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抵达临安市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3752字
  • 2020-11-14 16:06:20

“神医我要好好谢谢你。”,大爷立刻停下脚步,看着姜二。

姜二微微一笑回答道,“大爷,你现在跟着这名乘务员去休息,就是对我最大的谢谢。”

搀扶着大爷的壮子,立刻随同姜二说道,“是啊,大爷先去休息一下吧。”

在几句争执下,大爷被壮子扶着向乘务员休息室走去。

站在姜二身边的陆成,看到大爷已经没事了,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知道拜姜二为师要一步一步来。

“我草,这是治好了,神医啊。”

“用耳钉胸针治好癫痫症,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小伙子是华佗在世啊。”

“我用手机录下了全过程,我要上传到网上去,一定能上头条。”

“刚刚谁说他治死人来着,我不服出来跟我理论,这小伙子明明是神医。”

“神医快来帮我看看,房事不持久怎办。”

“神医帮我看看我是不是得了性病啊。”

随着壮子搀扶着大爷离去,周围看戏的众人从惊愕之中反应过来,纷纷向姜二大喊着,几人还想要姜二帮他们看病。

对于这些人姜二丝毫没有搭理,开始东张西望的寻找着那名好心的女孩,刚刚他们全部以不相信的神色看着自己,甚至有几人希望看着他把那名大爷治死,姜二会帮助他们才怪,不过是一群小人罢了不必理会。

王刚看着东张西望的姜二,小声问道,“姜二,你刚刚真的有把握治好治好那名大爷吗?”

“什么,不过是试试而已,瞎猫撞上死耗子了。”,姜二疑问一声掩饰的回答道。

王刚闻言立刻一脸震惊的模样说道,“你小子也是胆大也不怕把人治死了。”

同时心中暗想道,语言之中处处掩饰,这小子真不是一般人,一般人还真没这个胆子试试。

“嘿嘿,凑巧罢了。”姜二嘿嘿一笑,然后继续寻找着那名女孩。

“你真是有才,若是在临安市遇到,我一定请你吃饭。”,王刚拍了拍姜二肩膀,说完后也不在打扰他,直接回到自己座位上。

寻找片刻,姜二满脸疑惑的坐在座位上看了看手中的那对星星形耳钉,那名女孩刚刚被大爷咬到了,不知伤得重不重,而且自己还没有把耳钉还给她,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失落。

突然姜二一转头发现一名女孩用卫生纸包着手指,一脸痛苦的模样低着头,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名女孩居然坐在自己身边,因为他刚刚把目光看向其他方向,而忽略了身边才没有发现她。

此刻姜二才注意到这名女孩的容颜,一抹斜刘海遮挡半边脸,精致无瑕,如婴儿般白嫩的瓜子脸,没有任何化妆品装饰过的痕迹,一双清明剔透的眼睛,仿佛能够看到人的心底,不大不小的玉鼻看起来有些典雅高贵,一双略有艳红的嘴唇不断上下反咬着,好像因手指上的疼痛而难受。

看到这里,姜二忍不住询问道,“你没事吧。”

同时心中暗想道,这年头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没想到这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居然第一个站出来喊人。

女孩带着痛苦的神色看了看身边的年轻人,认出这人是刚刚救人的年轻人后,回答一声,“没事。”

看着这名女孩痛苦的神色,姜二忍不住提醒道,“你用卫生纸包伤口,很容易伤口感染,还阻止伤口愈合,还会给你带来疼痛感。”

女孩听完姜二的话微微一惊, 忍不住疑问道,“你是医生。”

“不是,我不过是懂得一些而已,算不上医生。”,姜二谦虚的回答一声。

“哦。”,女孩轻声回答道。

“我来帮你一下吧,若是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姜二实在不忍心看着这名好心女孩如此痛苦。

女孩看了看面前的年轻人,犹豫道,“可是。”

“你就当我是医生就好了,而且你也是帮助他人受伤的,我帮你也是理所当然。”,姜二看出了这名女孩在担忧男女之别,便立刻以医生的身份面对她。

片刻纠结后,女孩咬了咬红唇答应道,“那好吧。”

姜二闻言立刻抓住女孩的右手,轻声道,“来我看看。”

随着姜二抓住女孩的右手,女孩微微有一丝抗拒,在看到年轻人一脸认真的撕开卫生纸为她检查伤口时也不在反抗。

姜二撕开包裹食指的卫生纸后,看到一个不大不小的牙印正在慢慢流出鲜血染红手中的卫生纸,看样子刚刚这名女孩被咬的不轻啊。

“我现在为你抹上药膏,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住。”,姜二看了看满脸痛苦的女孩提醒一声。

女孩弱弱的点了点头答应道,“嗯。”

随着女孩答应,姜二从口袋内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瓶子,将药膏抹在手心内搓了搓然后向女孩食指上抹去。

女孩看着年轻人拿出一个似口红瓶一样的东西,搓了搓手掌然后向自己食指上抹去,瞬间感到一股疼痛感,忍不住压低声音发出一道痛苦的叫声,“啊~”

姜二松开女孩柔若无骨的玉手,看着她提醒道,“好了,等下你会感到食指发热,那是药性在发挥不必紧张。”

“谢谢你。”,女孩看着面前略有帅气的年轻人回答一声,说来也怪年轻人刚刚给她抹了药膏就感到食指上的疼痛慢慢减弱,而且也不在流血,这是什么药居然那么管用。

姜二摊开手向女孩说道,“对了,这是你的耳钉我已经清洗过了。”

就在刚刚他用真气度过一遍耳钉,以此消毒。

“哦谢谢你。”,女孩说话间伸出手要接下姜二手中的耳钉,可是刚刚一伸手就感到手指一阵疼痛,忍不住秀眉一皱。

姜二看着女孩皱眉,立刻说道,“你现在手指不方便,我来帮你带上吧。”

女孩微微一惊,问道,“这合适吗?”

