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偷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3032字
  • 2020-11-14 16:06:20

年轻人想了想继续问道,“我们算是同病相怜,你为五年后的婚约修炼,而我为了给柔儿报仇而修炼,你为何不收我为徒呢,我可以帮你,这样不就增加了几分希望吗?”

姜二看着年轻人如此想法,摇了摇头问道,“收徒,你不怕我连累你吗?”

“我身边还有危险,而你可以隐于都市待修为有所成就就可以揭竿而起,我还要防备他们的追杀,你跟我身边不过是增加几分危险罢了。”

“我不怕,柔儿说过修者必定要经历生死考验才能成长,我定要拜你为师。”,年轻人眼中带着坚定之色看着姜二。

对此姜二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向座位走去,同时回头看了看他说道,“我不想连累任何人。”,说完后姜二直接向刚刚的那节车厢走去,不在理会身后的年轻人。

年轻人看着姜二不在理会自己转身离去,眼中带着坚毅之色,缓缓从包裹内拿出那张带着破碎玻璃的照片,眼中带着柔情之色开口道,“柔儿我遇到了一个人,我感觉他日后定能够成就一番大事,我决定跟着他,待我修为一日起,屠合欢派为你报仇。”

.....

姜二一路走回车厢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已是深夜的窗外,又看了看周围的乘客都已进入睡眠状体,情不自禁的拿出手机,看着上面让自己朝思暮想的颖儿。

照片上,她秀发散披在肩上,洁白的额头下一双柳眉,以及两个尽显优雅的眼睛,高松的鼻梁带着几分优雅,樱桃小口之上的红唇看起来显得有些可爱,若雪般白嫩的鹅蛋型脸蛋,看起来就像毫无任何瑕疵的白玉一般。

就是这样的一个绝世佳人,现在却和他有着千山万水般的距离。

片刻后

姜二嘴角忍不住出现一抹微笑,然后缓缓收起手机,双臂怀抱在胸前紧紧的抱住颖儿给他的信封,缓缓靠在身后的座椅上,闭上双眼,希望能在梦中和颖儿相聚。

.....

不知过了多久姜二在睡梦中感到有一只手在自己口袋内摸来摸去,便瞬间睁开眼睛,没有多想立刻抓住这只手,随之站起身来直接将他的手臂背在身后,抬起左掌瞬间将他击倒在地,然后单膝跪在他的背上把他死死的摁在地上。

姜二有个习惯,那就是睡觉从来不睡的跟死猪一样,他睡觉可以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时刻刻都处于警惕的状态,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立刻醒来。

那名被年轻人没有想到姜二会瞬间醒来,当他反应过来之时,就已经被制服,经历长久偷盗的他怎会就这样被抓住,左手立刻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直接顶在姜二腹部。

冷声道,“松手。”

姜二低头看着腹部顶着他的匕首,眼中闪过一道尖锐,左手瞬间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没有丝毫语言直接向上一拉。

咯吱

只听道一阵清脆的骨骼声,姜二直接卸掉他的左臂。

叮铃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顶在姜二腹部的匕首掉落在地上。

“啊~”

这名小偷感到左肩上的疼痛瞬间惨叫起来,他本以为姜二会害怕求全,没想想到他居然不打招呼直接卸下的胳膊,真是个狠人。

随着这名小偷的惨叫声响起,周围熟睡的众人纷纷醒来,只看到一支匕首掉落落在地上,一名年轻人被姜二制服摁在地上。

姜二看着众人不解的神色,开口道,“他就是刚刚偷东西的那个小偷。”

他卸掉小偷的手臂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为了防止他逃跑,其二是就算他逃跑了也很容易找到,一个手臂被卸掉的人很好找。

“什么。”

一名国字脸中年人听到姜二的话大惊一声,立刻走道姜二身边,看着地上被制服的那名年轻人。

姜二看了看这名国字脸中年人,又看向被他制服的小偷讲解道,“他刚刚偷我手机,被我发现了。”

同时心中暗想,看样子是之前自己拿出手机看颖儿照片时被他顶上,不过姜二到是好奇自己的这个手机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为什么盯上自己。

中年人听完姜二的话,立刻拿起小偷身上的背包,开始翻弄起来,不到片刻,便从中拿出一个黑色钱包,“这是我刚刚丢失的钱包,我叫王刚这是我的身份证。”

中年人说话间将钱包内的身份证给姜二看,证明这是他的钱包。

“赶快通知乘务员。”,姜二看向这名年轻人提醒一声,同时认出这名中年人就是刚刚和那个修者起争执的人,还无意打碎了柔儿的骨灰,让那个年轻人起杀意,好在姜二安抚了那名年轻人。

