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冷子矜的命运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3019字
  • 2020-11-14 16:18:50

姜二脸色缓缓变得严肃起来,盯着容颜若雪的冷子矜沉重道,“话虽如此,但是你周身穴道堵塞的真气早雄厚,以你炼气期的修为根本无法一下吸收,若是强行将这些浓厚的真气引入丹田,虽然不会爆体而亡,但是也对丹田有害可能会撑爆丹田,丹田若是被毁你心中清楚是什么结果。”

冷子矜听完姜二的话,娇躯一颤,脸色有些惊慌道,“要怎样才能吸收这些真气而不伤丹田。”

她知道丹田被毁就意味着失去修者的身份,若是没了修为就只能按照家族的安排嫁给穹文,就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从小冷子矜就跟那些朋友不交流,十七岁那年得知自己被安排嫁给穹文后,她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内拼命修炼,为的就是有一日能够反抗家族的安排,从而掌控自己的命运。

“你不必惊慌既然我们是朋友,我就会帮助你。”,姜二立刻安慰惊慌的冷子矜一句然后继续说道,“现在只剩下丹田周围堵塞的穴道没有被冲开,那么就用这些堵塞的穴道来挡外围浓厚的真气,我在堵塞在丹田周围的穴道内为你打开一丝细缝,你用这一丝细缝将丹田外围浓厚的真气引入丹田慢慢的消化。”

“这样下来不到三天你就能够将这些浓厚的真气完全引入丹田,若不出我所料你在这三天内绝对会突破炼气期到达筑基初期,等你吸收完之后,准备突破时我在为你冲开这些堵塞的穴道。”

冷子矜听完姜二的话脸色慢慢恢复了一些,看着姜二那不算帅气的脸庞道谢一声,“谢谢你。”

姜二看着道谢的冷子矜微微一笑淡然道,“得我相助即是你的机缘,而我能交你这个修者作为朋友即是我的机缘。”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

姜二站起身来走到冷子矜的面前,“我为你在堵塞的穴道内打开一丝细缝。”

“好。”,冷子矜回应一声继续盘腿而坐。

姜二看着盘腿而坐的冷子矜,有些尴尬的说道,“在丹田处,所以还要像刚刚一样。”

“嗯~~”,冷子矜有些害羞的回答一句,然后伸手解开扣子。

姜二看着害羞的冷子矜提醒道,“不必解开扣子,我只要点在丹田处就行了。”

随着姜二的话,冷子矜缓缓站在姜二面前羞的低着头也不敢直视他。

“我开始了。”,姜二说完后,伸出食指点在冷子矜的小腹上,然后调动真气顺着食指向她的丹田内而去。

在堵塞的穴道内冲开一丝细缝及其容易不到片刻姜二就完成了。

“好了,你先试试能不能通过这个细缝,将外围的真气引入丹田。”,姜二放下手指看着低头着的冷子矜提醒道。

“好。”

冷子矜说完后立刻坐在旁边的石凳上开始修炼起来。

片刻后

冷子矜缓缓站起身来,满脸感激的看着姜二道,“谢谢你。”

她之前无论如何修炼都难以将真气引入丹田,就在姜二为她治疗一番后,竟然真的像他所说一样,这样的话三天后她不就可以突破炼气期到达筑基期了。

“你有没有带笔,我为你写下几味中药,煎熬服用这样有利于修复那些损伤的经脉,虽然没有伤到太多经脉,但是修者最忌讳的就是隐伤,万一发作那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姜二看着满脸感激的冷子矜问道。

“笔,我从来不带这些的。”,冷子矜回答一声,微微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既然你在拓文大学上学不如等明天我找你。”

姜二点了点头回答道,“也行,对了我跟浅语一个班到时候你找我。”

“什么。”,冷子矜微微一惊,微笑着说道,“看来我们不只是朋友,还是同班同学。”

“那么巧。”,姜二也惊讶一声,没有想到冷子矜也在浅语班里真没想到。

“现在我能问一些话吗?”,姜二脸色微微有些严肃的看着冷子矜问道。

随着姜二的话音刚落,冷子矜的神色慢慢变得僵硬起来,然后变成一脸悲伤仿佛是想起了什么过往一样。

“现在都已经是半夜普通修者根本不会如此努力,你为什么如此努力修炼,还有你身上堵塞的经脉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据修者强悍的体质,除了外界原因之外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姜二开始喋喋不休的说出心中的疑惑。

