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玄冰寒体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2989字
  • 2020-11-14 16:19:02

冷子矜听到姜二要看自己的体质,立刻伸出如雪白一般的手臂放在姜二面前。

“颜冷若雪,气质如冰,她是玄冰寒体,只要她迈出筑基期着一步就已经离死不远了。”,突然老头子的话传入姜二的脑海中。

姜二听到老头子的话眉头一皱,装模作样的伸手放在冷子矜那如玉一般的手腕上,然后闭上双眼继续向戒指里的老头子问道,“就没有任何办法吗?你不是说自古以来有人度过了筑基期吗?”

“玄冰寒体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玄冰寒体,每当修为上一层体内的寒气就会增加几分,每当修为突破体内的寒气就会完全释放出来,抗住是活,扛不住是死。”,突然一道金光闪过老头子直接冲出戒指空间悬浮在冷子矜周围淡然的观察着她。

姜二立刻睁开双眼,看着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老头子在心中冷冷道,“我要的是办法,能够修练下去的办法。”

“办法是有但前提是要度过筑基期这层关,她若是连筑基期都扛不住,在修炼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而且绝对抗不过开光期那关,等她撑过筑基期这关再来找我,否则就算大真仙也救不了她。”

老头子继续观察着冷子矜,同时将这句话传入姜二的脑海中。

“筑基期这关要怎么过。”,姜二立刻在心中问道。

“第一次发作算是寒气最弱的一次,只要保持意识不被寒气所吞噬就行,但是我先告诉你就算她撑过去也有极大的可能成为废人,因为自古以来凡是撑过筑基期这关后还能正常修炼的人极少,极少。”,老头子说完这句话后直接化为一道金光回到戒指内。

“我是什么体质。”,冷子矜盯着姜二的双眼问道。

“玄,冰,寒,体。”,姜二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玄冰寒体。”,冷子矜微微重复了一句。

“玄冰寒体是绝体,经脉堵塞只是开头,随着修为的增长玄冰寒体就会发作,轻则筋脉尽毁沦为废人,重则被体内的寒气所吞噬,玄冰寒体会随着的突破而触发,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要命,若是停止修炼做个普通人,靠着玄冰寒体还能活个百岁以上,若是继续下去很可能因玄冰寒体而死。”,姜二眉头紧皱神色凝重的向冷子矜解释道。

这些话本来不应该跟她说,但是这是她的事情由她来选择。

冷子矜听完姜二的话后冰冷的神色一怔,脑海中犹如爆炸了一般,她从小埋头辛辛苦苦的修炼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有一日自己的修为能够达到开光期,然后在进入修真门派借助门派的力量来反抗穹文的婚约。

现在姜二跟她说她是玄冰寒体在修炼下去就会死,要她做个普通人,因为她只有做个普通人才能活下去。

“倘若我做个普通人,就会被逼迫着嫁给穹文,成为家族的牺牲品那样还如让我因玄冰寒体发作而死。”,冷子矜盯着姜二脸色一冷坚定的说道。

“既然你如此坚定我就试试,你倘若你撑过这一关我或许有办法让你继续修炼但你要忍受玄冰寒体所带来的痛苦。”,姜二也没有劝解冷子矜什么,这是她的选择自己要做的就说尊重她的选择尽全力帮助她度过这一关。

“只要能够反抗婚约将自己的命运握在自己手中。我任愿意忍受任何痛苦。”,冷子矜一副无所畏惧的神色看姜二。

“我先要准备一些东西,你稍等片刻。”

姜二立刻起身走到空调旁将温度调到最高,然后将门窗全部关闭,又跑到浴室将浴池内打开热水,做完这些姜二回到沙发前坐在冷子矜的身边。

虽说空调和热水不能阻挡玄冰寒体发作时的寒气,但温度应该能够起到一些作用,虽然作用不大。

“我已经准备好了。”,冷子矜神色坚定的看着姜二。

“你和穹文的订婚宴办过了吗?”,姜二看着冷子矜这幅坚定的模样忍不住想起自己,她真的和自己很像,都是为了反抗命运而修炼。

冷子矜为了自己的命运而反抗家族安排的婚约,姜二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反抗穹家和苍家的婚约,他们两人真的很像,唯一的差距是姜二反抗的是两个看似不可对抗的家族罢了。

