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力的反抗

  • 黑暗生物见闻录
  • 常齐来
  • 3147字
  • 2022-05-17 14:56:41

“这几个西装男不简单,看来这几人就是这次攻击的主力了。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不过那些黑袍最少都是A级实力,师姐们要辛苦了。”习警对与敌人的数量多少并没有太大波澜,对于拥有蜀山剑阵的各位师兄师姐而言,数量的多少一般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

对面的西装男像小丑一样看着习警,嘴里不屑的说道:“小子,快点将你手里的那两颗石头交出来,那不是你这种垃圾能拥有的,给我后你自裁吧,免得污了我的手。”

习警对着西装男嘿嘿一笑,嘴里又有吐出鲜血,口中说道:“大人,想要我手里的这两颗石头,你过来拿,我现在受伤严重没力气拿出来。”

西装男看着习警口头鲜血,不知道习警其中卖得什么药,眉头微微一皱,对着后面的人一挥手:“去将东西拿过来。”

一个黑袍人闻言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在旁边的人的冷眼旁观之下走向习警。,在走到习警身旁是伸手探向习警的背包。

习警一直没有行动,冷冷的看着那只手伸向自己的背包,在对付触碰背包的那一刻,习警感受到了背包的微动,身体一转,带着剑斜劈向旁边的黑袍人。

“法克,你找死。”那个西装男看到了习警的动作,手向面前的空气中一划,一道无形的风刃劈向习警。

习警旁边的黑袍人刚才一直警觉着,看到习警的忽然攻击,将手臂一挡,想挡住习警的剑刃。习警转身看见黑袍人的格挡之后,没有转换方向,而是加速将剑劈向黑袍人,而后面西装男的攻击习警不管不顾。

剑刃劈在黑袍人的手臂上,手臂上明显有一层坚硬的护甲,明显这就是黑袍人来取石头的依仗。

但是明月清风剑的锋利明显超出了黑袍人的想象,在接触手臂上的护甲后轻而易举的穿透护甲穿过手臂,撞向黑袍人的胸膛。

“碰”

习警的身边亮起一层坚硬的光罩,将后面西装男的攻击挡了下来,而习警的剑也成功将旁边的黑袍人重创,对的,只是重创。

习警有点失望,站在光罩内,看着外门的西装男露出戏虐的笑容:“垃圾,有本事来杀小爷我啊,小爷就站在这里随便你攻击,要是后退一步算小爷输。”

西装男愤怒了,手连续在面前的空气中滑动,一条接一条的风刃劈向习警。

但是让西装男没想到的是,自己连续几次攻击都被习警身边的光罩挡了下来,不仅如此,攻击落在光罩下向普通的风吹在钢铁上一样,没有任何波澜。

习警见此直接席坐在身下的地面上,最后看了一眼光罩外的西装男,闭上了双眼,开始运转《道源决》疗伤。刚才受的伤再不处理问题就大了。

西装男身后的人看着西装男疯狂的攻击习警身旁的护罩,但是看起来貌似一点用都没有,直接出手帮助西装男,将自己的攻击一股脑的丢向习警。

一时间,一团团火啊,剑啊,刀啊什么的,撞向习警的光罩上,将光罩外的泥土炸的飞溅开来,一层厚厚的灰尘将习警和光罩掩盖。

但是灰尘散开后,里面的光罩还屹立在那里,没有丝毫变化。

“这光罩是什么东西,将这小子保护在里面,竟然将我们的攻击全都挡了下来。”在那群穿着西装的人中,其中有个人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的惊讶道。

另一个西装男仔细看了一下习警身旁的护罩,有点不确定的说道:“这小子来着东方一个强大的宗门,可能出来的时候长辈给了他一件宝贝防身,我们只要将这小子抓住,没准能得到这件防御的宝贝。”

旁边的人听完这话,一个个用贪婪的目光看向习警。

“二师姐他们终于来了。”习警感觉到了宗派命牌的波动,嘴上又露出了微笑。但是眼睛却却你没有睁开,体内的《道源决》继续运转。

习警话音刚落,远处的天空中就传来二师姐愤怒的声音。

“你们这群该死的畜生,老娘杀了你们。”

二师姐带着众师兄师姐急速向习警方位飞来,伴随着一道道剑光飞向那群穿西装的人群之中。将他们有逼回原位,离开了习警身旁。然后众师兄师姐又是一波闪亮的剑气。

那群穿西装的明显对二师姐等人的到来有了准备,一道道光罩将这群穿西装的人保护了起来,剑光撞击在这些光罩上发出爆炸的巨响。

爆照过后,这群穿西装的一个个面色狼狈的看着二师姐的到来。用风刃攻击习警的的那个西装男转眼往身后望去,发现自己人都躲过了习警二师姐等人的攻击,但是后面的黑袍人明显就就没这么好运了,那群黑袍人刚才站的位置留下了一个个残缺的尸体,偶尔有存活的也是倒在血泊里惨嚎。

