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巨怪棒打巴拿巴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385字
  • 2021-01-24 22:48:29

开学第一周就有家庭作业可以说是非常过分了,魔法史的宾斯教授让大家去图书馆搜集资料,写一篇关于'魔法史上具有跨时代意义发明'的小论文。

“我知道有的小巫师掌握的单词数量不多,但还是希望你们能认真对待每一次的作业,”宾斯教授哼哧带喘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像是来自地狱的低语,“最少一页羊皮纸,作业质量会影响你们期末的成绩…”

“记得单词写大一点,我没法拿起放大镜去看你们写得比地精指甲壳还小的字,”宾斯教授补充。

斯内普教授布置的作业就'看起来'相对少了很多,“什么?难道你们还想在平时玷污魔药这种神圣的东西?我不想让此起彼伏的坩埚炸掉的声音影响我整个周末,”他停顿了一秒,“每人抄写一份魔药研究行为规范准则…”

“完整版,”斯内普教授强调,“在图书馆魔药区。”

安娜和贝琳达在图书馆找到了完整版准则,本来以为是一张羊皮纸,没想到竟然是一本大概有十页的书。

贝琳达颤抖着翻开了书的的封面。

这位叫'阿森尼·吉格'的作者倒是没有十几页就写一个单词'小心',他将枯燥的魔药实验室注意事项描述得古怪又有趣,但也让这样一本'准则'完全不像是'准则'。

'…禁止使用魔药实验室的器皿盛装食物——以避免没清理干净的食物残渣和佐料导致熬制的魔药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

'…大多数情况会出现魔药突然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或者冒出金光,如果接下来什么都没发生,那么恭喜你,成功熬制了一碗浓汤;但如果魔药开始有规律地冒泡,请赶紧远离坩埚,这是炸锅的前兆…'

'…禁止用魔杖去搅拌魔药——魔杖使用的木材以及杖芯都是具有魔力的,如果直接放入魔药中搅拌,运气好也许能熬成一锅绝无仅有的新型魔药;运气差点的可能就再也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安娜觉得这本书至少要抄上好几个小时才能抄完,也许得去问问弗雷德和乔治自动抄写羽毛笔是不是已经被发明出来了…

黑魔法防御课的科瓦尔斯基教授讲究快乐教育,“留个简单的作业,根据教材上对森林巨怪的描述,画出你们心目中的森林巨怪。”

好家伙,这可把安娜难住了,到处都找不到参考画——也是,谁没事去画丑陋的巨怪啊。

而教材上对巨怪的描述过于抽象,对于手残画师来说不怎么容易下笔…

“你们要画巨怪?”阿比盖尔将头从一堆参考书里抬起来,她怪笑一声,“真是有意思,它什么地方吸引到你们了?帅气吗?”

“是黑魔法防御课的作业…”安娜挠了挠头。

“只是画巨怪?!”洁莉卡有些郁闷地撑着脸,“为什么我们的作业是写整整两页羊皮纸的关于狼人的论文?这对比下来也太不公平了吧…”

“快写你的论文吧,少说废话,不然你又得去求斯莱特林先生的画像保佑你,”阿比盖尔微笑。

“说起来…我还真知道一个艺术加工过的巨怪形象,”阿比盖尔将面前的参考书合上,放在书堆最上边,“就在城堡八楼,有这么一副关于巨怪的挂画,要是我没记错的话,离格兰芬多休息室大门的胖夫人画像不算太远…”

“应该没记错,”阿比盖尔自我肯定,“当了级长之后,我晚上经常躲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门口逮夜游的小巫师,对那一片还算熟悉。”

难怪格兰芬多的学院分一直长不起来。

“级长,那最近有没有逮到一对双胞胎出来夜游呀?”安娜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你是说韦斯莱家的那对双胞胎?”阿比盖尔挑了挑眉毛,“我没逮到他们,但他们做的事情可比夜游劲爆多了。”

“?”

“除了皮皮鬼,现在费尔奇最头疼的就是这对双胞胎,他们的恶作剧几乎无处不在…”阿比盖尔补充,“不是在夸他们,我当然是觉得这种行为很幼稚…”

“他们在教室的椅子上到处放'屁垫',就是那种人一坐下来就会有放屁的声音的无聊笑料玩具,”阿比盖尔耸肩,“结果麦格教授中招了。”

“正好是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麦格教授讲完要如何将没有生命的物体变成动物,我们正在实践,她面无表情地坐到一个空位置上想喝口茶,然后椅子上就传来了巨大的声音…”

“整个教室的气氛都凝固了,我旁边的同学吓得把桌子变成了一个气球!”

“你没看到她当时的表情——”洁莉卡夸张地挥舞手臂,“我第一次看到麦格教授脸红,太吓人了!那节课她至少把十张桌子都变成了猪!”

“麦格教授下课后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抓到了罪魁祸首,给格兰芬多扣了十分,还让双胞胎去打扫陈列室,”阿比盖尔伸了个懒腰,又拿了一本参考书打开。

“她给自己学院扣分是真的狠,看样子这学期的学院杯我们又要愉快地收下了。”

恶作剧到麦格教授头上…安娜想了想麦格教授那张严肃的脸,打了个寒颤,比抢劫古灵阁还吓人。

安娜和贝琳达告别阿比盖尔和洁莉卡,从礼堂出来爬楼梯上了城堡八层,“真不知道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是怎么忍受这楼梯的…”

“梅林的肌肉腿啊…他们每天要…爬这么多楼梯!”贝琳达每次爬楼梯的时候都要感叹。

两人终于来到了八楼,开始搜索起那幅关于'巨怪'的挂画。

顺带见识了格兰芬多休息室的守门人,'胖夫人',一位穿着华丽裙装的挂画女士,看起来很可爱,她正在唱歌,试图吸引另一幅挂画上的小鸟飞过来。

几个格兰芬多捂着耳朵站在旁边,“龙粪!胖夫人!龙粪——”一个凌乱头发的小狮子大吼着。

“她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现在是听不到口令的…”另一个红发小狮子拉了拉乱发小狮子的袍子,“你小声一点,别让其他学院听到了我们的休息室口令是龙粪——”

已经听到了,你们说得太大声了!安娜无奈,格兰芬多休息室的安全系数果然很低…

安娜和贝琳达走过转角,沿着走廊走了一会儿。

一幅'光膀子的巨型生物穿着芭蕾舞裙提着大棒,殴打一个小矮子'的挂画突兀地进入了安娜的视线。

“巨怪棒打傻巴拿巴…”贝琳达凑过去看了看画框上刻着的画名,“画这幅画的人是不是和这个叫巴拿巴的有什么仇恨?”

挂画上的灰色巨怪正咯咯笑着,在森林里挥舞着大棒,殴打穿着中世纪贵族服饰的男人,'哎哟',男人尖叫。

“唉?不对啊,这颜色是山地巨怪,怎么会在森林里呢?”贝琳达吐槽,“画这幅画的人肯定黑魔法防御课没学好。”

安娜注意力没在画上,她转过身去,看了眼挂画正对着的空无一物的墙壁…

似乎这里就是邓布利多校长尿急时发现的'有求必应屋'的所在之处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