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丶平一指 蓝凤凰!

  • 武侠我为王
  • 影月狂魔
  • 2649字
  • 2014-05-12 14:45:13

清晨,天空中的云虽然不多,但是很美,在朦胧的雾中,呈现出了几丝淡淡的云彩。

今天,已经是赵东进入副本的第八天了,一大早赵东带着曲非烟二人告别了金刀王家众人,与任盈盈一道,乘坐马车,三人前往西湖而去!

至于林平之,则被赵东安排了一项光荣而又伟大的事情去做了!

一辆华丽的马车,行走在洛阳道路上,慢悠悠的向着城外走去!

架马车的是一个老头,这老头当然是绿竹翁咯,而马车内有三人!一路上晃晃悠悠,马车内不时传出曲非烟那调皮搞笑的声音,引起路人阵阵好奇!

曲非烟歪着脑袋好奇问道:“赵大哥,甚么叫做‘杀人名医’?既会杀人,又怎会是名医?”

赵东看了看任盈盈微笑道:“这位平一指,是武林中的一个怪……一位奇人,医道高明之极,当真是着手成春,据说不论多么重的疾病伤势,只要他答应医治,便决没治不好的。不过他有个古怪脾气。他说世上人多人少,老天爷和阎罗王心中自然有数。如果他医好许多人的伤病,死的人少了,难免活人太多而死人太少,对不起阎罗王。日后他自己死了之后,就算阎罗王不加理会,判官小鬼定要和他为难,只怕在阴间日子很不好过。”

曲非烟听了笑道:“这人看不出,还挺逗的!

赵东续道:“因此他立下誓愿,只要救活了一个人,便须杀一个人来抵数。又如他杀了一人,必定要救活一个人来补数。他在他医寓中挂着一幅大中堂,写明:“医一人,杀一人。杀一人,医一人。医人杀人一样多,蚀本生意决不做。’他说这么一来,老天爷不会怪他杀伤人命,阎罗王也不会怨他抢了阴世地府的生意。”

曲非烟笑道:“这位平一指大夫倒有趣得紧。怎么他又取了这样一个奇怪名字?他只有一根手指么?”

赵东笑道:“这个平一指,十指俱全,他自称‘一指’,意思说:杀人医人,俱只一指。要杀人,点人一指便死了,要医人,也只用一根手指搭脉。”

曲非烟道:“啊,原来如此。那么他的点穴功夫定然厉害得很了?”

赵东想了想原著,开口道:“那就不大清楚了,当真和这位平大夫动过手的,只怕也没几个。武林中的好手都知他医道高明之极,人生在世,谁也难保没三长两短,说不定有一天会上门去求他,因此江湖上谁也不敢得罪他。但若不是迫不得已,也不敢贸然请他治病。”

顿了顿,赵东开口问道:“怎么,非烟你不认识这位杀人名医?”

曲非烟摇摇头,说道:“我从小就跟爷爷在一起,江湖上的那些事情我爷爷都不让我知道,而且对于打打杀杀爷爷也不让我参与!”

赵东点点头,向着仍盈盈问道:“任姑娘,我们这次直接去西湖?”

任盈盈收回窗外的目光开口道:“西湖南方十里,我有一小院!”

经过这二日学琴,二日已经熟悉了不少,赵东也不介意,凑上前来笑着问道:“嘿嘿,怎么不直接去呢!”

仍盈盈回道:“我不相信你的武功能救我父亲!”

赵东微笑道:“那前日又让我去?”

任盈盈看了看曲非烟道:“谁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曲非烟笑着道:“赵东哥,人家不相信你,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赵东微微一笑不语!

马车一路慢慢行走!

…………………………………………

这时,突然马车停了下来!

驾马车的绿竹翁回头低声道:“姑姑,平一指到了!”

“属下平一指,恭迎圣姑!”一道浑厚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任盈盈拉开车帘,带着笑容轻声道:“起来吧,这次麻烦你了,跟在身后一起上路吧,我还约了其他人,事情到时候再说!”

