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丶断后丶曲阳现身!

  • 武侠我为王
  • 影月狂魔
  • 3303字
  • 2014-05-08 01:11:22

“刷!”大剑一划,赵东来到刘府众人中间,开口到:“向大年,米为义。你们二人带着剩下的师兄弟与刘府家眷,从后面走吧!我们随后就到,嵩山派这几人,交给在下了!至于去处……”

向大年,米为义看了看对方,迟疑道:“这……”

刘正风看了看赵东,开口到:“小兄弟了大恩,刘某不敢忘,大年,为义,护送你们师娘师弟先走!”

向大年,米为义应身到:“是,师傅!”几人就准备带着刘正风的二个儿子一个女儿与妻子准备先撤离!

丁勉见状,手中一章向着刘正风打去,喊到:“不准走!”

刘正风爆喝一声:“快走!”手中一掌凶猛的向着丁勉打去,丁勉见他运劲的姿式,素知衡山派的内功大有独到之处,不敢大意。

哪知刘正风手中掌法,明明是要向前打出,突然间身子往斜里窜出,双手微举,却向着费彬胸前打去。这一下来得好快,费彬出其不意,只得双掌竖立,运劲挡住,便在此时,双胁之下一麻,已被刘正风打中死穴,临时进入残废状态。

刘正风一招得手,左手抢过他手中令旗,右手拔剑,横架在他咽喉,左肘连撞,封了他背心三处穴道。这几下兔起鹘落,变化快极,待得费彬受制,五岳令旗被夺,众人这才醒悟,刘正风所使的,正是衡山派绝技,叫做“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众人久闻其名,这一次算是大开眼界。

“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乃衡山派上代一位高手所创。这位高手以走江湖变戏法卖艺为生。那走江湖变戏法,仗的是声东击西,虚虚实实,幻人耳目。到得晚年,他武功愈高,变戏法的技能也是日增,竟然将内家功夫使用到戏法之中,街头观众一见,无不称赏,后来更是一变,反将变戏法的本领渗入了武功,五花八门,层出不穷。这位高手生性滑稽,当时创下这套武功游戏自娱,不料传到后世,竟成为衡山派的三大绝技之一。

只是这套功夫变化虽然古怪,但临敌之际,却也并无太大的用处,高手过招,人人严加戒备,全身门户,无不守备綦谨,这些幻人耳目的花招多半使用不上,因此衡山派对这套功夫也并不如何着重,如见徒弟是飞扬佻脱之人,便不传授,以免他专务虚幻,于扎正根基的踏实功夫反而欠缺了。刘正风是个深沉寡言之人,在师父手上学了这套功夫,平生从未一用,此刻临急而使,一击奏功,竟将嵩山派中这个大名鼎鼎、真实功夫决不在他之下的”大嵩阳手”费彬制服。

他右手举着五岳剑派的盟旗,左手长剑架在费彬的咽喉之中,沉声道:“丁师兄、陆师兄,刘某斗胆夺了五岳令旗,也不敢向两位要胁,只是向两位求情。”

丁勉与陆伯对望了一眼,均想:“费师弟受了他的暗算,只好且听他有何话说。”

而此时,赵东却来到向大年,米为义二人身边,让他们二人趁此机会带着刘府家眷先走一步。

众人一时间也不敢相拦!

丁勉道:“求甚么情?”

刘正风道:“求两位转告左盟主,准许刘某全家归隐,从此不干预武林中的任何事务。刘某与曲洋曲大哥从此不再相见,与众位师兄朋友,也……也就此分手。刘某携带家人弟子,远走高飞,隐居海外,有生之日,绝足不履中原一寸土地。”

丁勉微一踌躇,道:“此事我和陆师弟可做不得主,须得归告左师哥,请他示下。”

刘正风道:“这里泰山、华山两派掌门在此,恒山派有定逸师太,也可代她掌门师姊作主,此外,众位英雄好汉,俱可作个见证。”

他眼光向众人脸上扫过,沉声道:“刘某向众位朋友求这个情,让我顾全朋友义气,也得保家人弟子的周全。”

定逸师太外刚内和,脾气虽然暴躁,心地却极慈祥,首先说道:“如此甚好,也免得伤了大家的和气。丁师兄、陆师兄,咱们答应了刘贤弟罢。他既不再和魔教中人结交,又远离中原,等如是世上没了这人,又何必定要多造杀业?”

天门道人点头道:“这样也好,岳贤弟,你以为如何?”

岳不群道:“刘贤弟言出如山,他既这般说,大家都是信得过的。来来来,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刘贤弟,你放了费贤弟,大伙儿喝一杯解和酒,明儿一早,你带了家人子弟,便离开衡山城罢!”

陆柏却道:“泰山、华山两派掌门都这么说,定逸师太更竭力为刘正风开脱,我们又怎敢违抗众意?但费师弟刻下遭受刘正风的暗算,我们倘若就此答允,江湖上势必人人言道,嵩山派是受了刘正风的胁持,不得不低头服输,如此传扬开去,嵩山派脸面何存?”