“没有,只是双方族长商谈答应,还未定下何时准备订婚宴,但离订婚宴也不远了。”,冷子矜微微停顿片刻回答道。

“你倘若撑过这关,你的订婚宴我一定回去,还会送你一份大礼。”,姜二豪言承诺道。

临安市的分部穹家是姜二的第一个目标,所以这场订婚宴是他的开头,对付穹家的开头。

“我很期待你说的大礼。”,冷子矜神色微微一惊。

那天她在湖边修炼,无意中听到姜二跟浅语的话,看来姜二是把临安市的穹家当做第一个目标,反抗穹家的第一个目标。

“暂时保密。”,姜二微微有些神秘的回答道,然后微微停顿片刻继续说道,“现在我为你冲开丹田周围的经脉,你顺势突破至筑基期。”

“嗯。”,冷子矜立刻闭上双眼将腿盘在沙发上。

“我开始了。”,姜二说完话后直接伸手放在冷子矜柔软无比的小腹上,透着单薄的衣衫姜二仿佛感到自己的手放在光滑无比的玉石上一样。

姜二立刻调动体内在真气顺着手掌心向冷子矜的小腹注入,真气进入她的小腹犹如破竹之势一般冲开那些堵塞的筋脉。

“开始突破。”,姜二提醒冷子矜一句后缓缓放下右手,紧张的盯着她的神色。

他没有见过玄冰寒体发作的样子,只是听到老头子说玄冰寒体发作时,体内会涌出大量的寒气,若是抵挡不住就会因此死。

冷子矜听到姜二的话后直接将堵塞经脉中的真气疯狂的向丹田注入,之前她便有突破的感觉只是因为姜二的话被她强行压了下去,此刻真气大量涌入丹田,冷子矜瞬间感到丹田扩增这便是突破的前奏。

突然冷子矜感到丹田出现一股阻力在阻挡着真气涌入丹田。

“子矜你怎么了。”,姜二看到冷子矜的神色有异样立刻询问道。

“有一股力量正在阻挡我突破,我无法对抗。”,冷子矜秀美一皱对抗着体内的那股抗拒力,同时回答姜二。

“老头子这是怎么回事,她应该是轻轻松松就能突破啊。”,姜二心中一紧张立刻向戒指内的老头子询问道。

“看来她的身份不一般,竟然有人为了保护她而限制她突破。”,老头子瞬间冲出戒指空间看着盘腿而坐的冷子矜。

“什么意思。”,姜二迅速在心中问答,此刻冷子矜正在关键的时刻必须打破这道限制。

“简单来说,有人知道她是玄冰寒体而且还在她的体内留下一道限制保护她,防止她突破筑基期引得玄冰寒体发作而死。”,老头子围绕着冷子矜飘了一起同时捋了捋胡须。

“你能打破这道限制。”,姜二看着老头子问道。

“你要做好准备,玄冰寒体第一次发作至关重要,若是能够压制下去她还有些希望继续修炼下去。”

“赶快动手,她现在很痛苦。”,姜二看着冷子矜秀美紧皱的神色急促道。

老头子看了看姜二随手一挥打出一道真气向冷子矜的腹部而去。

正在对抗丹田内阻力的冷子矜瞬间感到这股抵抗力消失不见,没有了阻力,真气犹如流水一般的进入丹田。

突然冷子矜睁开双眼看了看身边的姜二,又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震惊道,“我突破了。”

随着冷子矜的突破姜二瞬间感到房间内的温度正在迅速下降,此刻空调释放的暖气已经是三四十度,但丝毫不起作用。

“玄冰寒体开始发作了。”,姜二看着冷子矜逐渐苍白的脸色眉头一皱。

“我,我,我好冷。”,冷子矜颤抖的抱住自己。

就在她正在享受突破的喜悦之时,突然感到由丹田的位置散发出阵阵寒气向全身上下散去,让她瞬间感到如身在万丈冰窟一般。

“你必须坚持下去,这才刚刚开始。”,姜二安慰一句,想都没想直接将冷子矜拥抱在怀里希望借助自己的体温给她一丝热量,可是姜二感到冷子矜就像一块千年寒冰一般,刚刚拥抱着她就感到自己身上的温度继续下降。

“我,我,我好冷,好想睡。”,冷子矜紧紧的抱着姜二颤抖的回答道。

“你,你不能,不能睡,睡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姜二此刻也被冷子矜身上的寒气而影响,也是颤颤抖抖的声色。

“可,可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冷子矜双眼紧闭躺在姜二怀里。

此刻冷子矜感觉体内的寒气冷的彻骨透心,好像要将自己的意识也冻住一样,让她感觉自己正在慢慢消失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