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拒绝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2983字
  • 2020-11-14 16:18:55

“爸,这是谁啊。”

突然从旁边半圆形的楼梯上走下来一名女孩,边走边向王刚问道。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姜二看向那名走下来的女孩。

梳着长长的马尾辫半散在身后,齐刘海下是一双如画一般的墨眉,大大的眼睛带着灵气仿佛能够看穿了的心底一样,小巧的鼻子透漏着秀气之色,鹅蛋型完美无瑕的脸蛋看起来就像一个萌系女孩,如玉若雪般红嫩的肌肤,穿着一身清凉简约的粉色休闲服,搭配着她那纤细的身材显得朝气蓬勃。

走路时双手背在身后看起来非常的乖巧可爱,最为符合气质的是她的声音,听起来清雅无力,温尔儒雅,还有几分卖萌的音色。

“萌萌,这位就是救.....”

“咳咳。”,姜二听到王刚要向浮萌说是自己救了她,便立刻咳嗽两声打断他。

“咦,这不是今天新来的同学姜二吗?”,浮萌走到沙发旁边看着姜二惊奇一声。

“你是?”,姜二看着面前的浮萌装作一副不认识模样问道。

“你好,我叫浮萌,我们是一个班的。”,浮萌乖巧的伸出手向姜二说道。,

见状姜二便站了起来,礼貌性的和浮萌握了握手,同时说道,“我叫姜二,刚刚转到拓文大学没有认出你请见谅。”

只是简单的握了握手姜二便松开了,只感刚刚他的手中握不是手而是棉花一般,柔若无骨,丝滑细嫩。

“萌萌,姜二我们坐下说。”,王刚看着站着的两人说道。

随着王刚说完姜二便和浮萌坐在他的两边。

“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姜二看着面色稳重的王刚。

“那么我也不拐弯抹角的了,我想要让你当浮萌的保镖保护她的安全。”,王刚一脸严肃的看着姜二直接说出他的打算。

“啊,给我找保镖干什么啊。”,浮萌一脸疑惑的看着王刚问道。

同时心中暗想,姜二不过是一个学生而已能有什么能力,再说了她又不想要什么保镖。

“萌萌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很是担忧,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给你找个保镖保护你,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王刚一脸严肃的看着身边疑惑的浮萌,带着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

“哼~”,浮萌立刻嘟着嘴哼了一声,也没有争执什么。

“当保镖,王伯父你太高看我了,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而已,那有什么能力保护大小姐,万一失职反而害了大小姐,王伯父不如找那些人,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姜二笑了笑同时摇了摇头说道。

其实姜二不是拒绝,而是他真的没有这个实力,而且他也不想当什么保镖,这样只会影响他的修炼速度,增加麻烦而已。

“不,你先别着急拒绝,只要你同意随时都可以来找我。”,王刚并没有在劝什么。

其实王刚知道从修者之中找保镖,可以找到修为更高的,甚至是筑基期,开光期,找只要花钱就能找到。

虽然他对钱根本不在乎,但是心性优良的修者却很难寻,可以从一个人的行为以及谈吐中看他是否是心性优良的修者,但是难以看他出是不是伪装,正所谓画人画心难画骨。

而姜二却是属于那种心性优良的修者,无论是从言行还是从内在都可以肯定他是一个心性优良的修者,这种人可遇不可求。

“王伯父,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还请您另寻高明。”,姜二想都没有想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拒绝道。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你拿着想好了或者是遇到难处了都可以找我。”,王刚立刻随着姜二站了起来,同时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用金子铸造的纯金名片递给姜二。

“王伯父,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姜二看着金色的名片再次拒绝道。

“一张名片而已你就收下吧,无论用到用不到,也算是一条路。”,王刚强行将名片塞在姜二手中。

“那么我告辞了。”,无奈之下姜二只好收下这张纯金名片,然后随眼看了看这张名片,背面刻着一个三脚鼎写着鼎天集团四个大字,正面刻用毛笔字刻着王刚两个字,笔锋有力带着十足的力道。

“嗯,记得遇到难处就打这个电话,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必如此坚守初心。”,王刚看着离去的姜二同时说道。

姜二听到王刚的话微微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王刚和浮萌,然后转身向大门外走去,同时心中暗想,若不坚守初心岂不是忘了初心。

“爸,你说的怎么跟玄学一样,听不懂啊。”,浮萌看着姜二走出大殿,向身边的王刚问道。

“哈哈,这些你不必懂。”,王刚转身看着身边的浮萌大笑一声。

“哼又不告诉我。”

.......

