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丶金盆洗手!众人上场!
  • 武侠我为王
  • 影月狂魔
  • 3856字
  • 2014-05-05 11:11:00

刘正风听到声音,微微一诧,抬起头来,只见大门口走进二个翩翩少年。这二人一进门,向着众人走来,其领头之人身穿白色战袍着,手持一把异常华丽的佩剑昂首直入。这人一身装扮异常华丽,从头到脚,都似乎完美无缺!

“二位少侠,远道而来,为刘某祝贺,刘某感激不尽!”刘正风一时间也搞不懂二人来意,只好先行如此。

只听赵东哈哈一笑,看了看在场四周,笑着说道:“没来晚就好,在下姓赵,我身边这位兄弟性林。我们二人今日来贵府,只为二件事!”

“余沧海!”一声低声怒喝,从林平之口中蹦出,赵东回头一看,此时林平之一脸恨意的看向余沧海。一时间站在前面,听到声音的众人疑惑不已的看向余沧海!

而余沧海也莫名其妙,暗道;“这不是昨日那个木高峰的晚辈么?”

赵东回头低声道:“林兄,稍安勿躁!”

“哦?不知少侠所谓何事?”刘正风也不恼,特意看了看林平之,开口问道。

赵东转过身来,打了个哈哈,对着刘正风开口到:“哈哈,大事,当然是大事,不过现在时候未到,我们还是稍等片刻再说!“

林平之压下内心愤怒,对着赵东再次行了一礼,开口到:“多谢赵兄!”

赵东微微点头一下,也没回头。

“既然今日少侠来了,就当是给刘某薄面,那请二位少侠里面请!”刘正风微微一笑,也不多问,身后弟子带着赵东二人进入人群右侧!

“哼,现在的年轻人,不知所谓!”一个老尼姑模样的女人,见到赵东二人如此大摇大摆,忍不住说道。

赵东微微一笑,看了过去,只见是个四十余岁的老尼姑,一身袈裟,暗道:“此人定当是定逸师太了!”

当一切准备就绪。

刘正风对着众人脸露微笑,来到金盆边上,捋起了衣袖,伸出双手,便要放入金盆,忽听得大门外有人厉声喝道:“且住!”

众人一呆,不知是何人前来。向着门口看去,只见大门口走进四个身穿黄衫的汉子。这四人一进门,分往两边一站,又有一名身材甚高的黄衫汉子从四人之间昂首直入。这人手中高举一面五色锦旗,旗上缀满了珍珠宝石,一展动处,发出灿烂宝光。许多人认得这面旗子的,心中都是一凛:“五岳剑派盟主的令旗到了!”

那人越过人群,经过赵东二人处,回头忍不住多看了赵东这一身拉风装扮,走到刘正风身前,举旗说道:“刘师叔,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刘师叔金盆洗手大事,请暂行押后。”

赵东一看这情况,顿时知道,肉戏来了!

刘正风对着令旗躬身说道:“但不知盟主此令,是何用意?”

那汉子道:“弟子奉命行事,实不知盟主的意旨,请刘师叔恕罪。”

刘正风微笑道:“不必客气。贤侄是千丈松史贤侄吧?”他脸上虽然露出笑容,但语音已微微发颤,显然这件事来得十分突兀,以他如此多历阵仗之人,也不免大为震动。

赵东看了看那汉子资料,正是嵩山派门下的弟子千丈松史登达,史登达听得刘正风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外号,心中不免得意,微微躬身,道:“弟子史登达拜见刘师叔。”

赵东在旁边微笑的看着这一切,想着就差对方绑架刘正风一家满门了,拉过林平之走到边上,等待着最后几人出场!

