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失落的小镇

  • 黑暗生物见闻录
  • 常齐来
  • 3348字
  • 2022-05-19 13:30:23

习警一行人大约在茂密的树林中有走了一个小时,茂密的树林里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还好习警靠着时不时的开启天眼找到越来越稀薄的灰色气息。

一行人跟着灰色气息终于在树林的另一边找到了一处废弃的房屋。这座房屋是木质结构的,房顶已经塌陷,木质的墙体也开始倒塌,但是这个发现却让习警等人看到了希望。既然这里出现废弃的房屋遗址,说明众人的方向没有错,找到这个房屋再前进一定会找到废弃的小镇。

习警等人进人房屋里面发现,房屋里面臭气熏天,很多家具都还在,说明房屋主人在离开的时候没有来得急将家具都带走,按县志上说的,这个小镇真的可能发生瘟疫,因为这样这户房屋的主人可能因为瘟疫死在家中,房屋内的家具才没有带走。习警等人又在房屋里面探查,终于在房屋的二楼楼梯口发现了一具骷髅,接着在二楼的其他房间陆续找到了一大一小两具骷髅。

这应该就是这户人家的全体成员。

前面两具骷髅保存的比较完好,习警等人在其身上并没有找到外伤导致的骨骼破损,说明死者在死前并没有收到大的外伤,而第三具骷髅和前面两具骷髅则完全不一样。

这具骷髅是在一张床上发现的,发现它的时候它的两只手骨还抓在床头的木头上,而腰部以下的骨骼却在床尾的地上,腰部的颈椎骨像是被什么利器砍断的,骨骼末端歪斜着而且很平滑。

“喔哦,这位仁兄死得好惨啊,看来有人在他的腿部拉拽他,他用手抓着防止被拉走,但是他的中间却又出现另一个人,在他被拉拽的时候用利器一下子将他腰斩了。”迪恩不愧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死者生前的遭遇。

“嫌疑人至少有两个,一个人在他的腿部拉拽他,而另一个在他反抗的时候用利器将他的腰部一下子砍断,看人的武器很锋利,而且力气很大,不然腰部的颈椎不会砍出这么平滑的缺口。”张云霞说道。

“应该是鬼怪干的,普通人就算有十分锋利的武器也不可能一下子将一个成年人的身体看成两截,而如果是鬼怪附身的话完全有可能。”习警说出自己的看法。

习警在这句尸骨的四周找了一下,包括前两具尸骨的周围。都没有找到有锈迹的武器,可能武器在这么长时间里面完全已经腐蚀殆尽了,习警这样告诉自己。

“这个鬼怪懂得附身,你们两个有防止附身的方法吗?”迪恩对着习警和张云霞说道,心想万一面前这两个人被附身的话自己等人基本上完蛋了,他们另一个人还好,同是B级完全有能力逃走,而自己兄弟C级的实力不付出点代价就得在这里饮恨。

“这个你们两个方向,我身上有放在附身的道具,而警出身大宗门,鬼怪的这些把戏还难不倒他,现在问题是你们两个有什么方法防止附身吗?”张云霞反问道。

迪恩和山姆听到张云霞的话后,同时将身上的衣服拉开,露出肩膀部位,在那里,习警和张云霞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这是我们防止鬼怪和恶魔附身的符号,我们的父亲交给我们的,很有效。”迪恩说道。

“嗯,那位继续往小镇中间进发吧!”习警知道两人都有预防方案说道,其实对于两人有没有办法防止鬼怪附身他一点都不在,反正两人加起来不一定打得过自己。

四人继续前进,没多久又看到了一户破烂的房屋,几个人钻了进去。

在里面探查一番后,四人在门口集合。

“你们发现什么没有。”习警问道。

“没有,你们呢!”迪恩道。

“发现了两具骸骨,但是骸骨上没有伤痕。其他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习警将自己看到的告诉大家。

“我也没有。”张云霞和山姆同时说道。

“继续吧,到下一个房屋看看。”迪恩说道。

四人在小镇边缘兜兜转转,一路上发现每户人家都死在家里,其中有的家里还有被各种方法分尸的,不知道鬼怪和这些人有什么仇怨,需要将这些人分尸。而有很大一部分尸骨身上完全没有伤痕。

四人进入靠近小镇中心的一栋房屋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异常。

众人一进门就发现这栋房屋里面温度很低,而且和前面的房屋相比,这栋房屋不知道为什么保存的比较完整。

“愚蠢的活人,不要在前进了,前面只有死亡等待你们。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这些活着的人该来的地方。”习警四人刚走进房屋,房屋里面就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你说前面有危险,到底是什么危险。”迪恩对着除了自己四人空荡荡的房屋说道。

