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丶赌斗进行时!

  • 武侠我为王
  • 影月狂魔
  • 2881字
  • 2014-05-17 21:17:24

方证大师与任我行二人对拼内力,此刻方证大师脸上微微发白,任我行更是不堪,虽然脸上神色不动分毫,但是对掌的双手已经微微弯曲,显然落入了下风。

‘踏踏踏……’只见二人脚下青石板此刻已然寸寸断碎,身边树叶碎石在二人身边飞舞,二人周围十米内,形成一个独特的气场,这个气场内犹如狂风围绕,碎石碰撞,显得激烈万分!

任盈盈在远处看到二人情况转变,一脸焦急向着身边赵东道:“东哥,这怎么办,如今爹爹已经落入下风,爹爹体内还有顽疾,而方证大师又实力高强,再这样下去,爹爹他迟早会吃不消的!”

赵东双手按住任盈盈双肩,连忙安慰道:“盈盈,放心吧,肯定没事的!事到如今,我们只能选择相信你爹!”

赵东看向交战二人暗暗寻思:方证大师实力一流巅峰,但是修炼了易筋经这旷世绝学,真正战斗力应该在半步先天,而任我行虽然是先天,但是体内有顽疾,一身战力也只能发挥出一半,接下来就看二人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

此刻任我行与方证二人内力对决已经进入火热化。

“哈哈哈……”突然!

只见任我行狂笑一声,双手猛的再次用力,一身气势突然增加一倍不止。方圆十米内,二人气势突然一顿,变得合二为一,只见周边碎石颤抖,最后犹如狂风般向着方证大师横扫而去。

此刻任我行一身恐怖的先天实力完全爆发出来,似乎比巅峰更强三分,此刻他这双手一掌的攻击甚至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的程度。

“噗!”只见方证大师眉头一皱,口吐鲜血,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去。

任我行收回手掌,看着倒飞而去的方证大师狂笑道:“方证,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都不了解我。要知道,只有对自己狠的人,才会是赢家,你输了!哈哈哈哈……摁”

说道一半,一口鲜血似乎隐隐欲出,任我行连忙伸出右手按住胸口,却依然大笑着转身,一步步向着后方走去。行走的身躯似乎摇晃了一下。

此刻胜负已分!

虽然表面上任我行强势胜利,可他身体的情况,却瞒不过在场所有高手!

此刻的任我行已经完全跌落先天境界,掉入了一流境界。

此刻任我行体内筋脉一团糟,显然刚才的爆发,只是他用秘法自毁境界,导致实力突然爆发,从而发出的一次毁灭性攻击!

任盈盈连忙走上前去,扶着任我行,回到众人身边!

见到这种情况,左冷禅的眼光瞬间变了,看向任我行不再复之前的忌惮。反而有种想趁机灭了对方!只是看了看身边的冲虚道长,无奈叹口气,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见到任我行获胜,赵东一方的众人都欢腾不已。

而少林那方则个个低落不已。

方生连忙来到方证身边,扶起方证,关心道:“师兄,你的身体没事吧!”

方阵摇摇头道:“没事,只是被任我行的内力侵蚀了身体,一时半会动弹不得。待我运转易筋经一个周天就好!”

方生点点头。

………………

任盈盈扶着任我行,关心问道:“爹爹,你的身体如何?”

任我行摆摆手,强撑道:“没事没事!”

平一指走上前来搭脉,然后仔细观看了一下,小声说道:“教主刚刚使用了秘法,此刻任督二脉被堵,日后恐怕再也不能恢复先天实力了。若能得到易筋经,加上小人的医术,三年内,或许还有恢复的可能!”

任我行来到座椅上,挤出笑容说道:“盈盈,你看,我这不是没事么?”

任盈盈转头看向平一指,见平一指点点头,才微微露出笑容。

时间还在继续。

………………

冲虚道长,左冷禅二人再次走上擂台中,高声道:“第一场,任我行获胜!下一场对决。由少林方生大师对战向问天。”

方生乃少林方丈方证的师弟,一身武学虽说不如师兄,但是也不可小窥。堪称江湖白道顶尖高手之一!

而向问天作为日月神教左使。早在任我行横行江湖时,就是任我行的左膀右臂。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一身实力更是不弱。哪怕在日月神教中,也只有东方不败能压他三分,所以任我行对向问天寄于了很大希望!