史登达上前几步,又向天门道人、岳不群、定逸师太等人行礼,道:“嵩山门下弟子,拜见众位师伯、师叔。”其余四名黄衣汉子同时躬身行礼。

定逸师太甚是喜欢,一面欠身还礼,说道:“你师父出来阻止这件事,那是再好也没有了。我说呢,咱们学武之人,侠义为重,在江湖上逍遥自在,去做甚么劳什子的官儿?只是我见刘贤弟一切安排妥当,决不肯听老尼姑的劝,也免得多费一番唇舌。”

刘正风脸色郑重,说道:“当年我五岳剑派结盟,约定攻守相助,维护武林中的正气,遇上和五派有关之事,大伙儿须得听盟主的号令。这面五色令旗是我五派所共制,见令旗如见盟主,原是不错。不过在下今日金盆洗手,是刘某的私事,既没违背武林的道义规矩,更与五岳剑派并不相干,那便不受盟主旗令约束。请史贤侄转告尊师,刘某不奉旗令,请左师兄恕罪。”说着走向金盆。

史登达身子一晃,抢着拦在金盆之前,右手高举锦旗,说道:“刘师叔,我师父千叮万嘱,务请师叔暂缓金盆洗手。我师父言道,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大家情若兄弟。我师父传此旗令,既是顾全五岳剑派的情谊,亦为了维护武林中的正气,同时也是为刘师叔的好。”

刘正风道:“我这可不明白了。刘某金盆洗手喜筵的请柬,早已恭恭敬敬的派人送上嵩山,另有长函禀告左师兄。左师兄倘若真有这番好意,何以事先不加劝止?直到此刻才发旗令拦阻,那不是明着要刘某在天下英雄之前出尔反尔,叫江湖上好汉耻笑于我?”

史登达道:“我师父嘱咐弟子,言道刘师叔是衡山派铁铮铮的好汉子,义薄云天,武林中同道向来对刘师叔甚是尊敬,我师父心下也十分钦佩,要弟子万万不可有丝毫失礼,否则严惩不贷。刘师叔大名播于江湖,这一节却不必过虑。”

刘正风微微一笑,道:“这是左盟主过奖了,刘某焉有这等声望?”

定逸师太见二人僵持不决,忍不住又插口道:“刘贤弟,这事便搁一搁又有何妨。今日在这里的,个个都是好朋友,又会有谁来笑话于你?就算有一二不知好歹之徒,妄肆讥评,纵然刘贤弟不和他计较,贫尼就先放他不过。”说着眼光在各人脸上一扫,大有挑战之意,要看谁有这么大胆,来得罪她五岳剑派中的同道。

刘正风点头道:“既然定逸师太也这么说,在下金盆洗手之事,延至明日午时再行。请各位好朋友谁都不要走,在衡山多盘桓一日,待在下向嵩山派的众位贤侄详加讨教。”

…………………………

这时,身边一门人来到刘正风耳边细说着什么,刘正风听着到消息,寻思到:“哪一个大胆狂徒到我家来撒野,居然敢向我菁儿无礼?”

刘正风向着后堂走去,群雄也好奇的跟着赶到后堂,只见一妙龄少女,此女年约十七,身穿一身绿衫,正是刘正风的女儿刘菁,此刻一个黄衫青年张开双手,拦住了她。状态轻浮。

众人一见那人服色,认得是嵩山派的弟子,刘正风门下弟子米为义见状,不禁心中有气,咳嗽一声,大声道:“这位师兄是嵩山派门下罢,怎不到前厅上坐地?”

那人傲然道:“不用了。奉盟主号令,要看住刘家的眷属,不许走脱了一人。”这几句话声音并不甚响,但说得骄矜异常,大厅上群雄人人听见,无不为之变色。

刘正风大怒,向史登达道:“这是从何说起?”

史登达道:“万师弟,出来罢,说话小心些。刘师叔已答应不洗手了。”后堂那汉子应道:“是!那就再好不过。”说着从后堂转了来,向刘正风微一躬身,道:“嵩山门下弟子万大平,参见刘师叔。”

刘正风气得身子微微发抖,朗声说道:“嵩山派来了多少弟子,大家一齐现身罢!”

