玩的事情,“你不是就喜欢当跟屁虫吗?”

“什么?”瓦特有些气愤,“注意你的言辞!弗林特,小心我扣斯莱特林的学院分!”

“扣分扣分扣分,你除了会这个还会点别的啥不?而且我现在不是弗林特,在你面前的明明是一个格兰芬多,要扣也该扣格兰芬多的分,”弗林特指了指红色毛衣,“你是不是眼睛不太好使?”

弗林特哼了一声,错身经过瓦特,想趁着瓦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开。

“我就算眼睛瞎了,你也是个斯莱特林!”瓦特一把拽住弗林特的破斗篷,“我要把你逮到教授那儿去!”

“呼——”要是去了教授那儿,美妙的夜间魁地奇就别想了,弗林特长舒一口气,默默为自己的嘴炮技能蓄力,他转过身来,“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聊聊,那我们就来聊聊你吧,级长大人。”

安娜躲在地下二层的走廊,刚好能够吃到这不大不小的瓜,她捏起一只挣扎的恶作剧蟑螂放入嘴中。

“赫奇帕奇学院的大人物,瓦特.波凯比,准确的来说,你那个优秀的哥哥亚当斯.波凯比才是大人物,我没说错吧,级长大人?”

“你以前不是总是喜欢跟在哥哥屁股后边吗?那个年轻的神奇动物学家现在肯定很庆幸终于脱离了恼人的弟弟吧?不要怪我多说一句,不是因为你哥哥,这么普通的你真的有机会成为级长吗?”弗林特灵魂发问。

“哥哥毕业了,就去缠着阿比盖尔当她的跟屁虫,还给她织什么围巾?呵,”弗林特嗤笑一声,瓦特表情巨变,心里已经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要去管这只口齿伶俐的巨怪。

“或许你认为缠上了阿比盖尔,斯莱特林的学生就会给你好脸色看吗?真是搞不懂她怎么会喜欢你这样长不大的粘人精?”

瓦特张大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只发出了细微的声音,“她…”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弗林特打断了。

“级长大人,你以为自己成了级长大家就会喜欢你爱戴你吗?什么变化都没有,你还是你,一个…嗯…”弗林特绞尽脑汁思考出一个自认为贴切的形容,“躲在别人身后耀武扬威的废物。”

弗林特讽刺别人的时候思路还是挺清晰,针针见血,咄咄逼人,但似乎并不是件好事。

瓦特短暂沉默了下来。

他从来没有试图在语言上击败一个斯莱特林,因为他知道那样没有胜算,他说不出来那些伤人的话,温柔的小獾们总是替他人着想。

弗林特见没有嘴仗可打,有些遗憾,“管好你自己吧,瓦特级长大人。”

他带着胜利的表情一步步踏上台阶,看起来很得意,和楼梯上站着的失落的瓦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弗林特太过得意,一不小心就开始大声哼起了《女巫在哪里》,一不小心就忘记了这里离浅眠教授斯内普的卧室相隔不到十几米。

“马库斯.弗林特。”

沙哑又熟悉的声音响起,这是刻在弗林特灵魂深处的声音,曾经无数次在自己犯错时出现。

这个声音代表着教授的关怀,代表着坩埚的炸裂,代表着自己又要遭殃。

弗林特僵硬地转头,看向了带着睡帽,穿着袍子的黑发教授,那张严肃的脸,配上什么服饰,都是严肃的。

不知道这次,是去奖杯陈列室里给奖杯除尘,还是再次将《细数五百种神奇植物》抄写十遍。

“斯内普教授…”弗林特开口,带着绝望,刚才的得意已经不复存在了。

“晚上好,”他说。

安娜吃着瓜,又捏起一个蟑螂巧克力放入嘴中,不由感叹,果然,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

斯内普教授瞥了弗林特一眼,准确的来说是用白眼给他做了个Spa,“马库斯.弗林特——这个名字,听起来和小矮妖应该还是有些区别——”

“但是为什么?你的一些习性和他们如此相似呢?”斯内普使用一个'不需要回答,因为足够让人窒息'的问句开始了他的毒液喷射,“你拿着扫帚是想去干什么?”

“去当家养小精灵吗?”

斯内普停顿了一秒,“或许弗林特夫人会想了解了解你最近的学习状况,她还曾经拜托我照顾她的孩子…”

梅林的胡子啊!提到母亲,弗林特慌了,如果有谁比神秘人更可怕,那一定是听到教授告状而暴怒的母亲。

“斯内普教授!”弗林特风光不在,“我马上回寝室!千万别告诉我妈!”

“《菌类大全》,”斯内普教授说了一个书名。

“我知道的,老规矩,十遍,”弗林特熟练地点头。

“二十遍,”斯内普教授补充,“十遍惩罚你准备夜游,剩下十遍惩罚你准备夜游还在公共区域大声喧哗。”

弗林特浑浑噩噩地转身,和站在楼梯上发愣的瓦特错身,一步一步走向宿舍,嘴里还嘀咕着'二十遍,二十遍…'

也许等他发现《菌类大全》并不像瓦特一样单薄好欺负的时候,会又一次地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恶意。

“你,”斯内普指了指瓦特。

“呃!是!在!斯内普教授!”瓦特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我是赫奇帕奇的级长,瓦特.波凯比!”

“波比,盯着这儿,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人再在这里说话。”

“是!”瓦特突然有些崇拜斯内普教授,严肃,强大,寥寥几句就能让巨怪.弗林特甘拜下风,“顺带说一句…斯内普教授,我叫波凯比,不是波比…”

波比听着更像是某种小动物的名字。

“怎样都好,”斯内普走回办公室,“保持安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