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宴席

  • 黑暗生物见闻录
  • 常齐来
  • 3104字
  • 2022-05-17 13:34:40

习警给父母报了平安,让电话那头心急如焚的父母安了点心,但是老爸老妈还是劝解习警要小心安全,不要离师兄师姐太远。

习警挂断电话后,缓缓的舒了口气。然后急忙给楼下的服务人员打电话,让他们送酒店最好的酒上来,习警还特意让酒店服务人员在附近找了一家中餐厅,预定了一桌酒菜。准备给即将到来的师傅洗尘。虽然他知道师傅并不在意这些。

当晚20点,西奥多就带着张云霞来到酒店,下车后就急匆匆的来到二师姐的房间敲开门。

这时候习警和众师兄都还在二师姐的总统套房里面聊天,大家正等着习警师傅的到来,酒店的客厅也被叫服务人员改了,房间客厅的小桌子被换成了一张特大的餐桌,而且还是一张中式特大八仙桌。这是二师姐吩咐服务员的,听说酒店还是特意到习警订餐的那家中式餐馆借来的。餐桌上也就开始上菜了,上面还摆放着几瓶茅台还有几瓶红酒。

西奥多和张云霞进屋后也是愣住了,现在大家都急匆匆的想着怎么解决原罪教会的分部呢!这群人还有心情聚餐。当时看到这群人围绕着中间一个中年人才恍然大悟。看来这位是蜀山宗派的长辈,这群人现在聚餐看来是为了他,西奥多知道东方有给远方来的朋友亲人接风洗尘的传统的。

习警看到西奥多的到来,连忙上前迎接,吩咐服务人员给西奥多和张云霞安排了座椅和碗筷。

习警带着张云霞爷俩来到师父旁边,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您好,我是史蒂夫家族族长西奥多,警的伙伴张云霞的外公,很高兴见到您。”西奥多很客气,尤其在感觉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后,越加客气,连忙伸出手主动和习警师父想和习警师父握手。

“很高兴见到你,西奥多先生,小徒来美利坚历练多谢你的照拂。”习警师傅哈哈一笑,伸出手和西奥多握在了一起。习警本来在旁边打算给师父当翻译的,但没想到师傅的英语口语水平竟然比自己还要流利。

“没有没有,您的徒弟没有受我们多少照拂,还是我外孙女收到他的照拂比较多,要谢还是我谢您,谢谢您教出这么优秀的徒弟。”习警对于西奥多这些话很诧异,作为一个老美,竟然对我们华夏的商业互吹这么熟悉,人老成精啊。

张云霞在一旁很无聊,看着外公在前面和习警师父聊着欢快,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刚好看到一旁诧异的习警,连忙上去将他拉到身旁。

“小警,这就是你师父啊。感觉他实力好强,你知道你师傅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吗?”张云霞对旁边的习警问道。

“额,这个我不清楚,他老人家没给我说过。但是我问过我大师兄,大师兄说师父一只手就能将他打败,我大师兄可是即将达到SSS级强者,所以我师傅很有可能是真正的SSS级强者。”习警懒得隐瞒这些 ,虽然对张云霞还不是很信任,但是告诉她这些话还是可以的,反正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

“你们师门还有比你师傅强的人吗?感觉你们师门好强大啊。”张云霞原来第一次听说习警他们宗门的时候有点不屑一顾,后来在父母的讲解下也只知道蜀山很强大,比他们史蒂夫家族还强。原来感觉自己已经过度高估蜀山的实力了,觉得他们宗派顶多和他外公差不多实力的强者多几个,自己家族也不是没有SSS级的老祖宗庇护。但是到现在她才明白,她自己的猜测在现在多么的可笑。就连习警的那个二师姐和五师兄都和自己的外公差不多,习警的师傅更是和老祖宗差不多了。自己告诉过他他还有一个师祖和几个师爷,那岂不是习警宗门有很多老祖宗一样的强者?