“你们将会后悔你们刚才的举动的。”西装西装男愤怒的看着来到身前的二师姐等人,脸色十分难看,手里抓起一道道风刃,狠狠的劈向二师姐等人。

他旁边的同伴也不甘示弱,各自使出自己的技能,攻击对方。

“蜀山剑阵,起”二师姐看着对面攻过来的攻击,手里一道巨大的剑气飞向这些攻击,将这些攻击都挡了下来,嘴里吐出自己等人先前商量好的战术。

周围的师兄师姐听到这话后迅速飞散开来,将这群穿西装的围住,都将手中的剑向上一举,另一只手同时掐着奇怪的手印。

“蜀山剑阵,起”

这群师兄师姐同时喊道,一个巨大的法阵向里面的这群穿西装的包囊在里面。

师兄师姐的剑一时间都从自己主人手里面飞了出来,然后向剑阵中的西装人群飞去。

“这是东方人的那只神奇法阵,我们要找时机逃出阵法,要不我们都会被阵法杀死。”这群穿西装明显有人见过这种阵仗,但是各种抵挡和躲避之后,不仅没有找到机会,反而一个个被飞剑划出大小不一的伤口。

“都变回真身,这样下去我们会死的。”西装人群中有人喊道。然后这群穿西装的人一个个匍匐在地上,管也不管周围向自己飞来的飞剑。

这群人身上的西装开始撕裂,然后又开始燃烧,一阵火光过后,露出一个个面孔狰狞,头上还顶着羊角的怪物。

“他们是地狱恶魔,蜀山剑阵,诛魔灭道,起”二师姐对着四周的师兄妹大喊。

刚才飞出去的飞剑都各自飞到自己主人的头顶,然后围着法阵开始飞速转动。法阵露出一道道飞剑飞过的残影,最后法阵里面闪现出无数的的飞剑,向着法阵里面这群刚变身的恶魔飞去。

“啊~”恶魔们大吼,身体开始向各种物质变化,有的变成火光,有的变成水,还有的在空气中消失了踪影,留下一道道飞起的黄沙。

恶魔变成的物质开始向无数的飞剑涌去,攻击这些飞来的飞剑,企图在这无数的飞剑中寻找生机。

无数的飞剑之中,有很多飞剑在遇到这些恶魔变身的攻击后开始在飞行之中融化,有的开始断裂,还有的直接消散在空中,只留下淡淡的金属粉末在空中飘荡,但又马上被其他飞剑击散。

但是法阵并没有因为一部分飞机的毁灭而削弱,飞剑每次划过恶魔变身的那些火光水影的时候,都将这些火光水影击散一部分,虽然不多,但是在无数的飞剑的攻击下,这些火光水影开始肉眼可见的变得消散,最后湮灭。

“你们这群该死的东方人,玛门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法阵里面传出恶魔最后的吼叫。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习警睁开眼看到法阵开始消散,刚才那个位置现在只留下一块寸草不生的黄泥地。

“小悟己,伤势怎么样。”众师兄师姐在解决那群恶魔以后就快速飞到习警所在,看着习警满脸关切的问道。

习警看着眼前一张张苍白但还带有关切的脸,眼睛里一阵水雾涌出。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谢师兄师姐关心,师弟没事,这些伤要不了一个月就能痊愈。”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众师兄师姐这才一个个坐在地上开始运转功法。

刚才的战斗众师兄虽然没有受到直接伤害,但是强大的蜀山剑阵需要庞大的真元消耗,众师兄现在基本上快要油灯枯竭了,在得知习警没事后,一个个席坐下来运转功夫补充刚才的消耗。

习警驱散了身体周围的光罩,走了出来,提起明月清风剑走向了刚才法阵没有波及的黑袍人。

习警用剑挑开脚下一个死去黑袍人的袍子,里面露出一张人类的脸。

“傻傻的邪教徒,为了利益将小命交给恶魔,这回恶魔都死了,估计兑现不了他们的承诺了,你们也算是白死了一场。”习警用剑身拍拍那张临死前狰狞的脸,口中喃喃道。

终于,习警在这群残躯找到了一个还有呼吸的黑袍人,看看伤势,如果不治疗的话估计活不了几分钟了,习警连忙上前对着他来了一发“道本归源”,将它从死亡的边缘又拉了回来,当然,习警并没有拉多远,主要是担心万一他伤势好一点就逃跑怎么办,现在自己也没力气去追赶了,所以保证一时半会儿不死就行了,至少要等到师兄师姐们苏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