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黑魔法防御课②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505字
  • 2021-08-14 22:32:44

这节黑魔法防御课安娜上得很认真,她一直坐得端端正正,脑袋里充斥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形象。

她第一次知道僵尸是真实存在的,腐烂的外壳,残缺的身躯,不过他们不喜欢吃脑子,大部分僵尸更喜欢捡起人类残肢四处挥舞——还会'呵呵呵'发出傻笑的声音,有些慎人。

极少数僵尸会选择在万圣节这天混入麻瓜的游行队伍,朝着来索要糖果的小孩子发出怒吼和咆哮,然后把南瓜形状的糖碗打翻。

不知道成了多少孩子的童年阴影,值得一提的是魔法部有专门的僵尸研究团队'腐烂的生命',他们抓捕僵尸,并研究僵尸永生的秘密。

“好了,接下来说一说巨怪,相信生活在魔法界的小巫师对这个词一定不陌生,”雅各布在黑板上写下'Troll'这个单词。

“考试成绩里如果出现'T'那就太不幸了,因为那就代表你对某科的学习…和巨怪是一个水平。”

“而巨怪,力气惊人,智力却十分低下,比先前提到的僵尸的智力还要低下,”雅各布挥动魔杖,让粉笔自己在黑板上书写。

“巨怪分为山地巨怪,森林巨怪以及河流巨怪,那么这三种巨怪有什么不同呢?”雅各布看向坐得端端正正的一群小巫师,“有谁来回答一下吗?”

“那个在想今天晚上要吃五个布丁的孩子,”雅各布点了一个拿手撑着脸表情无辜的小蛇,“对,就是你。”

“呃…他们…名字不同?”无辜小蛇红着脸站了起来,“可能…对食物的喜好也不同?”

“血统不同!”金发小蛇举手,“一听森林巨怪就是正统!”

“?”巨怪这玩意儿还讲血统?安娜觉得有些好笑,不管怎么说这血统都有些太糟糕了吧?

“哈哈哈,很有想象力,不过巨怪可不讲什么血统,”雅各布让无辜小蛇坐下,“只是根据他们的栖息地才有了这三个称呼,山地巨怪是最危险的,他们的体型最为巨大,皮肤呈灰色,有时候会隐藏在悬崖边上,突然做几个引体向上吓得麻瓜们掉下山崖。”

“危险度其次的是河流巨怪,他们有时候会潜伏在桥下,长犄角,紫皮肤,什么都吃,”雅各布停顿了一下,“从烂鱼烂虾到新鲜人肉。”

“噫——”教室里一片喧哗,贝琳达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希望我这辈子都不要遇上巨怪。”

“树林巨怪相对来说比较温顺的,也是巨怪中最容易被培养成'不怎么合格的'守卫的,淡绿色皮肤,身上长毛…”雅各布挥了挥手,“那么遇到巨怪我们要怎么应对呢?”

“跑!”几个小巫师异口同声,有道理,安娜点头,又不是狂战士,脆皮巫师当然有多远跑多远。

“噢!你们这个学院孩子的想法倒是出奇的一致,不过也说得没错,保命要紧,”雅各布挑了挑眉毛。

“今天上午,某个学院有孩子提出可以用胡椒粉咒让巨怪打喷嚏打得无暇顾及…”

“肯定是个拉文克劳的提出来的…”金发小蛇跟身边的同学嘀咕。

“虽然很有想法,但巨怪的鼻涕粘稠度惊人,”雅各布摇着头补充,“这种方法我不建议使用,到时候被巨怪的鼻涕黏住就不好了。”

“我现在觉得这个想法肯定是个格兰芬多提出来的…”金发小蛇继续和身边的同学嘀咕。

“那么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对付巨怪呢?答案足够优秀的话我将会为斯莱特林加上五分。”

“把毒药洒在尸体上,然后扔给巨怪!”金发小蛇举手。

“呃…如果是在既没有毒药也没有尸体的情况下呢…”雅各布挠头,“而且想要毒死巨怪,那普通毒药的份量至少得一木桶,不然只会让他们拉肚子——那会让情况更糟糕…”