“是!圣姑!”平一指起身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十粒朱红色的丸药,说道:“圣姑,我这有一瓶‘镇心理气丸’共十粒,多含名贵药材,乃是属下近日所炼制,送给圣姑。”

赵东歪着脑袋凑到任盈盈身边,向着车外面看去、只见一个矮胖子脑袋极大,生一撇鼠须,摇头晃脑,形相十分滑稽。他一身灰衣,腰间持着一柄雪亮的短刀。

曲非烟也凑过来看了眼,笑着说道:“原来这个形相古怪的矮胖子,居然便是大名鼎鼎的‘杀人名医’。长得真逗!”

平一指冷冷的看了一眼曲非烟,开口道:“我既号称‘杀人名医’,那么姑娘可得注意点,我哪天杀个把人,又无甚么希奇?”说完把药瓶交给绿竹翁,然后转身跟在马车后面。

曲非烟生气道:“这人真讨厌!”

“好了,非烟,也是你先取笑人家的!”赵东无奈摇摇头,嘿嘿一笑,从绿竹翁手中拿过【镇心理气丸】!

而任盈盈只是看了看赵东,也没说什么。

放下车帘,马车再次行走起来!赵东拿出药丸,仔细查看属性:【镇心理气丸】介绍,疗伤圣品。可恢复玩家残废状态!

果然是极品,虽然不能恢复血气,可在面对强敌时,这可是逆转生死的极品丹药啊!

………………………………………………

秋风徐徐,马车甚速,时间进入夕阳余辉中,看样子要明日才能到达西湖。众人寻了家客栈,刚准备下马车,忽然有一中年壮汉走近,向着绿竹翁道:“借问一声,圣姑可在里面?”

绿竹翁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开口道:“不错,你是?”

那壮汉欢然道:“属下司徒雄,拜见圣姑。属下在这里已等了一日一夜。快,快,拿过来。”

十多名大汉分成两行,从旁的一个茅棚中走出,每人手中都捧了一只朱漆匣子。一个空手的蓝衫汉子走到马车前,躬身说道:“属下等人得知圣姑去往西湖欣赏美景,早早就让人准备酒食。”

那汉子司徒雄又道:“东西送到,还望圣姑收下属下的一片心意。”说着躬身行礼,将礼盒留下,率领一众大汉在旁边恭敬等候。

任盈盈,赵东,曲非烟三人下了马车。

曲非烟看向那么多箱子,忍耐不住好奇,对着赵东道:“赵大哥,我们先打开瞧瞧。”

赵东微微一笑,二人将一只只朱漆匣子的匣盖揭开,只见有的匣中装满了精致点心,有的是熏鸡火腿之类的下酒物,更有人参、鹿茸、燕窝、银耳一类珍贵滋补的药材。最后两盒却装满了小小的金锭银锭,显是以备上花用,说是“菲礼”,为数可着实不菲。

曲非烟见到糖果蜜饯,水果点心,便拿起来,放入口中,笑着说道:“赵大哥,好吃,真好吃!”

忽然客栈内一个女子声音腻声响起:“圣姑?属下蓝凤凰,恭迎圣姑!”声音娇柔宛转,荡人心魄。

赵东一眼看去,只见一个女子,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色彩灿烂,金碧辉煌,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足有酒杯口大小。那女子约莫廿七八岁年纪,肌肤微黄,双眼极大,黑如点漆,腰中一根彩色腰带被疾风吹而向前,双脚却是赤足。这女子风韵虽也甚佳,但闻其音而见其人,却觉声音之娇美,远过于其容貌了。

蓝凤凰从客栈内走出,走到任盈盈身前,行了一礼,轻轻一笑开口道:“圣姑,我知道你要经过这里,所以客栈内一早我就包了下来,所有事物都以安排妥当!”

任盈盈淡淡一笑道:“蓝凤凰有心了!”

赵东在旁边微微一笑对着仍盈盈说道:“你这一路看来都有人相陪了!

任盈盈开口道:“竹翁,你去安排他们!”

“是,姑姑!”绿竹翁低声应道!

几人步入客栈内!身后平一指,司徒雄等人,钧有所安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