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丶绿竹翁 奏曲!
  • 武侠我为王
  • 影月狂魔
  • 2566字
  • 2014-05-11 21:25:31

第二日,天气晴朗。

一大早赵东与曲非烟二人一起前往东城,寻找绿竹翁。

按照王家给的消息,二人经过几条小街,来到一条窄窄的巷子之中。巷子尽头,好大一片绿竹丛,迎风摇曳,雅致天然。

二人刚踏进巷子,便听得琴韵丁冬,有人正在抚琴,小巷中一片清凉宁静,和外面的洛阳城宛然是两个世界。

二人停下脚步,曲非烟笑着道:“赵大哥,如此清幽小院,这位绿竹翁好会享清福啊!”

便在此时,铮的一声,一根琴弦忽尔断绝,琴声也便止歇。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贵客枉顾蜗居,不知有何见教。”

赵东向着曲非烟瞪了一眼,高声回道:“阁下想必就是绿竹翁吧,在下有一本奇怪的琴谱,要请你老人家的法眼鉴定鉴定。”

绿竹翁道:“有琴谱要我鉴定?嘿嘿,可太瞧得起老篾匠啦。”

曲非烟调皮的向着赵东吐了吐香舌!

赵东无奈摇了摇头。推开护栏,走了进去,只见绿竹翁乃是一个八旬老者,略白的胡子留的长长的,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很是老态。

赵东上去拿出【笑傲江湖曲谱】说道:“我们二人远来不易,竹翁还是帮我们瞧瞧吧!”说着将手中曲谱递给绿竹翁!

绿竹翁看了看二人,浑浊的双眼闪过一道精光,笑着开口道:“好,好,既然如此,我就看看!”

曲非烟眼珠子转了转,开口道:“请问竹翁,这曲谱,还入得了你'老人家'眼不?”把老人家三个字一字一字加重声音笑道。

绿竹翁看了看曲谱,尴尬道:“这,这当是一本上佳曲谱!嗯。我试试!”

只见他回到屋内,接着只听得琴声响起,幽雅动听。

赵东听了片刻,记得这正是当日曲阳刘正风二人所奏的曲子,如今曲在,二人却不知到何处了。弹不多久,突然间琴音高了上去,越响越高,声音尖锐之极,铮的一声响,断了一根琴弦,再高了几个音,铮的一声,琴弦又断了一根。

绿竹翁“咦”的一声,道:“这琴谱好生古怪,令人难以明白。”

曲非烟面有得色看了看赵东一眼。笑着向着绿竹翁奚落道:“怕是你学艺未精吧?”

绿竹翁瞪了瞪曲非烟,再次开口道:“我再试试这箫谱。”跟着箫声便从屋内传了出来,初时悠扬动听,情致缠绵,但后来箫声愈转愈低,几不可闻,再吹得几个音,箫声便即哑了,波波波的十分难听。

绿竹翁叹了口气,说道:“二位,这个,这曲谱曲调异常,这样的低音与高音如何能吹奏出来?这撰曲之人也许在故弄玄虚,跟人开玩笑。你们且回去,让我仔细推敲推敲。”

曲非烟不甘道:“自己没本事,就直说呗,还想怪写曲谱之人。哼!”

绿竹翁看了看二人,又看了看曲谱,开口道:“是老逑学艺未精,我让我姑姑看看去!”

也没理二人回话,向着屋内走去!

赵东二人在门外等候,赵东细细听着里面声响。

只听得绿竹翁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同时,一个女子低低应了一声。

细听之下,绿竹翁道:“姑姑请看,这部琴谱可有些古怪。”

那女子又嗯了一声,琴音响起,调了调弦,停了一会,似是在将断了的琴弦换去,又调了调弦,便奏了起来。初时所奏和绿竹翁相同,到后来越转越高,那琴韵竟然履险如夷,举重若轻,毫不费力的便转了上去。