中年人看了看姜二答应一声,“好。”,同时转身准备去通知乘务员。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随之一名大汉走进这节车厢,看着姜二摁着一名年轻人。

中年人看着走来的壮子,指着被摁在地上的年轻人道,“是他,刚刚是他偷了我的钱包。”

“什么。”,壮子微微一惊,立刻走道那名年轻人身边,迅速拿出身后的手铐将那名小偷铐了起来,同时得意道,“刚刚没发现你,你还敢作案。”

姜二看着壮子铐着这名小偷,便放下警惕,慢慢的从他身上站了起来,现在小偷已经被铐住量他也逃不了。

壮子抓着这名小偷,看向姜二微微一笑称赞道,“好样的小伙子。”

王刚拿着从小偷身上撤下的包裹,递给壮子道,“这是小偷偷的东西,你看看能不能找到失主。”

“待会我会用播音喇叭散播,一定物归原主。”,壮子答应一声,同时伸手接下王刚递过来的包裹。

就在这时,小偷趁着壮子松手之际立刻撞开面前的两人,顺着通道向前方的车厢逃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于突然谁也没有注意到,就连被撞开的壮子和王刚两人都没有丝毫准备,当他们反应过来之时小偷就已经撞开他们。

姜二见状大赫道,“前面的,快拦住他。”

小偷既然敢在被铐住的前提下逃跑,那就说明了他肯定有同伙,若是手铐被撬开,在被他的同伴藏起来,就很难抓住他了,而且在狭窄的走道内很难追上他。

随着姜二的大赫,周围的乘客丝毫没有理会他,也没有一个人出手拦住小偷,甚至还有人为小偷让路生怕被撞倒,他们避让还来不及呢哪里敢阻拦,万一被伤到谁负责。

看着众人的反应,姜二心中忍不住一阵失落,这就是人心委曲求全遇事人人躲避,生怕伤到自己的利益。

想到这里,姜二就忍不住心中一怒,脚下一用力,扶着旁边的座位,直接从壮子王刚两人头上飞过,踩着两边的座位,从空中向那名逃跑的小偷追去。

小偷回头看了看追来的姜二,立刻推到身边乘客的包裹,试图阻拦姜二的速度。

当他回头之时,突然一只脚出现在他面前,没有丝毫准备的他瞬间被踹飞,倒在地上。

一名抱着包裹的年轻人,缓缓走道小偷面前,一脸冷意的看着他。

此刻姜二从座位上蹦了下来,落地后直接摁住地上的小偷,生怕他再次逃跑。

姜二看了看那名出手的年轻人,道谢道,“多谢了。”

“不必客气。”,年轻人回应一声。

这名年轻人就是刚刚被误会和壮子王刚两人起争执的修者。

壮子疾步跑到姜二身边,立刻抓住被摁住的小偷,大骂一声,“我擦,还tm敢跑。”,然后像抓小鸡一样将他拽了起来。

李叔从旁边的休息室走出来,看着面前的一幕,问道,“怎么了,壮子。”

壮子立刻看向李叔,讲述道,“李叔,他是小偷,刚刚就是他偷了他的钱包,害我误会这个年轻人。”,壮子说话间看了看走过来的王刚,然后又看向刚刚踹飞小偷的年轻人。

李叔听完壮子的话,看了看这几人,然后又看向被铐住的小偷,指挥道,“把他关在休息室,等到下一站,交给当地警方处理。”

“好,这是小偷的赃物。”,壮子答应一声将手中的包裹递给李叔,然后拉着小偷向休息室走去,同时冷赫道,“老实点。”

被如此制服的小偷也只能安安分分的被带走,再无逃脱的可能。

当壮子带走小偷,李叔看着面前的姜二和那名年轻人夸赞道,“谢谢你们,现在见义勇为的人很少了。”

姜二谦虚一句,“哪里,我只是无意发现他,出手相助而已。”

李叔看着姜二谦虚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看向手中壮子刚刚递给他的包裹,道,“我先去处理这些,寻找失主了。”

“嗯。”,姜二回应一声,看着李叔离去。

站在旁边的王刚看着李叔离去,向姜二和那名出手的青年人道谢道,“多谢你们,丢了身份证我估计都走不出火车站,我要好好的谢谢你们。”

“出手相助罢了。”

“小事而已不必记在心上。”

姜二和那名年轻人纷纷回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