二人来到演武台中间。众人相隔越约五十米远远观看!

这一次双方二人比斗,虽然没有方证大师与任我行二人那么使人惊叹,但二人也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所以双方任然热情不减,毕竟,这一次若向问天获胜,那么少林只能交出易筋经了。

若是方生大师获胜,那么就还有机会保住易筋经,这一战对于少林众人来说,不能输,对于方生大师来说,更不能输!输了,就是输掉少林千百年的荣耀,也就输掉了自己的信仰!他,输不起!

方生大师乃用剑高手,一手少林达摩剑法使用多年,威力不弱小窥!

向问天这次没有使用武器,却是准备使用刚刚领悟的绝技,名为【吸功入地小法】这部绝技唯一的特点,就是快!显然想要以快攻解决对方!

方生手持长剑上前开口道:“江湖传闻‘天王老子’向问天武功如何了得,今日老衲可要得罪了!”

向问天豪迈道:“哈哈,方生大师,请吧!”

方生点点头,事关少林至宝,他也不客气、霎时间剑出鞘,众人看去,只见剑光耀眼。一剑斜刺穿出攻向向问天。

向问天身形一晃,躲避这一剑,单手成掌,内力运于掌上,身影闪到了方生背后,左肘反撞,想要撞向方生后心,却见方生右手轻挥,已将他手中长剑收回,堪堪抵挡在后背之上,这一招达摩背剑,使用的犹如神来之笔,恰好挡住这一击。

这几下兔起鹘落,迅捷无比,正派群豪都大声叫好!

方生身躯一扭,一剑回旋再次刺出。向问天背后如生眼睛,竟不回头,左脚反足踢出,脚底踹中长剑。方生丝毫不放弃,达摩剑法再次施展开来!

向问天哈哈大笑,大叫一声“痛快!”只见他双腿用力一踏,向着方生攻来,却见地下两块青砖之上,分别出现了一个脚印,深及两寸。

原来他适才说话之时,潜运内力于双腿之上,竟在青砖上硬生生踏出了两个脚印。

方生见状,也不由喝彩:“好功夫!”方生大师不动声色的将内力运到了剑尖,却是更加小心应对了。

却是他看见向问天双脚踏出的足印之中并无青砖碎粉,两个足印又一般深浅,平平整整,便如细心雕刻出来一般,内力惊人,实非自己所及。

但是方生丝毫不惧,一手达摩剑法在手中频频把剑法精妙施展开来,一时间也不落向问天分毫!

向问天虽然在攻击方面勉强战了上风,但是内力消耗巨大。而方生却不求速度,只求一个字:稳!

一手达摩剑法使得出神入化,不急不缓。既不贪功冒进,也不与对方比拼内力。五十招后。方生渐渐搬回局面。二人似乎战城了半斤八两!

可向问天却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因为开始他就全力以赴,而对方防御的滴水不漏,导致消耗了大量内力,其中几次设下陷阱想引诱对方来攻,却都被对方小心躲过。微微苦笑一下。

向问天不愧为‘天王老子’这个称号。只见他狂笑几声,顿时再次大展神威,手中巨掌,脚下快腿,入狂龙压顶一般使出,压的方生几次行走在危险边缘,但都被方生手中长剑勉强抵挡住!

当内力消耗的差不多时,向问天哈哈一笑,身影一闪,离开站圈。开口道:“方生大师的剑法,向问天心服口服。我认输!”说完拱拱手,向后走去!

方生大师松了口气,行了一礼道:“阿弥陀佛!”

………………

远处群雄都一征,向问天不愧被江湖人称为天王老子。哪怕面对失败,都是这么洒脱!

许多实力低下看的不是太懂的,都纷纷问向周围众人:为何向问天明明大占上风,却突然认输?当听到身边高人解释,众人才恍然大悟!

对于向问天的不做作,众人更是佩服!

向问天走回众人身边,单膝下跪向着任我行开口道:“教主,属下有愧于教主!”

任我行脸上变化莫测,半响叹息道:“向兄弟,起来吧!错不在你,只怪老夫没那个命!”

显然任我行,向问天等几人都不看好最后出战的赵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