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校长?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3039字
  • 2020-11-14 16:18:47

姜二却丝毫没有理会这些人异样的眼光和议论,带着浅语走到办公楼内,立刻松开她丝,滑细嫩柔若无骨的玉手,解释道,“我看你有些讨厌前程,此举只是让他死心并无他意请见谅。”

浅语脸颊上瞬间布满红霞,低着头也不敢看姜二弱声回答道,“没事。”

姜二看着浅语低头不语害羞的模样,心中一颤,颖儿害羞时也是这幅模样,若不是两人相貌不同姜二真的把面前的浅语当做颖儿。

“走吧我们去....”

“神医。”

突然姜二还未说完话,一道惊喜若狂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出,一名年迈的老者竟然拿着拐杖,三步化作两步直接跑到姜二面前一把拉住他的手,仿佛找到失散的亲人一样激动。

姜二挠了挠头满脸疑惑的看着这名激动的老者问道,“你是?”

“神医你忘了,你在火车上救了我,当时我癫痫犯了,你用针扣胸针之类的东西救了我。”,老者紧握着姜二的右手,讲解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犯病的老大爷,对了你去看医生了吗?”,姜二认出这名老人后立刻关心道。

“多谢神医关心,当我到达临安市就去看了医生,医生说我的病只比较轻,现在已经好了。”,老者看着姜二认出他后立刻回答道。

姜二看着这名老者也不像普通人,便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对了,我忘了解释自己,我叫严行是拓文大学的校长。”,严行拄着拐杖满脸淡然的向姜二介绍自己。

“什么,你是校长不会吧,那你怎么坐火车还是硬座。”,姜二立刻表示不相信,堂堂拓文大学的校长怎么可能去做硬座火车。

“我之前在铭文大学有些事情办理,然后准备回临安市没想到当天的机票已经售空,只能选择火车对于我来说,坐什么都一样只要能到临安市就行。”,严行捋了捋不长的胡子向姜二讲述着缘由。

站在姜二身边的浅语看到这名老者有些眼熟后,在心中暗暗说道,“原来是严校长,我说当时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对了,严校长当时在火车上救你的人并......”

“姜二你不是办理转学手续吗?”

“刚好严校长在这里。”,浅语知道姜二想要什么什么,直接开口打断他的话。

姜二看着身边的浅语微微一惊,满脸疑惑的说道,“是啊。”

同时心中暗想道,浅语真是心地善良,做好事不留名到这种地步,在这种处处唯利是图的社会中她竟然有如此心性实在是不错,称得上是心性优良。

“办理转学手续,你是?”,严校长看着姜二微微疑问一声,他根本的注意力根本没有在姜二的话上,反而听到了浅语说姜二要办理转学手续。

“忘了说了,我是京都铭文大学的学生,想要转到拓文大学,不过.....”,姜二说到这里瞬间语塞,根本不知自己下一句要怎么说了。

自己匆匆逃离京都什么东西都没有带,难道单凭自己的片面之词就能让严校长相信自己是铭文大学的学生吗?

“不过什么?”,严校长看着纠结的姜二立刻询问道。

“能够证明我是铭文大学的任何证件我都没带。”,姜二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我让人查一下名字然后把资料调过来就行了,只要你是铭文大学的学生肯定有资料的。”,严校长挥了挥手表示这根本不算事。

“那好多谢严校长了。”,姜二满脸感激的看着严校长道谢一声。

“你们两个叫我严爷爷就行了,不必喊我校长。”,严校长看了看姜二身边的浅语,又看向姜二安排道。

“那好,多谢严爷爷了。”,姜二再次道谢一声。

“对了,我把你安排在浅语班里吧,你初来乍到恰好跟浅语认识,由浅语带着你熟悉一下环境。”,严校长双手持着拐杖,向浅语说道。

同时心中暗想道,初来乍到就和美人榜上的第三名古韵美人交了朋友,浅语可是那种心性纯朴的人,跟那些虚伪的人交流不来,也就是说姜二此人心性优良,这样也好。

姜二不自主的看了看身边的浅语,又看向严校长回答道,“严爷爷多谢了。”

