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逃出京都
  • 医流高手
  • 曾经的自己2
  • 2077字
  • 2020-11-14 16:06:18

京都火车站

火车犹如长龙般歇息在轨道上,在众多乘客纷纷上车后,乘务员开始准备关闭火车车门。

就在这时,一名身材偏瘦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前往候车站台的楼梯之上,年轻人急促扶着旁边的楼梯栏杆,直接从几米高的楼梯之上一跃而下,落地后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动作,直接向即将关闭的火车跑去。

站在火车旁边收起垫板的那名乘务员,看着年轻人向自己跑来,脸色一惊喃喃道,“这是玩命赶车?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不怕摔死啊。”

随着这名年轻人刚刚跑向前方的火车,在他身后的楼梯之上,突然出现五六名身穿统一黑色西服,身材魁梧的大汉,纷纷向他追去,同时口中大喊着,“快快,抓住他,抓住他。”

正在向火车跑去的年轻人在奔跑之中回头看了看身后追来的几名大汉,丝毫没有为此停下脚步继续加速向火车跑去。

站在火车旁的那名乘务员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暗想道,这是什么情况。

这名跑向火车门口的年轻人,看着站在那里一脸懵逼的乘务员,大喊一声提醒道,“还愣着干什么,准备关门啊。”

“哦,哦。”,这名乘务员立刻反应过来,哦了两声转身走进火车内,准备关门。

就在这名年轻人即将跑进火车内之时,不知从那里冲出一名长相秀丽的女子,向他低声说道:“这是小姐给你的,她说等着你。”,这名女子说话间把手中的一封信递给这名年轻人。

这名突然出现的女子,好像是专门等着这名年轻人的出现一样。

年轻人没有停下脚步,立刻伸手接下这名女子递过来的信封,一脸坚毅道:“告诉颖儿,五年后我绝对回来,誓不负她。”,年轻人说完话就已经跑进火车内直接关门。

这名长相秀丽的女子看着火车缓缓开动,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他终于逃出去了,只要逃出京都他就算是安全了。

突然那几名追逐年轻人的大汉跑到这名女子身边,立刻将她围了起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这名女子丝毫没有任何的慌乱,一脸冷静的看着面前的大汉将她包围。

一名面相威严的大汉,看着这名女子脸色阴沉道:“是你帮他逃跑的。”

“你凭什么怀疑我。”,女子一脸淡然道,好像这事跟她好不相干一样,然后抬腿向回走去,看着面前围住她的大汉,冷嚇道,“滚开。”

随着这名女子的冷嚇,那名说话的大汉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然后僵硬的给这名女子让开一条路。

这名女子丝毫没有任何停留直接走出这几人的包围,顺着楼梯向通道之上走去。

站在原地的那名大汉,一脸怒意的看着那名女子离去。

若不是因为身份特殊,他早就把她抓起来了。

站在大汉身边的一名年轻人,看着远去的火车,向大汉问道,“大哥怎么办,让他逃了。”

这名大汉一脸杀意的看着消失在视野内的火车,冷冷道,“查查他去哪里,我们追过去,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死。”

…………

火车,顺着道轨向前方不断加速行驶,路边的风景飞速闪烁着,伴随着轻微的摇晃,以及哐当哐当的齿轮声响起。

一名一米七八,相貌略有帅气的年轻人坐在走道侧面的座位上,双眼紧闭,满脸沧桑和落魄的神情,靠在身后的座位上。

随着片刻的沉默。年轻人突然睁开那锐利如刀一般的双眼,缓缓看向手中紧握的信封,眼中尽是坚毅之色。

年轻人名叫姜二,是一个孤儿后来被好心人收养,因为成绩好在京都最好的拓文大学上学,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学生,要是说特别他也就是一名小小的散修,比普通人强些。

因为他和京都大家族苍家的大小姐苍蓝,在学校日久生情,两人相恋坠入爱河,可是苍天弄人,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快被苍蓝的未婚夫穹远发现,然后才有了刚刚被追捕的那一幕。

穹远是京都大家族穹家的长子,也是穹家的继承人,而苍蓝是大家族苍家的唯一长女,也是未来的继承家族人。

穹远和苍蓝两人的爷爷,在他们年幼之时为他们定下娃娃亲,当然定下娃娃亲不只是表面那么简单,其实苍穹两家想要借助他们之间的娃娃亲来稳固,双方家族之间的关系,以免再起争斗。

可是随着穹远苍蓝两人慢慢长大,苍蓝却丝毫不喜欢一味讨好的穹远,反而在学校遇到了同班有趣的姜二,于是苍蓝被姜二的稳重和有趣所吸引。

就在两人刚刚相恋之时,苍蓝和穹远两人双方爷爷约定的时间到了,开始为他们准备订婚,苍蓝以死相逼将婚约定在了五年后,然后命令莲瑶帮助姜二逃跑,也就是刚刚给姜二信封的女子。

“呼。”

姜二一脸凝重的看着手中那封信,轻轻将它撕开,从中拿出一张信纸。

只见上面写着秀丽优雅的几行字。

姜哥哥,我知道你不平凡,我之所以答应五年后的婚约,是为了保护你,只要我答应他们就会饶过你,五年我等你,你若不归我死也不会嫁给穹远。

情为君留,此生若不嫁君,必当以死相随。

看完手中的信纸,姜二缓缓闭上双眼将这封信整理好收入怀中,好像拿这封信当做什么绝世珍宝一样。

同时在心中暗下决心,颖儿,我若不死,五年必归,绝不负你。

颖儿,苍蓝的乳名,仅限于她的家人称呼她,旁人根本不敢如此喊她。

..........

某处房间

房间周围的墙壁以粉色和淡黄色装饰,一看就知道这是女子的闺房,一名容颜如玉,身形如柳,肌肤若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女子坐在床边,两个小手紧紧的抓着丝纱裙角,满脸尽是焦急的神色好像在等着什么紧急的事情一样。

突然房间的门被一人推开,一名丫鬟般的女孩端着饭菜走进房间然后关上门,将手中的饭菜放到桌子上,立刻走道这名女子身边,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后向这名女子说道,“小姐,他已经逃出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