这一曲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温柔雅致,赵东虽不明乐理,但这几日学习琴音,也觉这位‘姑姑’所奏,和曲洋所奏的曲调虽同,意趣却大有差别。这位‘姑姑’所奏的曲调平和中正,令人听着只觉音乐之美,却无曲洋所奏热血如沸的激奋。奏了良久,琴韵渐缓,似乎乐音在不住远去,倒像奏琴之人走出了数十丈之遥,又走到数里之外,细微几不可再闻。

琴音似止未止之际,却有一二下极低极细的箫声在琴音旁响了起来。回旋婉转,箫声渐响,恰似吹箫人一面吹,一面慢慢走近,箫声清丽,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花团锦簇,更夹着间关鸟语,彼鸣我和,渐渐的百鸟离去,春残花落,但闻雨声萧萧,一片凄凉肃杀之象,细雨绵绵,若有若无,终于万籁俱寂。箫声停顿良久,赵东这才如梦初醒。

赵东开口调笑赞道:“这位‘姑姑’琴箫绝技果然不凡。”

曲非烟嘟着嘴道:“我爷爷弹的才是最好听的……”

他这句话未说完,绿竹丛中传出铮铮铮三响琴音,那‘姑姑’的语音极低极低,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得她说:“琴箫合奏,世上哪里去找这一个人去?”

只听绿竹翁朗声道:“二位,请进来吧!”

赵东对着生气的曲非烟笑了笑,踏步进入屋内,曲非烟嘟着嘴也跟着进去了。

绿竹翁道:“这曲谱中所记乐曲之妙,世上罕有,此乃神物,不可落入俗人手中。”

赵东接过曲谱,见桌椅几榻,无一而非竹制,墙上悬着一幅墨竹,笔势纵横,墨迹淋漓,颇有森森之意。桌上放着一具瑶琴,一管洞箫。一道帘子把整个屋子分开,帘子身后一女子身形隐约可见,想来,定当是那位‘姑姑’任盈盈了!

绿竹翁从一把陶茶壶中倒出一碗碧绿清茶,说道:“请用茶。”

赵东双手接过,躬身谢了。

绿竹翁道:“小友,这部曲谱,不知你从何处得来,是否可以见告?”

赵东一怔,心想原著中是令狐冲将此曲谱叫给任盈盈的。他微一沉吟,便道:“撰写此曲的两位前辈,一位精于抚琴,一位善于吹箫,这二人结成知交,共撰此曲。”顿了一顿,又道:“适才聆这位‘姑姑’的琴箫妙技,如此绝技应当配得上这曲谱了,便请前辈将此曲谱收下。”

绿竹翁却说道:“我得先行请示姑姑,不知她肯不肯收。”

只听得左边小舍中传来那位‘姑姑’的声音道:“赵少侠高义,慨以妙曲见惠,咱们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只不知那两位撰曲前辈的大名,可能见告否?”声音却也并不如何苍老。

赵东微微一笑道:“撰曲的两位前辈,一位是衡山派刘正风,一位是日月神教曲洋曲长老。”

那‘姑姑’早就重里面看见了曲非烟,听见曲阳之名,点点头说道:“原来是他二人。”声音中似乎充满了疑惑与惊讶。

赵东问道:“阁下认得刘曲二位么?”

那‘姑姑’并不径答,沉吟半晌,说道:“刘正风是衡山派中高手,曲洋却是魔教长老,双方乃是世仇,如何会合撰此曲?此中原因,令人好生难以索解。”

赵东,当即原原本本的将刘正风如何金盆洗手,嵩山派左盟主如何下旗令阻止,刘曲二人最后归隐山林都一一细说。

那‘姑姑’突然开口道:“想必阁下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曲非烟撇撇嘴道:“别以为带个面纱就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

赵东微微一笑,看了看曲非烟,显然二人是认识的,开口到:“任菇凉,这次我是有一重要大事,需要姑娘帮助!”

顿了顿,赵东再次说道:“当然,这对任姑娘来说,更是天大的好事!”

任盈盈头戴面纱,从后屋走了出来,开口到:“哦?何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