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桃金娘平凡的一天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665字
  • 2021-02-01 23:37:25

桃金娘平凡的一天从厕所开始。

大叫着从在马桶上苏醒,哭泣,对着破碎的镜子梳理头发,哭泣,神色悲伤地穿过喝着橙汁的小巫师,哭泣。

偷偷观察新来的帅哥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小声哭泣,飘到级长浴室享受奢华温泉,在空荡荡的大理石房间——桃金娘放声哭泣。

壁画上梳着美丽长发的丑陋人鱼丢下梳子捂住了耳朵,桃金娘的哭声比伏地蝠的嘶吼更具有穿透力。

'大部分幽灵可能是魔力和人类执念相作用下留存于世的魔法生物,但有的幽灵不大一样,比如三楼女厕的桃金娘,她的成分很大概率是泪水'——不止一个小巫师在完成《幽灵成分研究》论文时这样写到。

“看看我刚画的眉毛,”一个卷发小巫师和同伴走在走廊上,“好看吗?”

“挺好的,很有气质,”她的同伴点头,扬了扬披在肩后的头发,“我昨天用洪贝夫人家的魔药保养的头发怎么样?是不是柔顺了许多?”

“对,我就说洪贝夫人出的美发魔药很不错,香味也很独特…”卷发小巫师突然降低声音,拉了拉身边的同伴,“嘿,快看!”

“什么?”

卷发小巫师指了指飘在石窗户边上'忧郁'打望的桃金娘,跟同伴小声嘀咕,“就是她就是她,我和你之前提过的上学期淹了一楼厕所那个'爱哭鬼桃金娘'…”

“噢!对,我还特地去问了级长有关她的事情,听说她的脾气特别奇怪,还住在肮脏的厕所里,大家都讨厌她!”两人嬉笑推挤着从桃金娘身后路过,“没有人愿意搭理娇气的爱哭鬼…”

桃金娘没有出声,看似忧郁,实则兴致勃勃又极其认真地盯着窗外草坪上追打玩耍的活力小帅哥。

“我告诉你个事儿,”卷发小巫师有些激动,“我们隔壁寝室有个麻瓜出身的女孩,才来学校的时候不知道厕所还有幽灵,刚在马桶上坐下就看见桃金娘的脑袋从隔间上飘出来,'不好意思,你刚好坐在我死去的地方'…”

“桃金娘还问我那女孩愿不愿意听她讲死亡经历…我能想象那场景有多糟糕,那可怜的女孩尖叫着提起裤子就往厕所外面冲!”

“哈哈哈…我之前偶然看到斯莱特林那个差点把分院帽带走的新生和桃金娘呆在一起,”卷发小巫师的同伴笑了起来。

“她一定是被桃金娘缠住了,不然谁会想听桃金娘说话?那也太奇怪了吧!”卷发小巫师耸肩,“不过也不一定,斯莱特林的学生本来就有些…奇怪。”

一甩辫子,桃金娘飞快地从卷发小巫师和她同伴身上穿过,引来两声惊呼,“和我说话的人不奇怪——”桃金娘声音尖锐,“我认识的斯莱特林的学生都很厉害,他们也不奇怪——”

这次桃金娘没有哭,“那些有偏见的,以貌取人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去笑话别人的才奇怪!”

“什么?”卷发小巫师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她被鬼魂穿过身体吓到,也没想到总是哭着跑开的桃金娘这次竟然反驳了她们的对话。

“你才是最最奇怪又令人讨厌的!”她有些恼羞成怒。

“你个住在厕所的傻幽灵!整天哭哭唧唧,搞得我们最喜欢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每天都休息不好!”

“没人愿意听你说话!没人喜欢你!你没有朋友!你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哭!”卷发小巫师的同伴帮腔,但很快她就被一颗圆润的粪蛋击中脑袋,“哎呦!”她惨叫。

“皮皮鬼什么时候来的?!”卷发小巫师尖叫。

“哈哈哈!粗眉毛巨怪和拖把头!”皮皮鬼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巨大的绿色麻袋,正狞笑着从里边不断摸出粪蛋,“食粪蛋啦你们!”