“我的故事还要从十七岁那年说起。”,冷子矜说话间缓缓走到凉亭边缘的栏杆旁。

姜二看着冷子矜的背影,缓缓跟在她身后与她一同趴在栏杆上看着凌波起伏的湖面。

“那年临安市的穹家家想要统一临安市的几大古老家族,不断向几大家攻击然后吞掉他们,冷族当时冷家还能在几大家族中自保,家族的几大长老为了于临安市的穹家交好,打算把我许配给穹家的穹文,希望讨好他们能够免受波及。”

“而穹家的穹文也看上了我的容颜,于是在我不同意的处境下被安排了婚约,我当然不愿意嫁给穹文,只有努力的修炼在修为上有所成就,只要能够进入修真门派,我就能够借助修真门派的力量摆脱婚约。”

“所以我自从十七岁那年起,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拼命的修炼,从不与人亲近。”

冷子矜说完这些话,眼中带着坚毅之色看向姜二。

姜二和冷子矜对视,微微说道,“难怪你被称为冰霜美人,原来如此。”

同时心中暗想道,还真巧这里居然也有穹家,那么就从这个穹家开始,不过她的经历和颖儿倒是有些相似,都是被家族当做牺牲品定下婚约,而她们都一样的坚强全力抵抗。

“至于经脉堵塞,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还是从我刚刚踏入练气后期出现的症状。”,冷子矜一脸疑惑的回答一句。

自从她踏入练气后期,就莫名的遇到这种情况,因为是修者她也没有在意这些,一直注重修炼,但自从这种情况出现后,无论她怎么修炼修为一只是寸步不动。

姜二听完冷子矜的回答,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单手托着下巴沉重道,“这就奇怪了,修者身体的强悍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这种经脉堵塞的情况。”

想着想着,姜二突然想起梦境内那个年轻人遇到的事情,那么冷子矜是不是也有什么特殊的体质呢,若是没有外界原因影响,那么问题就出在她的本身。

“你能让我看一下你的身体吗?”

冷子矜立刻向后退了一步跟姜二拉开距离。冷眉一皱微怒道,“你居然是这种人。”

她本以为姜二是一个心性正直的修者,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

姜二说完后之后,感觉有些不对劲立刻改口道,“不是你误会了,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想要看一下你的体质,一时激动说错了。”

冷子矜听完姜二的解释后,脸色微微恢复一些放下心中的警惕,回答道,“体质,要怎么看。”

“额。”

姜二脸色一僵,想起自己不是梦中的那个年轻人,根本不懂得如何看体质。

“怎么了。”,冷子矜看着表情僵硬的姜二,立刻问道。

姜二尴尬的挠了挠头回答道,“这个,我好想不会.....”

“呵呵。”

冷子矜看着姜二这幅逗的模样立刻掩嘴而笑,没想到姜二那么有趣。

冰山美人一笑,美的就像天边的晚霞一般。

姜二看着笑的花枝颤抖的冷子矜,微微说道,“要不等以后我知道怎么看体质在帮你看吧,毕竟堵塞经脉不是小事。”

既然不是外界原因导致冷子矜经脉堵塞,那就是她的自身体质导致的,应该是她的修为到达练气后期引起体质里的什么东西才会在这个时候堵塞经脉。

“好。”,冷子矜缓缓停下大笑回答一句。

也许姜二不知道,他是第一个见到冷子矜笑脸的人,自从十七岁那年后冷子矜一直是面无表情,一脸冷冷的样子。

“这几天你不必在拼命修炼,只要将那些真气引入丹田就好。”,姜二看着笑如仙子的冷子矜提醒道。

“嗯,谢谢。”

“对了,你和穹文的婚约定在什么时候。”,突然姜二很不自然的问了一句。

随着姜二话音刚落,一脸笑意的冷子矜脸色慢慢变得有些冰冷的回答道,“两年后也就是我二十一岁的生日那天,只不过还没落定。”

“两年足够了。”,姜二看着冷子矜微微一笑道。

“什么足够了。”,冷子矜一脸不解的反问一句。

姜二一脸笑意的盯着如雪莲一般的冷子矜,停顿片刻凝重道,“在两年内,我绝对有把握让你到达开光期,甚至金丹期。”

“什么怎么可能,开光期金丹期一般修者一生都难以达到,两年怎么可能。”,冷子矜立刻和姜二对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姜二嘴角邪魅一笑道,“放心吧,穹家而已,两年后我能让你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去对抗穹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