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寻找冷子矜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3043字
  • 2020-09-13 06:05:36

此刻姜二陷入了纠结之中,当时冷子矜玄冰寒体发作时,他也没有时间多想什么,就按照老头子所说的办法和她结合帮她分担寒气,现在冷子矜度过了这关,但是从此之后姜二要怎样面对她。

想来想去姜二实在是想不出该如何面对冷子矜,便掀开被子准备走下床,当他刚刚掀开被子时脸色瞬间一怔,双眼紧紧的盯着蓝色的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而妖艳的血迹。

这是冷子矜的第一次。

盯着床上的血迹微微停顿片刻后姜二穿上衣物缓缓的站了起来,当他转身之时发现旁边的桌上放着一个纸条。

姜二想都没有想立刻拿起桌上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两句清秀的字体,姜二这件事情我不怪你,我走了,你不用担心我。

姜二看完这张纸眉头一皱,立刻拿出手机拨打着冷子矜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随着电话内传出这道电子声音后姜二神色暗淡的放下手机。

此刻姜二只想要见到冷子矜,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他不选择逃避也不会逃避,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会负责。

“老头子,你知道冷子矜去哪里了吗?”,姜二立刻在心中向戒指内的老头子询问道。

“一切随缘吧,这种事情不能急于一时因果自有定数。”,老头子回应道。

“随缘,我从不相信缘,我必须要找她。”,姜二坚定的说完后直接走出卧室锁好门后向外面走去。

.....

在人来人往的斜街上

姜二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辆陷入了迷茫,冷子矜走的太突然了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寻找她。

倘若是今天自己能够早些醒来也许就不会让她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哎呦,你走路不看人啊,撞倒我了。”,突然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倒在姜二身边,大声喊道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腿。

“什么情况。”,姜二一脸懵逼的看着地上的老人,他可以确定自己根本没有撞倒他,是他自己走的自己面前躺在地上的。

“啊,你这老头走路不长眼啊,撞倒我了。”,姜二也大声的惨叫起来,然后倒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抓着老头子的裤脚。

姜二也在电视上看到过碰瓷的。没想到让自己遇到了不过他倒是不怕这类人。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老头是碰瓷的吧,我刚刚看他走到这个年轻人身边就倒下了。”

“那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倒下的。”

“我看到了发生的经过,这个老头倒下之后这个年轻人也倒下了。”

随着两人的惨叫声传出,周围忙碌的路人纷纷停下脚步,以看戏的身份看着地上的一老一少议论道。

“你这小子好生无赖,明明是你撞倒我的。”,这个老头看着躺在自己身边抓着自己裤腿的姜二。

“嘿嘿,这街道周围有监控,而且周围还有人看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只要你不怕就继续躺着,而且周围还有巡逻的警察,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姜二微微有些得意的抓着老人的裤腿。

“你要是请我这个几天没吃饭的老人吃一顿好的,我或许就会放过你。”,老人开始提出自己的条件。

“见过碰瓷讹钱的,没见过碰瓷蹭饭的,算我倒霉我请你好了。”,姜二松开老人的裤腿然后站了起来。

“孙子,还不赶快服你爷爷起来。”,老人躺在地上大声的喊道一副命令姜二的模样。

“原来这是爷俩啊。”

“真是会玩,我还以为是碰瓷的。”

“这孙子看起来不孝顺啊,爷爷躺在地上都不伸手把他拉起来。”

周围看向的路人听到老人的大喊后纷纷指着姜二议论道。

“你赚我便宜。”,姜二欲哭无泪的伸手扶起地上的老人,周围的路人都在指指点点,姜二也只能把他给扶起来。

“嘿嘿,乖孙子,走。”,老人被姜二扶起来后嘿嘿一笑然后带着姜二向斜街内走去。

姜二满脸黑线的看着老人缓缓的跟上他的步伐,同时心中暗想道,他是个修者而且还是个高手。

随着两人从地上站起来,周围看戏的路人纷纷散去。

老人一路带着姜二走到一家高档餐厅内对坐在靠着窗户的座位上。

“说吧你是谁。”,姜二看着面前的老人微微有些严肃道。

这个老人的出现就好像是在等着他一样,从外表看他只是花甲老人,但是姜二却看到了他那稳重有力的步伐,炯炯有神的目光。

“你小子果然有几分出众,怪不得颖儿会看上你。”,老人带着欣赏的神色看着姜二。

他那晚到达断风崖时发现姜二已经坠崖,在第二天的时候他准备离去,却在无意中发现了姜二居然回到临安市了,这可让他震惊不已,那样的万丈悬崖他都没有把握能够上来,姜二是怎么上来的,而且还带着一个普通人他是怎么办道的。

