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校长室吃吃喝喝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876字
  • 2021-03-04 11:12:18

“巴拿巴…”

邓布利多和安娜来到了'巨怪棒打巴拿巴'挂画面前,上面的巨怪又在不停地殴打巴拿巴,睡了一觉醒来的它们养精蓄锐,打起人来更加卖力了,巴拿巴发出可怜兮兮的痛呼。

“巴拿巴是巨怪维权团体的负责人,也是组织者,但他并没有太在乎巨怪的权益,”邓布利多停下来看了看被殴打的巴拿巴,“他带着巨怪到处表演,也许说他在经营巨怪马戏团更加合适。”

“他带着巨怪来到霍格沃茨,想要呈现一场精彩的演出,不过,就像占卜课崔老妮教授说的,'都是命运的安排'——”

“巴拿巴平时使用的鲜花都被用完了,他突发奇想使用泡泡豆荚开出的花来丰富现场。”

“但将巨怪当做赚钱工具的他并不知道巨怪对泡泡豆荚的花粉过敏,于是就发生了霍格沃茨历史上排得上前三的表演事故。”

邓布利多将视线从巴拿巴身上一开,继续往前走去,“巨怪毫无征兆地倒下,教授们完全来不及反应,礼堂内的四张桌子无一幸免…校医院住满了小巫师,还有一部分被送去了圣芒戈,真是一场灾难。”

“巴拿巴运气不好,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巨怪大腿压死,”邓布利多摇摇脑袋,“闹剧过后,当时生气的校长请人为巴拿巴画了一副画挂在校长室外边的走廊,说是足够解气,因为这件事差点害他丢掉校长的位置,成为笑柄。”

“霍格沃茨不得不停课近一个月的时间,这倒是创下了最长停课记录,比皮皮鬼造成的那次停课时间还要长上许多。”

没想到这副画像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安娜摸着下巴,想起巴拿巴曾经提到过那些巨怪还留在禁林里,有些疑惑,“邓布利多校长,那些巨怪最后是怎么处理的呢?”

“巨怪?”邓布利多思考着,“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应该是魔法部派人来带走了吧…”

“别担心,魔法部总不可能嫌麻烦就把那些会跳芭蕾的怪物随便丢在哪儿,对吧?”邓布利多带着安娜来到了一副挂画面前。

那是一副巨龙的画像,尖利的牙齿,展开的翅膀,看起来倒是非常威风的样子,邓布利多将魔杖抵在巨龙的额头上,随即拉着安娜穿进了画中。

很快安娜就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扑面而来的是糖果的甜味,混合着红茶的香气,压住了淡淡的书的味道,从挂画一出来就能看到房间中央放置的木桌,以及上面摆放着的乱跑的'蟑螂'。

房间是恰到好处的圆形,让校长办公室显得极具数学对称之美,“第一次来吧,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校长乐呵着请安娜坐到红色布艺小沙发上。

可不是第一次来嘛,谁没事去校长办公室瞎转悠啊。

安娜微笑,“是啊,邓布利多校长,这里看起来很…舒适…”安娜望向了红色欧式壁纸墙上的挂画。

好家伙,十几副挂画,有大有小,不能动的挂画人像服饰各有特色,海盗服饰的,戴绿帽子的,中世纪长裙的…但相同的是他们都睁大眼睛盯着校长桌的位置露出微笑,似乎是在督促现任校长认真工作,不要偷懒。

会动的挂画人像都眯着眼睛,假装自己陷入了沉睡,但是那位头巾校长!你闭着眼偷偷将巫师棋从棋桌上拿下来的行为早已经出卖了你!

“是挺舒适的,这间校长室已经为数十位霍格沃茨校长提供过优质的办公服务,”邓布利多挥了挥手,从一边的架子上飘过来一个可爱的茶壶,以及一壶玻璃瓶装着的果汁,“茶,或者橙汁?”

邓布利多像个招待朋友来家做客的小孩子,想要拿出所有好东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又挥挥手,一瓶黑色的液体从另一个架子上飘了过来,“还是你想试试这个,应该是叫…可乐?”

