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熟悉的梦境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2652字
  • 2020-11-14 16:06:18

“呼~”,这名女子闻言呼出一口气,仿佛放下了肩上的担子,微微一喜道,“太好了,姜哥哥终于逃出去了,这样以来他就安全不少。”

这名丫鬟微微有些犹豫道,“小姐。”

“小莲,怎么了。”,女子立刻向丫鬟问道。

“哎~,穹远派的那些人还在追杀他,现在要做的是如何让穹远撤掉那些人,否则他终日处于在危险的处境中。”,小莲叹了一口气提醒道。

女子微微停顿片刻,缓缓说道,“我知道,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小莲一脸焦急的问道,“可是现在老爷把你关在房间里,你现在是寸步难行,而且也不理会你,就连我进来也只能是送饭的时间,你被困在这里又能怎样。”

微想片刻,女子突然灵光一动,向小莲问道,“对了,爷爷回来了没有,爷爷最疼我了,只要我求求爷爷他一定会答应警告穹远,让他撤掉追杀姜哥哥的那些人。”

“量穹远有再大的胆量,也不敢违背我爷爷的话。”

小莲一脸担心的模样回答道,“可是族长还要几天才能回来,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到族长回来。”

“放心吧,姜哥哥不是一般人他一定能撑几天,而且那些人还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肯定要找一段时间,只要爷爷回来姜哥哥就安全了。”,女子一脸相信的说道。

“放心吧小姐,他那么聪明而且还不是一般人,肯定没事的。”,小莲也随着小姐说道,同时心中暗想道,他不是一般人,可是穹远派的那些人也不是一般人,只能看姜二不能把撑到族长回来,只要族长发话量穹远有多大胆量,也不敢乱来。

.......

火车上

时间飞过

不知不觉已是入夜,姜二紧紧抱着胸口的信封,看着窗外飞速而过的霓虹灯,将身子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慢慢的进入微眠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姜二在梦境之中看到这一幕。

即将落山的太阳,晚霞洒在大地的表面,将整个地面衬托的生机蓬勃,本来这是一幕盛世的景象,可是周围那山河断流,大地崩塌,血流成河,残尸遍野,风起云涌的景象,打破了这里和蔼的模样。

一名看不清容颜的女子,散发披肩的悬浮在万丈空中,在她周围缭绕着黑色而死寂的黑气,好似死神降临一般。

一名气质非凡,面貌威严的中年人,悬浮在这名女子面前,挥起手中的三尺青峰,大赫一声:“杀了她。”

“她今日必死。”

“上,杀了她。”

另外几名悬浮在女子周围的年轻人,纷纷随着中年人大赫一声。

然后同时挥起手中的神兵利刃,指向那名女子,随同着那名中年人一同向这名女子攻去。

姜二犹如幽灵一般悬浮在空中,站在这片战场一旁,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好像对面前这种震撼人心的场面免疫了一样。

随着面前这些人的攻击,散发出刺眼的光芒,姜二不自主的用手遮挡住双眼,这种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梦里。

姜二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梦境和他有什么关系,但他冥冥之中感到这幅场景好像和他有所关联一样,就像经历过一样,但是梦境里那些古人的建筑根本不是现代。

其实他还是从梦境之中学会的如何修真,说出来或许没有任何人相信,梦境中发生的一切姜二都历历在目,好像是自己经历过的一样。

之前梦境内出现一名年轻人修真,于是他就跟随着这名年轻人学会修真,还有一次梦到这个年轻人在行医,然后他就不自主的懂得了穴位,梦境内发生的一切好像在教他一样。

只要姜二看过梦境里发生的事情,就会牢牢的记住,哪怕从梦中醒来也会记得,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快抓住他,就是他偷了我的钱包。”

“我没有偷你的钱包,不是我。”

“还说不是你,刚刚只有你站在我身边,我感觉口袋一动然后就看到你,还敢狡辩。”