“有几个吧,反正我师祖比我师傅就强很多,我师傅原来经常给我背锅被我师祖暴打,我师父都不敢躲闪不了。”习警看到张云霞的诧异,对自己宗门异常的骄傲。

“啪…”习警正得意的时候,后脑勺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个脑门子。习警转过头去,原来是自己的师父,而旁边的师兄师姐们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师祖打我我不是躲避不了,是因为你师父我尊师重道,哪像你小子一点都不尊重我。”师父对待这个问题很严肃。

“得了师父,我们都知道是你躲避不了,不要逞强了。”习警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孽徒啊孽徒,我上辈子真不知道犯下什么罪,这辈子收你这样一个专门拆师父台的徒弟。”习警师傅将收搭在习警习警头上,想盘动物一样盘他。习警也懒得躲闪,反正躲也躲不过。

旁边张云霞也一脸好笑的看着习警。

“师父,我们吃饭吧,饭菜都到齐了。”习警感觉在这样下去自己再也和面子无缘了,赶紧给师傅转移注意力。

“嗯嗯,西奥多先生,请上桌吧,一会儿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习警师父招呼着张云霞的外公同坐。

“师傅,这可是70年的茅台啊,在我们华夏基本上很难见到,我家里有几瓶我老爸都舍不得喝,而且为了防止我偷来孝敬你。我老爸还藏了起来。想不到在这边我还能看到,这就能是我们定饭菜的那家中式餐厅的老板父亲珍藏的,他们这些移民二代不会喝白酒,见我们预定这么大桌子菜特意送给我们的。”习警连忙将师父面前茅台酒专用的酒杯满上。

“西奥多先生,不知道你喝白酒不,如果不合口味的话我给你盛红酒,85年的拉菲,这是酒店最贵的红酒了。时间急,没找到更好的酒招待你真不好意思。”习警脸色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他知道对于史蒂夫家族这种欧洲豪门而言,这种85年的拉菲算得上比较差的红酒了,毕竟自家身份在那里。上次在史蒂夫家族的招待时,自己回去查过那种酒,喝的那都是吕萨吕斯酒堡产的红酒。自己宗派招待人只拿出85年拉菲的确有点拿不出手。

“没事没事,事急从权,而且我也很喜欢喝拉菲酒庄的酒。”西奥多果然年纪大了,为人处世很圆滑,端起酒杯就泯了一口。

一旁的师傅将自己徒弟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露出满意的笑容,毕竟作为一个大宗派弟子,这些礼节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代表着一个宗门的气度。

“西奥多先生,这次真是委屈你了,下回你到我们宗门,我一定带你尝尝我们蜀山青剑酒。”习警师父哈哈一笑,这坎算是过去了。

“对了,我这次来还带来了原罪教会的消息,我们已经根据俘虏的交代,将原罪教会在美利坚的分部给找出来了,就等贵宗一举定音。”西奥多将自己的来意交代了一遍。

“原罪教会的事情我已经听我徒弟和几个师侄说了,现在原罪教会在这边的分部基本上掀起不了什么水花了,等吃完饭后,我陪你走一遭,我蜀山的弟子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而且这次那个什么贪婪魔王不好好待在地狱,将手插进人间就是他的不对,我们要把他打疼才会让他长记性。”习警师父想起刚才习警二师姐给自己描述习警被截杀的所见,对这群伤害自己乖徒儿的邪教徒充满杀意。

“师父,要不让二师姐他们和我去吧,万一他们四散逃开,拿一个人不好追啊,而且你飞这么久也该休息一下,这些事情还是交给我们来做吧。”习警说道。

“放心,一个都逃不掉,一会儿吃完饭你们该休息休息,我去去就来,要不了多大功夫,而且以后你还要在这边历练,我去一下刚好将那些魑魅魍魉震慑一下。”原来习警师父是打这样的算盘,习警算是明白了,师父这是担心以后这边有势力派强者直接对付自己,师傅这是给自己铺路。

在东方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小辈们的恩怨大人不能插手,而师傅这样做就是告诉那些人,对待自己只能按东方的规矩来。

习警不禁握住拳头,心中十分期待,在宗门那些师兄师姐和他的年纪差距实在不是天赋短时间弥补的,每次和他们切磋都只能被虐,要是以后来到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正好让知道自己和其他实力的天才们差距在那里。

饭间,习警师父和西奥多聊得很欢,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但是只要仔细听他们所谈的话就知道,这两人一直都在商业互吹。具体宗门大事一点没有牵扯。虽然西奥多几次暗中透露自己想和蜀山联盟的想法,但是习警师父装作没听懂,都撤在一边去了。

终于,宴席完毕,习警和虽然一直聊着天,但是一直待在宴桌前实在难熬。宴会后习警就回到自己房间休息去了。刚才受的伤虽然没有伤到根本,但还是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的。其他师兄师姐也差不多,一个个都走回自己的房间。而习警师父,则跟着西奥多去给事情收尾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