“你怎么知道颖儿,你是.....”,姜二神色一紧张迅速问道。

苍蓝乳名为颖儿,而颖儿这个称呼仅限于她的家人至亲才能称呼。

“怎么,颖儿没有给你提起过她的爷爷。”,老人带着嬉笑的神色看姜二。

“爷爷,你是苍家的族长,颖儿的爷爷。”,姜二分析一番后迅速称呼道,“苍爷爷。”

他曾经听到苍蓝提前过她的爷爷,今日一见还真如颖儿所说,不拘于世俗的眼光,随心所欲,居然在街上跟他玩碰瓷。

“嘿嘿,乖孙子。”,苍族长摸着他那不长的胡须满意的笑着。

“颖儿,她现在怎么样。”,姜二立刻神色紧张的问道。

他离开京都已经有些时日,走的时候还被人追杀到现在还没有跟她联系过她一定很担心。

“颖儿啊,哎~”,苍族长突然一脸忧愁的模样摇了摇头.

“她怎么了。”,姜二看到苍族长这幅模样眉头一皱。

“你看你紧张什么啊,她什么事也没有,就是常常说想你啊什么的,你真是无趣。”,苍族长看到姜二这幅紧张的模样,也不在装作一副忧愁的模样。

听到苍族长的话姜二瞬间放下了心中的担心,无语的看着他。

“苍爷爷颖儿的....”

“你是想问颖儿的婚约是不是。”,苍族长打断姜二的话。

“嗯。”,姜二点了点头。

“哎~”,苍族长微微有些忧愁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姜二认真的说道,“颖儿的婚约是几年前我犯得一个错误。”

“怎么回事。”,姜二眉头一皱询问道。

“当年苍家,穹家,古家,是华夏顶尖的世家,自始以来三家保持着和睦相处的状态,当时我和穹家族长还是朋友,在颖儿和穹远还小的时候就为他们两人定下婚约,等他们长大后就让她们两人结为夫妻以此巩固两家之间的关系。”

“颖儿是苍家唯一的继承人未来的家主,而且随着穹远和颖儿两人的长大,颖儿丝毫不喜欢穹远,穹远却野心蓬勃妄的想要通过颖儿是未来家主的身份来掌控苍家,因为我和穹家族长的约定,我也无法做出太多的阻挠只能看着事情慢慢发展,当我游历回来之时就听到你和颖儿两情相悦。”

苍族长看着神色紧张的姜二讲述道。

“原来颖儿是苍家的继承人未来的家主,那么说穹远追颖儿并非他喜欢颖儿,而是想要通过跟颖儿结婚控制颖儿从而掌控苍家。”,姜二眉头一皱询问道。

姜二真是没有想到颖儿居然被选为苍家未来的继承人,那么说谁娶了颖儿就等于拥有了苍家,怪不得穹远如此在乎颖儿。

“没错,颖儿是苍家未来的家主。”,苍族长点了点头。

“倘若穹家的野心是这样,那么古家也难逃一劫。”,姜二继续问道。

苍族长听着姜二的询问,带着欣赏的神色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苍家为何不和古家联合,三家都是同一级别的家族,若是苍家和古家联合难道也无法对抗穹家?”

据姜二所知,京都的穹,苍,古,三家是能够撼动国家级别的家族,若是穹家野心蓬勃想要称霸,那么苍家和古家作为同一级别的家族联合肯定能对抗啊。

“你不了解情况,就算苍家和古家联手也难以对抗穹家,穹家之所以敢野心蓬勃是因为.....”

“哎~算了这些你也不懂。”,苍族长说到一半便叹了一口气不在说下去。

“叫声爷爷,我送你一个好东西。”,苍族长突然一脸嬉笑的看着姜二。

“爷爷。”,姜二满脸黑线的叫一声。

同时心中已经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颖儿的爷爷怎么像个老顽童一样,堂堂苍家族长在这个时候居然像个小孩一样逗他玩。

“嘿嘿,给你这个东西。”,苍族长嘿嘿一笑手中突然出现一个有手掌大小的令牌。

“这个是?”,姜二接下苍族长递过来的令牌问道。

这块手掌大小的令牌是用精致的玉石刻着而成的,正面简简单单的刻着一个苍字,拥有这块令牌就等于是苍家的人,苍族长这是在帮助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