“可以用漂浮咒,让重物飘到巨怪头上,把它砸晕,”安娜举手,剽窃一下原著里罗恩的做法,试图为斯莱特林加分。

“噢!”雅各布反应激烈,他看向安娜,真不愧是抢银行三人组认识的姑娘,“很不错的方法!正确的运用了简单魔咒,确实可以让掌握魔咒数量较少的小巫师死里逃生。”

“斯莱特林加五分,”雅各布点着头,“其实这学期你们将在黑魔法防御课上学习的击退咒,烟幕咒等等也能对付巨怪,虽然很难将巨怪完全击败,但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我个人推荐,如果以后要去巨怪出没的地区,每个人身上都最好随身携带一些泡泡豆荚。”

“嗯…教授,是掉在地上就会开花的那种泡泡豆荚吗?”贝琳达举手。

“是的,巨怪对泡泡豆荚花的花粉有严重过敏反应,”雅各布解释,“将一把泡泡豆荚扔在地上,飘散的花粉能让巨怪直接昏迷。”

安娜拿起羽毛笔,飞快地记起了笔记,这位黑魔法防御教授确实有点儿东西。

黑魔法防御课的时间过得很快,至少安娜是这样觉得的,课程内容有趣又猎奇,现在安娜知道如果要对付河童要设法把它们脑门里的水晃出来…

对付雪人要使用跟火相关的魔咒,或者在冰天雪地脱下衣服向它展示自己的肌肉…这样雪人会因为尊重而退让,这也是为什么雪人的受害者很少有苏联巫师的原因之一…

还是挺有用的,就是没告诉你要到什么地方才能遇上一只河童,雪人或者'红帽子',安娜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没机会用照明咒晃花一只'红帽子'的眼睛,然后从它'女人刚做的指甲一般锋利'的爪子下逃生。

“呼——”贝琳达松了口气,“还行,比草药课要好很多,”她将自己的粉色笔记本合上,“虽然巨怪和红帽子听起来很恶心,但只要不让我看到,都可以接受。”

“不管什么都比闻上两个小时粪肥的味道要好…”贝琳达和安娜从黑魔法防御教室出来。

一群小巫师挤在楼梯口,形成了小型交通拥堵,无一例外大家都捂住了鼻子。

一股不怎么好闻,也可以说是非常难闻的味道飘了过来,贝琳达皱眉,“梅林的蕾丝三角裤啊,怎么回事?谁把厕所炸了吗?”

场面有些混乱。

墙上挂画里的人物四处逃窜,之前'安详织着毛衣的女士'正在强迫不幸粘上粪蛋污渍的猫咪洗澡,被挠得满手臂抓痕,挂画里的乐团开始演奏一首不知名的交响曲,听起来悲伤又壮烈…

“是不是有巨怪偷偷跑进来了?”卷发小蛇看着一片狼藉的楼梯处,有些担心,“我觉得我应该去找草药学教授拿点儿泡泡豆荚…”

一个非常愉快的声音响起,“哈哈哈呆瓜费尔奇!我在这里呢!”皮皮鬼从墙里冒了出来,身上还沾着粪蛋的污渍,而且不仅没减少,反而还增多了,不知道是哪两位好心人往他身上扔的。

“喵嗷!”从角落里冒出来的洛丽丝夫人尖叫。

费尔奇飞快地掠过拥挤的人群朝着洛丽丝夫人尖叫的位置前进,他动作敏捷,一看就是经常锻炼,虽然腰背佝偻,但丝毫不影响他帅气地跨过一个弯腰捡东西的小巫师。

很厉害,要是现在霍格沃茨举办跑酷比赛,年过半百的哑炮费尔奇先生说不定能从一众年轻巫师里脱颖而出,拿下个冠军。

“皮皮鬼!你这次实在太过分了!我一定要把你赶出去!”他意气风发,说话中气十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