定逸师太道:“刘贤弟是在向嵩山派求情,又不是威胁逼迫,要说‘低头服输’,低头服输的是刘正风,不是嵩山派。何况如今刘门弟子众多都在你们手中。”

陆柏哼了一声,说道:“狄修,预备着。”

嵩山派弟子狄修应道:“是!”手中短剑轻送,抵进刘正风门下一名弟子背心的肌肉。

陆柏道:“刘正风,你要求情,便跟我们上嵩山去见左盟主,亲口向他求情。我们奉命差遣,可作不得主。你立刻把令旗交还,放了我费师弟。”

刘正风惨然一笑,开口到:“弟子们,你们怕不怕!”

众多被控制的亲传弟子都高声应道:“不怕!”

刘正风惨然道:“是师傅对不起你们!”

陆柏喝道:“杀了!”狄修短剑往前一送,短剑自背心直刺入他心窝,短剑跟着拔出。顿时,刘府门下弟子死去一位,都俯身倒地,背心创口中鲜血泉涌。

刘正风凄惨怒道:“再杀我弟子,我就宰了费斌。”

陆柏又喝道:“你敢么?给我全杀了!”狄修手起剑落,身后剩下的弟子又一位被是一剑刺入背心。

刘府众多弟子除却向大年,米为义几人护着刘家家眷外,剩下的弟子都在此处!

定逸师太见状大怒,呼的一掌,向狄修击了过去,骂道:“禽兽!”丁勉抢上前来,也击出一掌。双掌相交,定逸师太退了三步,胸口一甜,一口鲜血涌到了嘴中。

丁勉微微一笑,道:“承让!”

定逸师太本来不以掌力见长,何况适才这一掌击向狄修,以长攻幼,本就未使全力,也不拟这一掌击死了他,不料丁勉突然出手,他那一掌却是凝聚了十成功力。

双掌陡然相交,定逸师太欲待再催内力,已然不及,丁勉的掌力如排山倒海般压到,定逸师太受伤呕血,大怒之下,第二掌待再击出,一运力间,只觉丹田中痛如刀割,知道受伤已然不轻,眼前无法与抗,一挥手,怒道:“咱们走!”大踏步向门外走去,门下群尼都跟了出去。

陆柏喝道:“再杀!”两名嵩山弟子推出短剑,又杀了两名刘门弟子。

陆柏道:“刘门弟子听了,若要活命,此刻跪地求饶,指斥刘正风之非,便可免死。”

但是,却无一人站出来。个个身躯绷直,显得孤傲无比。

陆柏喝道:“杀了!”万大平提起长剑,一剑劈下,从一亲传弟子右肩直劈至腰。史登达等嵩山弟子一剑一个,将早已点了穴道制住的刘门亲传弟子顿时杀了一半。

大厅上群雄虽然都是毕生在刀枪头上打滚之辈,见到这等屠杀惨状,也不禁心惊肉跳。有些前辈英雄本想出言阻止,但嵩山派动手实在太快,稍一犹豫之际,厅上已然尸横遍地。

各人又想:自来邪正不两立,嵩山派此举并非出于对刘正风的私怨,而是为了对付魔教,虽然出手未免残忍,却也未可厚非。

再者,其时嵩山派已然控制全局,连恒山派的定逸师太亦已铩羽而去,眼见天门道人、岳不群等高手都不作声,这是他五岳剑派之事,旁人倘若多管闲事,强行出头,势不免惹下杀身之祸,自以明哲保身的为是。

刘正风长叹一声,道:“姓陆的,是你赢了!”右手一挥,将五岳令旗向他掷去,左足一抬,准备把费彬踢开,朗声道:“刘某自求了断,也不须多伤人命了。”

这是,赵东已悄然靠近,手中大剑猛烈的斩向费彬,费斌由于穴道受制属于残废状态,还未来得及恢复,顿时被一剑砍中肩膀,鲜血淋淋,再次进入残废状态!

便在这时,赵东爆喝一声“走!”

檐头突然掠下一个黑衣人影,行动如风,一伸臂便抓住了刘正风的左腕,喝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去!”右手向后舞了一个圈子,拉着刘正风向外急奔。

刘正风惊道:“曲大哥……你……”

群雄听他叫出“曲大哥”三字,知道这黑衣人便是魔教长老曲洋,尽皆心头一惊。

曲洋叫道:“不用多说!先走!”足下加劲,只奔得三步,丁勉、陆柏见状二人四掌齐出,分向他二人后心拍来。

曲洋向刘正风喝道:“快走!”

这时,赵东放过手下费斌,长剑一刷,向着丁勉、陆柏二人攻去。丁勉、陆柏两大高手的并力一击。砰的一声响,赵东被二人打的倒飞而去!

而曲阳趁机回手连挥,一丛黑针如雨般散出。丁勉叫道:“黑血神针,快避!”急忙向旁闪开。群雄见到这丛黑针,久闻魔教黑血神针的大名,无不惊心,你退我闪,乱成一团,只听得

“哎唷!”“不好!”十余人齐声叫了起来。厅上人众密集,黑血神针又多又快,毕竟还是有不少人中了毒针。混乱之中,赵东,曲洋与刘正风三人已逃得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