“我的头发!噫——真恶心!”卷发小巫师拉着同伴惨叫着跑开了。

皮皮鬼追了两步,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却没有看到桃金娘的踪影。

他又看了看楼梯的方向,摇摇脑袋,帽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皮皮鬼露出'杀人狂魔'一般的微笑,继续'追杀'那两个倒霉的小巫师去了。

桃金娘在皮皮鬼出现的时候就钻过地板下到一楼,糟心,死了都还要如此糟心,她打算又让一楼女厕的水溢出来借此发泄自己的情绪。

她从墙里钻出来,又很快飘回墙里,因为她正看到斯内普从楼梯上走下来。

斯内普走得很快,面无表情,披风在身后摇曳,他很快离开桃金娘的视线。

'如果我还活着,应该会变成另一个他吧?'桃金娘最近总是这样想,'太痛苦了,幸好我死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已经长大了,从一个只会哭鼻子的孩子成长为一个优秀的不苟言笑的魔药大师。

他几乎没有弱点,桃金娘有时候会偷偷观察斯内普,发现他没有家人,没有交心朋友,这世界没有值得他在意的人,他也不在意自己,他不会因为失去而伤心,因为他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了。

斯内普把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断得干干净净。

就像一只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隐形兽,它们会断掉所有关系,离开族群,为自己选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孤独死去,没有人会知道有这么一只隐形兽曾经存在过…

桃金娘经常会回忆起《神奇生物在哪里》里对隐形兽的描述。

她一点也不想和隐形兽一样默不作声地消失在世界里,所以才会选择变成幽灵。

她死的时候才十四,有太多挂念和想知道的东西。

比如自己的家人会怎样,妈妈会不会每天给自己留下的兰花浇水,到底是谁杀了自己,奥莉弗.洪贝最后会不会把自己给忘记…

桃金娘来到一楼厕所,发泄着窜进一个又一个马桶,挥手,数个水龙头开始不停往外冒着水花,摇头,蜡烛开始忽明忽暗闪着节拍。

哗啦啦,热闹的流水声一时间在空旷的厕所回响,这里是桃金娘的主场,她是霍格沃茨女厕所的女王。

水漫得越来越多,终于漫到了礼堂门口,“咚!”肉体和石板地面激烈碰撞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哈你像个被施了舞步咒的长臂猿!”一楼开始热闹起来。

不知道谁释放了'冰冻咒',或许是几个人释放了'冰冻咒',除了有个金发小巫师吼着'是几个红色花纹袍子的人干的',被赶来的麦格教授盯了一眼以外,没有人注意这么多了——

因为一楼礼堂门口已经成为全新的霍格沃茨溜冰场,有人弹起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捞出来的吉他,突然出现的小情侣们不放过任何一个秀恩爱的机会,滑上冰去拉着跳舞,还有的学生抱成一团在冰面上横冲直撞,试图把跳舞的情侣撞倒…

被麦格教授拉来破解魔咒的弗利维教授不小心滑倒在地,溜出去好远,一群刚从魁地奇球场回来的运动小子试图用球棒将他'救'起…

当然这样的救援行动是不会成功的,溜冰场差点变成冰球场,弗利维教授给自己加了个'铁甲咒',躺在地上似乎乐在其中,“这'冰冻咒'已经算是很难的魔咒了,练得真是不错!我很满意!”他夸奖。

弗利维教授是个好冰球,不,是个好教授,大家都是这么觉得的,但麦格教授看不下去了,用一个'飘浮咒'将弗利维教授飘浮了起来。

“噢…”一阵叹息。

“咳,弗利维教授,我希望您能协助我让这里迅速恢复正常,”麦格教授帮助弗利维教授站好,她朝着疯狂的学生们招呼着,“学校是娱…是学习的场所!不是让你们娱乐的地方!都冷静下来!安静!”

“啊,糟糕——鬼飞球不小心放出来了!”查理蹲在放球的箱子边上,他举起双手,“啊,不小心!金色飞贼也放出来了!”

“…”

这下城堡彻底热闹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