“我是这里惨死的居民,你们不要在上前了,前面很危险。”一道白色的魂体出现在房屋的楼梯上,对着习警众人说道。

习警四人连忙拿出武器,对着那个鬼魂,防止它忽然回击。

“我们不是一般人,我们是除魔人,你是怎么死的,还有前面到底有什么危险。”迪恩说道。

“前面很危险,对于你们除魔人也一样,前两天就来了好几批除魔人,他们进入小镇中心后就在也没有回来了,我也劝他们不要上前,但是他们就是不听,诶,活着不好吗。”鬼魂看着习警等人做出摇头的姿势。

“有除魔人进去没有回来?为什么你要劝他们,还有你不害怕除魔人吗?”习警忽然放下手中的剑,对着鬼魂说道。

“没用的,我是被诅咒的,只要这个小镇没有彻底毁灭,我就不会灭亡。你们不管杀我多少次对我来说都一样,彻底灭亡对于我来说反而是种解脱。”鬼魂看习警没有继续防备自己,飘到自己面前说道。

自己等人看到了鬼魂的样子,这个鬼魂还是生前的样子,一个中年妇女,一副19世纪的农妇打扮,脸上充满了愁容。

“我是来着东方的除魔人,也许我可以帮助你。”习警说道。

“谢谢你,小伙子,但是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要在这里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小镇中心的危险不是你能解决的,听我的话,你们从那里来就回那里去。离这里越远越好,现在就离开,要是等到晚上她们又会出来杀人了。”农妇看着习警的脸说道。

“我们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如果我们现在走了,以后受害的人会越来越多,请您告诉我们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害人的东西,还有为什么这个小镇的人都死去了。”习警问道。

“诶!”农妇鬼魂看着习警不知道事情真相誓不罢休的样子,缓缓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以前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这里的人每天都忙碌着土地上的事情,虽然辛苦,但是大家都过得很快乐……”鬼魂语气低沉,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习警等人听完鬼魂的话后,大概明白了这个小镇消失的原因。

原来这里本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农妇原本和丈夫带着两个美丽的女儿生活在这里,两个女儿是小镇最漂亮的那两朵鲜花,经常有男孩子对他们两表白,农妇和丈夫每天都想着给两个女儿找一个爱她们而且有钱的丈夫。让她们一辈子都无忧无虑的生活着。

但是有一天,镇上忽然出现了一群从战场逃回来的逃兵,这些逃兵身上都带着武器,进入小镇后就前往镇长的家,但不知道和镇长达成了什么协定。

农妇只知道镇长出来后就召集小镇的所有人,告诉他们前方的战争需要他们的支持,要他们为前线捐献粮食物资。小镇的人在听完后就本来不想将粮食给这些战场上逃回来的逃兵的,尤其是农妇的丈夫,还站出来和镇长说理,但没想到刚说了两句就被这些逃兵用铳枪给打死了。事情也因此恶化了。

农妇和自己的两个女儿看见丈夫被这群逃兵打死后,上前围住丈夫的尸体哭泣。原本这没什么,但哪知这群逃兵在看见自己两个两个女儿后就给镇长小声说了什么。等母女三人将丈夫的尸体带回家里后,镇长就来到她家里,告诉她让自己的两个女儿晚上去镇长家参加宴会。

农妇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很明白为什么镇长要自己的女儿们参加宴会,这就是将女儿送给那些逃兵侮辱,农妇坚决的拒绝了镇长的要求,表示自己的丈夫刚死,女儿们没有心情参加宴会。镇长一脸无奈的走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为镇长的离去结束,镇长走后没多久,自己的邻居也上门来了,而后面小镇上很多人来到农妇家,他们来的目的,全都不是来安慰自己。而是被镇长拉来劝说农妇将自己的两个女儿交出去。镇长告诉他们,只有将农妇的两个女儿交给那些该死的逃兵,那些逃兵才不会在小镇滥杀无辜。

农妇回绝了这些平日里和蔼的邻居,看着这些可恶的嘴脸心中一阵恶心。但没想到,这群人在得不到农妇的答应后,狠心要强行将两个女儿带到镇长家,那些邻居的男人一窝蜂的钻进自己家,农妇用身体挡在女儿的面前还被这群人失手打死。

两个女儿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杀后,知道自己两个女孩子抵挡不住这群男人,很顺从的跟着这群男人前往镇长家,但在半路,他们跳进小镇镇中心的水井自杀了。

小镇的居民马上找来绳子意图将水井里的女孩救出来,但是当他们的人进入水井后并没有找到两个女孩。

那群逃兵其实并没有因为两个女儿的死迁怒小镇的人,他们在得到粮食就离开了。小镇的人因此也将心中的担忧放下,而农妇一家却向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再也没有人谈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