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同病相怜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2057字
  • 2020-11-14 16:06:19

姜二走出刚刚的那节车厢,走到毫无一人车厢的接头空处,站在车门前看着外面飞速而过的霓虹灯和繁华的城市,忍不住叹了口气。

同时心中暗想道,颖儿不知现在可好有没有再次为我哭泣,你放心五年后哪怕我还是炼气后期的修为,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死,我也会回来找你。

想到这里,姜二眼中忍不住出现一道杀意,低声开口道,“穹远,待我终有一日起,定要你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这一切都是因为穹远,颖儿的未婚夫,一个卑鄙至极的小人,他曾经用诡计陷害姜二,把他的住处摆弄的像刚刚做过爱一样,然后让一名女子潜伏在姜二的住处,一口咬定姜二跟她发生了关系,说什么睡了就不想承认,还ps了很多姜二和那名女子不堪入目的照片。

最后因为颖儿对他的信任,穹远的诡计终被识破,也就是从这之后,穹远将这件事情传给颖儿的家人,他们得到消息后立刻将颖儿关了起来,然后派人警告姜二,穹远同时也派人追杀姜二。

在颖儿答应五年婚约,以死相逼的前提下,她的家人撤销对姜二的警告。

穹家的警告虽然撤销了,但是穹远却依旧派人暗下追杀姜二,他知道姜二不死苍蓝不会归心。

突然一名年轻人满脸沉重的走道姜二身后。

姜二感到身后有人,缓缓转身看到刚刚的那名年轻人站在他的面前。

年轻人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姜二,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姜二面前,磕头道,“师父,请收我为徒。”

姜二看着面前向他跪拜的年轻人一脸疑惑,停顿片刻后,立刻强制将他扶起来道,“我也就是一个小修,谈何收徒。”

年轻人被姜二强迫的扶了起来之后,看着他回应道,“你修为比我高。”

听到青年人拜师的缘由后,姜二忍不住苦涩一笑道,“修为高,我不过是炼气后期罢了,又能教你什么呢。”

修真分为练气,筑基,开光,融合,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九大期,前三期又分初期前期中期和后期,从融合期后增加一个巅峰期。

年轻人没有理会姜二的话,开口道,“你先听听我的过往。”

姜二道,“恭听。”

年轻人走道姜二身边,和他一同看着外面黑暗的夜景道,“我和柔儿在京都相遇,我们的相遇就好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样。”

“她当时被人追捕受了伤,我误打误撞的救了她,经历半月的相处和了解,我们两人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知己,深知对方的心声,仅仅只是一个神色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在没过多久我们两人相恋了,那时我才知道世间有修真者,她教我修炼,向我讲述修者的种种,和柔儿相处在一起的一个月内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

“可惜好景不长,那天追捕她的那些人找到了她。”

“柔儿告诉我她是合欢派逃出来的童女,生来就是修者的补品,就在献身之时她逃了出来。”

“那些人发现她的时候柔儿把身体给了我,所以我才有了练气初期的修为,然后她为了让我逃走,跟那些人厮杀最终柔儿败了,她苦苦的求着那些人原谅她放她走,可是那些人就像恶鬼一般,丝毫不理会。”

“柔儿看他们无动于衷知道自己会被带回去,若是被门派里的人被发现她已经失身,就会承如地狱一般的折磨,所以她选择了自杀。”

年轻人说道这里已是双眼通红,脸上尽是愤怒和不甘之色,微微停顿片刻后年轻人继续说道,“当时我就在旁边的草丛内看着柔儿自杀,却只能咬牙隐忍,我知道要是冲出去就辜负了柔儿的一番苦心。”

“当柔儿自杀后,他们依旧没有放过她,将她的尸体抛入大海,我当时在海里拼命的寻找,最终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找到了柔儿的尸体,我紧紧的抱住她,然后陷入了昏迷,当我醒来之时,发现被捕鱼的渔夫所救下。”

“然后我将柔火化,带着她回临安市。”

年轻人说完这些眼中的泪水已经忍不住,顺着他那不算俊俏的脸庞流了下来。

姜二忍不住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哥们节哀顺变。”

这个年轻人和他也算是同病相怜,不过他算是幸运的还有机会虽然很渺茫,而这名年轻人口中的柔儿已经永远也回不来了,这件事情要是放在姜二身上,他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也难怪他刚刚会起杀意。

“所以我要变强,我要为柔儿报仇,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绝不退缩。”,年轻人看着安慰自己的姜二,眼中尽是坚毅之色。

姜二看着他眼中的坚毅之色发现他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无奈道,“我和你也算是差不多,我都不知道我五年后会怎样,甚至不知道我会不会活过明天,谈何收徒。”

姜二知道穹远派的那些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再次找到他,他若是不死穹远那个小人一日不会安心,想来他不过是一个孤立的孤儿,让穹远如此在意实在是可笑。

年轻人微微思考片刻,询问道,“什么意思。”

“呵呵。”,姜二无奈一笑,看着窗外的夜景,忧伤道,“我和你差不多。”

“什么,你也是....”,年轻人看着姜二忍不住惊讶道。

姜二满脸惆怅的看着窗外,讲述道,“我和她的身份不同,我是孤儿一个小修者,她是大家族的小姐未来的继承人,而且她还有未婚夫,她为了保护我答应了婚约定在五年后,可是她的未婚夫却不放过我一直派人追杀我,我也就是刚刚逃出京都。”

“所以我还不知道我以后会怎样,何谈收徒,而且我不过是炼器后期而已,能教你的有限。”

年轻人听完姜二的话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呆瑟随之问道,“你打算怎样。”

姜二眼中带着坚毅之色,握了握拳头道,“在着五年内,我一定要修炼成长,待五年后,哪怕是炼气期的修为我也会回去,绝不负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