姜二走出大殿看了看周围寂寥的夜色,然后走下台阶顺着这条道路向前方走去。

突然不知从哪里走出一名老者挡在姜二的面前。

“前辈。”,姜二立刻向忠管家抱了抱拳。

“你拒绝了他的请求。”,忠管家缓缓问道。

同时心中疑问一句,此人居然能够抵挡金钱和权利的诱惑,在现代的修者之中,不为名利而动的人实在是难寻。

“我自知自己几斤几两,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姜二摇了摇头回答道。

“你所了解的修炼是什么?”,忠管家的神色没有任何动容,再次问道。

姜二微微一愣停顿片刻回答道,“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

“稳扎稳打,那就是等于埋头苦修了。”

“没错,这是最基本的道理。”,姜二看着炯炯有神的忠管家。

“最基本的道理?最基本的道理是在险境之中修炼,没有险境就没有机遇,没有机遇何谈突破,人的潜力都是在困境中激发出来的修者也不例外,在困境和危险之中修者才会有所感悟。”

“你知道众多修者为何最容易卡在练气后期吗?”

“因为他们的情况就像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没有勇气去尝试危险,更加不敢尝试危险,所以才会卡在原地迟迟不能突破。”,忠管家就像一个师傅一样向姜二喋喋不休的讲述着众多修者卡在练气期的原因。

“我有办法突破炼气期,前辈说的那些险中求突破我都懂得,但是我还是要按照稳重的来。”,姜二立刻反驳一句。

在无数个梦境之中的那名年轻人化解了无数次险境,所以姜二懂得不少。

“哦,看来你有着非凡的经历。”,忠管家微微一惊认真道。

“我的经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在我没有成长成型之时,我不会漏出任何锋芒。”,姜二生怕他起疑心便立刻回答一句。

其实姜二不敢答应王刚的请求是有原因的,他在五年后必须要回去,所以他知道自己肩膀之上背负着什么,他背负着颖儿对他的期望和希望,所以姜二才不敢冒险当浮萌的保镖。

“虽然不知你是如何了解险境,但是别人的险境自己是领悟不来的,那怕是身临其境也无法领悟他人的险境。”,忠管家语气有些沉重的向姜二说道。

“可是我冒不起任何险,我知道自己肩负着什么,还请前辈见谅。”,姜二凝重的看着忠管家,依旧不答应当浮萌的保镖。

这个职位在他人眼里是求之不得的,单凭浮萌的美貌以及身份,就能让多少人争着抢着当她的保镖,但是在姜二眼里却没有这样的想法。

“既然如此我也不在劝你了但是你若回心转意,随时都可以再来。”,忠管家点了点头也不在劝姜二什么。

同时在心中喃喃道,他会肩负着什么重任,给浮萌当保镖是多少人想而得不到的,放在他面前他却拒绝。

那天王刚让他查姜二的身份,当他查到姜二是个修者之后就不在查了,因为他知道修者最忌讳的是什么。

“前辈我先告.....”

嘟,嘟,嘟

姜二话还没有说完就停了下来,用僵硬的动作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眉头一皱。

从来没有任何人会给姜二打电话,因为他没有任何朋友。

几秒犹豫之下姜二缓缓按下接听,然后放在耳边。

“姜二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来临安市东山的断风崖。”,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浑厚的声音。

“什么,你是谁。”,姜二立刻紧张的问了一句。

“你若是不来那么这个小美人我们就不客气了。”

“你们是谁快放开我,我要报警了。”

“让她安静点。”

“啊~”

“是浅语,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她。”,姜二神色一动凝重道。

在刚刚的两道声音中姜二听到了浅语的声音,也就是说浅语被人抓了起来。

“不要废话,半个小时来不到断风崖,就别怪我们对这个美人做出什么残忍的事了,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电话那头的中年人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掉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