“嗯好了,我去办理这件事,浅语你带着姜二在校园里熟悉一下,他毕竟是刚刚来到这里。”,严行说完后后直接拄着拐杖转身慢步离去。

就在严行转身之时一名身材苗条纤细似助理的女子从旁边跑到严行身边,搀扶着他向电梯口走去。

姜二看着严行的背影,忍不住微微一笑,自己正愁怎么进入拓文大学,没想到被他解决了,不过这样正常因果循环的道理罢了,自己在火车上救了他种下因,此刻有缘遇到严行,而他在自己忧愁时帮助了自己,这就是果。

因果循环牵扯种种是非。

浅语看着严校长离开后,转身向身边的姜二急促问道,“姜二,你怎么没有带能够证明自己的资料呢,要不是巧合下救下严校长,你就算能够证明你是京都铭文大学的学生也进不来。”

怪不得姜二刚刚让自己先去忙,没想到他是没有带任何资料。

姜二转身看着关心自己的浅语,微微一笑略有悲伤的回答道,“这件事情有些长,还要从我的女朋友说起。”

想到还在京都的颖儿姜二忍不住心中一痛,她为了自己被迫跟穹家的穹远订婚,此刻她应该在担心自己吧。

浅语看着神色变得悲伤的姜二,脸色微微一怔说道,“姜二我带你在学校里走走,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

“嗯,边走边说。”,姜二点了点头随着浅语的步伐,走出办公大楼。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浅语带着姜二走在道路上,同时向他问道。

“她...”,姜二刚刚开口瞬间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她心地善良,羞涩如处子,美若天仙,就像不食人烟火的仙女一样。”

浅语听着姜二的描述,想了想问道,“她不是平凡人家吧。”

听着浅语疑问,姜二微微停顿片刻道,“没错,她是京都大家族的小姐,也是这个大家族的继承人。”

当时姜二的修为在高点,能够震慑一方就不会像现在如此落魄的逃离京都,颖儿就不会为了自己被逼的于穹远定下婚约,想到这里姜二心中瞬间出现一股悔恨,恨自己无能连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还要她为自己担心。

浅语看着姜二难过的神色,不自主的伸出玉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轻声细语安慰道,“姜二,能够跟我讲讲吗,压抑的事情憋在心中会很难受,多一个朋友倾诉也是一件好事。”

姜二看着身边安慰自己的浅语,忍不住心中微微好受一些,有些无力的回答道,“好,”

“走我带你去后山哪里没人,你可以释放出心中的压抑。”,浅语说话间直接带着姜二向学校的后山走去。

随着周围路人的震惊,惊讶,及议论声,浅语丝毫没有理会直接带着姜二走到无人的后山。

拓文大学的后山异常的大,可以说是一个景点,飞流而下的瀑布,耸立而起的高山,宽阔的湖泊,郁郁葱葱的树林,等等。

浅语带着姜二走到湖边的凉亭内,趴在栏杆上看着凌波起伏的湖面,轻声向姜二说道,“你是什么原因离开了京都。”

姜二也随着浅语一同趴在栏杆上看着凌波起伏的湖面,有些沉重的回答道,“她的未婚夫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派人追....教训我,被迫之下我只能离开京都。”

姜二也没有说穹远派人追杀他的事情,毕竟杀人,对她这种普通人家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那么你的女朋友是什么态度。”,浅语像一个爱情分析师一样向姜二问道。

“颖儿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她和穹远的婚约是两个大家族之间的连接点,在她未出生前颖儿的爷爷就为她定下婚约,这些年也没落定婚约。”

“没想到在我们两个相恋之时,她的婚约被落定,当时她为了让穹远派的那些人放过我,在万般悲伤下答应了订婚,然后我在当天急匆匆逃离京都,就在我逃离京都时穹远还在派人追捕我。”

姜二说完这些话,眼中已经是通红,用力的锤了一下旁边的柱子。

他逃离京都时,心中可谓是千刀万剐般痛苦,自己最爱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答应别人的婚约,自己对此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进订婚的殿堂,就连带她私奔的能力都没有,当时姜二真想拼了命也要带走颖儿,若不是颖儿的一番劝解他的话姜二早已被抓到。

不过老天也算公平,五年后他还有机会,唯一的一次机会。

浅语脸色一惊迅速问道,“她是什么家族。”

“她叫苍蓝是京都苍家未来继承人,她的未婚夫叫穹远是京都穹家的继承人。”,姜二的声音有些哽咽的回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