“本来是为美国来的雅各布教授准备的…咳,但我尝试后对它挺着迷的,”邓布利多拍拍可乐瓶子,“麻瓜们真是太会享受了,经常饮用可乐这种治愈人心的魔药,还有柠檬雪宝糖,在我看来那也是种可以和'蟑螂堆'媲美的零食…”

“咳,”墙上一副穿着治疗师服装的女士画像传来咳嗽声。

邓布利多校长及时止住'垃圾食品'的话题,“晚上不太适合喝茶,容易让神经兴奋,魔力紊乱——那还是来点儿可乐吧?”

“当然,”安娜十分乐意,快乐水谁不爱?

她看见墙上那副治疗师挂画又闭着眼动了动嘴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没能说出来。

邓布利多控制可乐准确倒进一个精致的陶瓷茶杯里,“说起来,以前也有一个格兰芬多孩子特别喜欢这些麻瓜世界的东西。”

“西里斯.布莱克,”邓布利多看起来有些感慨,“这么多年了…”

害,怎么又提到小天狼星了,安娜接过可乐的手微微停顿,但还是面不改色地接过,喝起了快乐水,“我对他并不熟悉,邓布利多校长。”

“当然,很多人都并不熟悉他,只知道他杀了多少人,干了些多坏的事,”邓布利多微笑,从一旁的架子上拿出一份预言家晚报递给安娜,“但我希望你能看看这篇报道。”

校长啊,我是来进行学术研究的,不是来读报纸的啊,安娜无奈接过晚报,算了,喝了快乐水,这个面子还得给。

'带你走进阿兹卡班:剖析史上最凶恶逃犯'

'…西里斯.布莱克,布莱克家族唯一一位前往了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的成员,打破了布莱克家族人人就读斯莱特林的传统,有人认为传统就是被拿来打破的,但也许这样的异常,也是大事不妙的预兆…'

'…据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与布莱克同届的巫师透露,西里斯.布莱克在年轻的时候就显露出极端暴力的倾向,在魔药课上经常捏爆蛤蟆的眼珠,或者追逐逃跑的兔子,并发出嘶吼…'

'…“他和他的朋友们同样可怕,我早知道会出现问题,”一位和布莱克是同学的巫师S如此说到,他早年深受布莱克和其同伴恶作剧的烦恼,“他们干出什么坏事都不为过”…'

'…这位可怜的巫师S看起来颓废异常,在蜘蛛尾巷独自生活,性格有些暴躁,他一直被童年阴影困扰着,时至今日还经常哭着从噩梦中醒来,S的脾气就和英国的天气一样阴晴不定,很遗憾的,他后来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这位从噩梦中哭着醒来的巫师S…嗯…安娜摸了摸脑袋,皱起眉头,绝对不是斯内普教授吧,怎么看怎么荒谬啊…

'…丽塔.斯基特将持续为您报道…'

丽塔.斯基特?安娜的眉头松开,难怪,她说的话,十句话八句假。

“看来你已经看到巫师S那部分了,”邓布利多摸了摸胡子,“那是你们的院长,斯内普教授,但是当斯基特女士找到他的时候他可没说什么哭着睡不着…”

“斯内普教授根本没和丽塔.斯基特女士说话,噢,准确的来说还是说了点什么,类似'离开我的视线','从我家滚出去'之类的。”

邓布利多笑了起来,“斯内普教授看见这份报道的时候可真是气炸了,转身就回实验室捣鼓魔药去了,要是斯基特女士还敢出现在他面前,估计不会太好过。”

安娜将报纸放下,觉得这位甲虫斯基特女士的'持续报道'着实有些让人烦恼,得想个办法灭灭虫。

邓布利多将一碟蟑螂堆放在安娜面前的小桌上,示意她不用客气,“斯基特小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得知我们两人曾在西里斯越狱前几天去阿兹卡班参观过,于是拥有敏锐新闻嗅觉的她将主意打到了我身上。”

邓布利多似乎毫不在意,“她剑走偏锋,没有去怀疑伏地魔,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可怜的老头和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

安娜咽下口水。

“斯基特女士已经在最近举办的糖果展上逮到我了,但是她的采访不太顺利,很遗憾的,她没能得到想要的情报…”

“所以——也许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采访你,安娜,”邓布利多笑得眯起了眼睛,“虽然西里斯越狱的事情和我们毫无关联,但还是要小心疯狂又迷人的斯基特女士那只毫不留情地羽毛笔…”

“顺带问一句,这件事真的和我们毫无关联是吧?”

“是啊,”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安娜,毫不犹豫地回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