看着这名女孩有些避嫌的样子,姜二忍不住微微一笑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刚刚不是取下你耳朵上的耳钉了吗,现在帮你带上也是理所当然。”

女孩微微停顿片刻,回应道,“好吧。”,然后将身子靠向姜二方便他帮自己带耳钉。

姜二也没有犹豫立刻拿起一个耳钉,拨开女孩耳朵上的散发漏出耳钉孔,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一个耳钉带在女孩耳朵上。

“好了,你转个身我把这个给你带上。”,姜二说话间拿起最后一个耳钉。

随着姜二说完后,女孩脸色一红轻轻的将身子趴在姜二身前,姜二也看出了这名女孩的害羞,也没有耽搁立刻拨开女孩耳朵旁的散发,将耳钉带上,开口道,“好了。”

女孩害羞的从姜二身前坐直,脸颊上带着红晕低头回答道,“谢谢你。”

姜二看着这名长相眉清目秀,古韵典雅的女孩夸赞道,“你这样好心帮助别人的女孩在这个社会上真是少见。”

在这种无利不为的社会中她能有如此心性,实在是让人敬佩。

“哪有,我不过是喊人而已,是你出手救哪位大爷的,要不是你我也没有办法。”,女孩谦虚道。

姜二一脸醒悟道,“对了忘了介绍了,我叫姜二,姜子牙的姜,大写的二的二。”

女孩看着姜二介绍自己的名字也随着说道,“我叫浅语,浅溪的浅,语言的语。”

姜二打量着浅语的身形,看样子也就是十八九岁,于是问道,“看你也没多大,是学生吗?”

“嗯,我是临安市拓文大学的学生,你呢。”,浅语回应道同时反问一句。

“哦,我是京都铭文大学的。”,姜二轻哦一声回答道。

浅语微微一惊夸赞道,“铭文大学,听说哪里只有高材生才能进去,看样子你成绩很好啊。”

姜二微微说道,“其实铭文大学也不是那么难进。”

“咿~”

突然浅语感到手指上传来的热量,忍不住惊讶一声,抬起手看着手指上的伤口,居然愈合了而且还没有任何痕迹,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那么大的一个伤口就愈合了,这样太神奇了吧。

浅语伸出玉手放在姜二面前,向他问道,“你这是什么药膏居然那么管用,才一会就愈合了。”

姜二看着浅语惊讶的模样,挤了挤眼话里有话的说道,“这就是治疗皮外伤的药膏。”

其实他刚刚用的只是普通的润唇膏在手掌内抹了抹,关键的是姜二手心内的真气,只不过是用润唇膏当做掩饰而已。

浅语看着姜二这暗示的幅表情,微微停顿片刻一脸懂得的模样道,“哦,原来如此。”

然后低声道,“还说你不是神医。”

姜二看了看周围并无人偷听,挠了挠头微笑说道,“嘿嘿也就是懂得一点。”

“深藏不露啊,呵呵。”,浅语微微一笑,同时心中暗暗佩服。

姜二看着浅语露出迷人的微笑,心中微微一动忍不住在暗暗夸赞道,一些百媚生,宛若古时公主,谈吐之间带着阵阵古韵典雅,若是在古代定是倾国倾城,千人动心。

“你刚刚就没想过,哪位大爷是碰瓷的吗?”,姜二看了看窗外还未亮起的天际,便和浅语闲聊了起来。

“你给哪位大爷扎针都不怕我害怕什么。”

.......

闲聊几时

姜二看着窗外已经渐渐明亮的天空和城市,心中忍不住松了口气,终于到达临安市了,这里对他来说是家,因为他从小就在这个城市长大,后来到京都上大学才离开了这里。

临安市有他留恋的一切,亲人,朋友,还有一些特别的朋友。

“十分钟后即将到达临安市,请到站乘客请做好下车准备。”

“十分钟后即将到达临安市,请到站的乘客做好下车准备。”

随着乘务员的广播声响起,周围的一些乘客纷纷站起身来,拿起旁边的行李包裹,准备下车。姜二看着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浅语,伸手拍了拍她的香肩提醒道,“浅语,临安市到了。”

“啊。”,浅语感到有人叫她,立刻从梦中惊醒,看到面前的姜二之后揉了揉眼睛,满脸困意道,“到站了。”

“嗯。”,姜二回答一声,问道,“有人来接你吗?”

“没有,等出了站找个出租车就行了。”,浅语说话间站起身来踮起脚尖,费力的去拿货架上的密码箱。

“我来帮你。”,姜二着浅语费力的模样,立刻伸手将货架上的密码箱取下来。

浅语看着姜二一只手直接将密码箱拿了下来,微微一惊密码箱内都是一些衣物加上箱子的重量,足有六七十斤他居然一只手轻轻松松的给拿了下来,男生力气大吗?

“我自己就行,麻烦你感觉挺不好意思的。”,浅语说话间伸手想要抢下姜二手中的箱子。

姜二看着浅语伸来的玉手,微微一笑推开道,“箱子那么重你一个人不好拿,我帮你把箱子拿出火车站。”

浅语也不在争执,满脸感激的看着姜二道,“你帮我抹药膏,又帮我拿行李,若是在遇到我一定请你吃饭道谢。”

“这道不必,你能帮助别人,别人就不能帮助你吗?”,姜二看了看前方的站台回答一声。

浅语站在姜二身后,真诚的说道,“谢谢你。”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