突然几道激烈的争执声传出,姜二瞬间消失在梦境之中,被吵醒的姜二忍不住眉头一皱,一副很不爽的样子,伸手揉了揉眼角,然后缓缓睁开双眼看到距离他只有一个座位距离的地方。

一名国字脸的中年人,紧紧的抓住一名身材消瘦,怀里抱着一个包裹的年轻人,不停的大喊大叫,根据他喊叫的话语来分析,他认为这名身材消瘦的年轻人偷了他的钱包,身材消瘦的年轻人却不承认。

随着这两人的争执,周围的乘客纷纷看着他们,丝毫没有一个站起来出手劝架,都是以看戏者的身份看待这件事情,不过这也很正常现在的人心亦是如此。

国字脸中年人,抓住身材消瘦年轻人的衣领,用力的摇晃了两下冷冷道:“我告诉你,赶快给我拿出来,这事就当没发生过,我这人大度,不想多事。”

身材消瘦的年轻人,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包裹,弱声回应道:“我说了,我没有偷你的钱包。”

“哼,还敢狡辩。”,国字脸中年人冷哼一声,一副在理的模样道:“你说你没偷,敢不敢让我搜一下,这样就能证明你是不是清白的。”,中年人说完话就伸手向年轻人怀里的包裹抓去。

根据这名中年人嚣张的气势来看,他应该是事业有成的人否则普通人不敢如此嚣张动手去搜别人。

年轻人看到中年人伸手立刻转身闪躲,同时冷冷道:“我说了,我没有偷你的钱包,没有就是没有,你不要逼人太甚。”

“呀,小子脾气不小啊,偷了东西还那么理直气壮,今天我非要搜了,看你怎么着。”,中年人说完话一把拉住这名年轻人,然后再次伸手向他怀里的包裹抓去。

年轻人的双臂,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包裹,低声道:“不要逼我。”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两人争执时,从通道前方传来一道粗壮的声音。

随着这道声音传来,中年人松开年轻人,看向走过来的乘务员,指着身边低头的年轻人立刻向乘务员讲述道:“他偷了我的钱包,不承认还不让搜。”

那名身材魁梧如壮汉一般的乘务员,走的两人面前,看着中年人指着的年轻人,横眉一皱问道:“怎么回事。”

年轻人抬起头看向这名询问的乘务员,回应道:“我没有偷他的钱包。”,同时更用力的抱紧怀里的包裹,仿佛视它为珍宝一般。

“既然,没有偷他的钱包为什么不让搜,难道是做贼心虚。”,这名乘务员看着脸尖如贼的年轻人,大赫道。

此刻这名乘务员好像把年轻人当做贼了一样,其实这也不怪他,而是这名青年人的长相不去做贼真的是可惜了,一副贼头贼脑的模样。

年轻人神色一怒,抬头看着面前的乘务员冷冷道,“我说了我没偷。”

乘务员看着怒视他的年轻人,大叫道,“呦呵,今天我倒要搜搜看,动手。”。乘务员说完伸出粗壮的手臂向青年人怀里的包裹抓去。

年轻人脸色一冷,尖锐的目光看着乘务员向他抓来,随手一挥推开他,然后紧抱着怀里的包裹道,“不要逼我。”

乘务员那粗壮的手臂直接被年轻人推开,并且将他怂退一步,乘务员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脸色一惊,微微停顿片刻向旁边的中年人说道,“这小子力气不小啊,一起上。”,然后又伸手向青年人抓去。

“好。”,中年人立刻回应一声,也伸出粗壮的手臂随同乘务员向年轻人怀里的包裹抓去。

两人瞬间抓住年轻人怀里的包裹,而年轻人死死的抓住包裹的带子,脸色阴沉至极,毫无任何语言,跟他们用力的争抢。

“松手,你要是没偷,为什么不让我们搜。”。乘务员用力的撕扯包裹,向年轻人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