他一言甫毕,猛听得屋顶上、大门外、厅角落、后院中、前后左右,数十人齐声应道:“是,嵩山派弟子参见刘师叔。”几十人的声音同时叫了出来,声既响亮,又是出其不意,群雄都吃了一惊。但见屋顶上站着十余人,一色的身穿黄衫。大厅中诸人却各样打扮都有,显然是早就混了进来,暗中监视着刘正风,在场一千余人之中,谁都没有发觉。

定逸师太第一个沉不住气,大声道:“这……这是甚么意思?太欺侮人了!”

史登达道:“定逸师伯恕罪。我师父传下号令,说甚么也得劝阻刘师叔,不可让他金盆洗手,深恐刘师叔不服号令,因此多有得罪。”

便在此时,后堂又走出十几个人来,却是刘正风的夫人,他的两个幼子,以及刘门的七名弟子,每一人身后都有一名嵩山弟子,手中都持匕首,抵住了刘夫人等人后心。

刘正风朗声道:“众位朋友,非是刘某一意孤行,今日左师兄竟然如此相胁,刘某若为威力所屈,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左师兄不许刘某金盆洗手,刘某头可断,志不可屈。”说着上前一步,双手便往金盆中伸去。史登达叫道:“且慢!”

令旗一展,拦在他身前。刘正风左手疾探,两根手指往他眼中插去。史登达双臂向上挡格,刘正风左手缩回,右手两根手指又插向他双眼。史登达无可招架,只得后退。

刘正风一将他逼开,双手又伸向金盆。只听得背后风声飒然,有两人扑将上来,刘正风更不回头,左腿反弹而出,砰的一声,将一名嵩山弟子远远踢了出去,右手辨声抓出,抓住另一名嵩山弟子的胸口,顺势提起,向史登达掷去。他这两下左腿反踢,右手反抓,便如背后生了眼睛一般,部位既准,动作又快得出奇,确是内家高手,大非寻常。嵩山群弟子一怔之下,一时无人再敢上来。

站在他儿子身后的嵩山弟子叫道:“刘师叔,你不住手,我可要杀你公子了。”

刘正风回过头来,向儿子望了一眼,冷冷的道:“天下英雄在此,你胆敢动我儿一根寒毛,你数十名嵩山弟子尽皆身为肉泥。”此言倒非虚声恫吓,这嵩山弟子倘若当真伤了他的幼子,定会激起公愤,群起而攻,嵩山弟子那就难逃公道。他一回身,双手又向金盆伸去。

眼见这一次再也无人能加阻止,突然银光闪动,一件细微的暗器破空而至。刘正风退后两步,只听得叮的一声轻响,那暗器打在金盆边缘。金盆倾倒,掉下地来,呛啷啷一声响,盆子翻转,盆底向天,满盆清水都泼在地下。

同时黄影晃动,屋顶上跃下一人,右足一起,往金盆底踹落,一只金盆登时变成平平的一片。这人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削异常,上唇留了两撇鼠须,拱手说道:“刘师兄,奉盟主号令,不许你金盆洗手。”

刘正风识得此人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第四师弟费彬、一套大嵩阳手武林中赫赫有名,瞧情形嵩山派今日前来对付自己的,不仅第二代弟子而已。金盆既已被他踹烂,金盆洗手之举已不可行,眼前之事是尽力一战,还是暂且忍辱?

这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嵩山派众人身后,“砰砰砰砰”身影快速移动,迅速的将威胁刘正风家人的四个嵩山派弟子打倒,解救了刘正风的二子一女以及刘正风内人!

众人大惊,看去,却是先前出现的那位少侠。

却是赵东见到众人都已经现身,顿时,神行百变施展开来,先解救了刘正风的亲人。

赵东微微一笑,暗道:应该是自己出场了!

赵东将解救下来的四人,护在身后,慢慢的小心护送到刘正风身变,开口到:“好了,你们都说开了!现在轮到我说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