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丶可笑的理由!

  • 武侠我为王
  • 影月狂魔
  • 2335字
  • 2014-05-07 01:32:49

丁勉大怒,对于这个数次捣乱之人恨极,突然抢上前来,击出一掌。向着赵东打来,赵东身法运转,掌法使出。双掌相交,赵东退了三步,胸口一甜,一口鲜血涌到了嘴中,明显受了轻伤。他要强好胜,硬生生将这口血咽入口腹中。

“可笑啊,可笑!”赵东没想到对方突然偷袭,哪怕受了伤,却任然笑道。

岳不群起身来到二人之间说道:“赵少侠,不知有何可笑之处!“

赵东环顾四周,再次开口到:“敢问在场众人,魔教有多少人!”

“怕不下十万之数吧?”身后群雄议论纷纷响起。

赵东高声到:“就算只有十万人,可与这十万人想熟之人,上到皇宫大厅,中到武林人士,下到平民百姓,双方相熟着最低有五十万人,甚至超过一百万人,我说的可对?”

“不错!是这个道理!”群雄顿时都明白了。

赵东大剑在手,退后几步,看向嵩山派众人,开口到:“刘正风只不过是认识一个魔教之人,但是你们却杀他弟子,门人。之前更是抓他全家,以做威胁!这就是名门大派?哈哈哈,天下间起码有五十万,甚至一百万人都与魔教相熟,你们有本事把对方全杀了,把人家也满门杀了啊!”

“是啊,太过分了,这行为比魔教之人还过分!”顿时,群雄明白了,若只是认识了一个不该认识之人,那么全家人被杀?这哪里算什么名门正派?

丁勉站出来怒道:“小子巧舌,狡辩!”

丁勉脸上挤出微笑,向着刘正风道:“各位,刘正风勾结的人,可不是普通人,那可是魔教右使曲阳!”

说道这,他顿了顿。再次说道:“大丈夫一人作事一身当。刘正风,左盟主定下两条路,凭你抉择。”

刘正风宛如没听到丁勉的说话,向着赵东点点头,感谢他刚才及时出声,然后缓缓坐了下来,右手提起酒壶,斟了一杯,举杯就唇,慢慢喝了下去。

群雄见他绸衫衣袖笔直下垂,不起半分波动,足见他定力奇高,在这紧急关头居然仍能丝毫不动声色,那是胆色与武功两者俱臻上乘,方克如此,两者缺一不可,各人无不暗暗佩服。看了看嵩山派众人,一时间也沉默了下去!

丁勉见刘正风如此怠慢自己,怒道道:“左盟主言道:刘正风乃衡山派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一时误交匪人,入了歧途,倘若能深自悔悟,我辈均是侠义道中的好朋友,岂可不与人为善,给他一条自新之路?左盟主吩咐兄弟转告刘师兄:你若选择这条路,限你一个月之内,杀了魔教长老曲洋,提头来见,那么过往一概不究,今后大家仍是好朋友、好兄弟。”

群雄均想:正邪不两立,魔教的旁门左道之士,和侠义道人物一见面就拚你死我活,左盟主要刘正风杀了曲洋自明心迹,那也不算是过分的要求,应该不会再对刘正风家人出手了吧?

刘正风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凄凉的笑容,说道:“曲大哥和我一见如故,倾盖相交。他和我十余次联床夜话,偶然涉及门户宗派的异见,他总是深自叹息,认为双方如此争斗,殊属无谓。我和曲大哥相交,只是研讨音律。他是七弦琴的高手,我喜欢吹箫,二人相见,大多时候总是琴箫相和,武功一道,从来不谈。”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笑,续道:“各位或者并不相信,然当今之世,刘正风以为抚琴奏乐,无人及得上曲大哥,而按孔吹箫,在下也不作第二人想。曲大哥虽是魔教中人,但自他琴音之中,我深知他性行高洁,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刘正风不但对他钦佩,抑且仰慕。刘某虽是一介鄙夫,却决计不肯加害这位君子。”

群雄越听越奇,万料不到他和曲洋相交,竟然由于音乐,欲待不信,又见他说得十分诚恳,实无半分作伪之态,均想江湖上奇行特立之士甚多,自来声色迷人,刘正风耽于音乐,也非异事。

知道衡山派底细的人又想:衡山派历代高手都喜音乐,当今掌门人莫大先生外号“潇湘夜雨”,一把胡琴不离手,有“琴中藏剑,剑发琴音”八字外号,刘正风由吹萧而和曲洋相结交,自也大有可能。

费彬这时候站出来道:“你与曲魔头由音律而结交,此事左盟主早已查得清清楚楚。左盟主言道:魔教包藏祸心,知道我五岳剑派近年来好生兴旺,魔教难以对抗,便千方百计的想从中破坏,挑拨离间,无所不用其极。或动以财帛,或诱以美色。刘师兄素来操守谨严,那便设法投你所好,派曲洋来从音律入手。刘师兄,你脑子须得清醒些,魔教过去害死过咱们多少人,怎地你受了人家鬼蜮伎俩的迷惑,竟然毫不醒悟?”

定逸师太道:“是啊,费师弟此言不错。魔教的可怕,倒不在武功阴毒,还在种种诡计令人防不胜防。刘师弟,你是正人君子,上了卑鄙小人的当,那有甚么关系?你尽快把曲洋这魔头一剑杀了,干净爽快之极。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千万不可受魔教中歹人的挑拨,伤了同道的义气。”

天门道人点头道:“刘师弟,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人所共知,知过能改,善莫大焉。你只须杀了那姓曲的魔头,侠义道中人,谁都会翘起大拇指,说一声‘衡山派刘正风果然是个善恶分明的好汉子。’我们做你朋友的,也都面上有光。”

刘正风并不置答,目光射到岳不群脸上,道:“岳师兄,你是位明辨是非的君子,这里许多位武林高人都逼我出卖朋友,你却怎么说?”

岳不群道:“刘贤弟,倘若真是朋友,我辈武林中人,就为朋友两胁插刀,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但魔教中那姓曲的,显然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设法来投你所好,那是最最阴毒的敌人。他旨在害得刘贤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包藏祸心之毒,不可言喻。这种人倘若也算是朋友,岂不是污辱了‘朋友’二字?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这种算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

群雄听他侃侃而谈,都喝起彩来,纷纷说道:“岳先生这话说得再也明白不过。对朋友自然要讲义气,对敌人却是诛恶务尽,哪有甚么义气好讲?”

赵东见到这一切,开口到:“刚才我就说了,哪里有认识魔教中人,就非逼得对方去杀人的道理。”顿了顿

再次开口到:“再说嵩山派各位都是高手,怎么不见你们去把东方不败杀了?却逼迫刘正风去杀魔教右使?刘正风乃高风亮节之人,如今你们却逼迫对方去杀自己的知己好友,若是你们,可下的了手?”

费彬冷笑道:“哼!小子,再多管闲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