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对敌

  • 黑暗生物见闻录
  • 常齐来
  • 3057字
  • 2022-05-17 12:50:45

习警让出租车司机在半道就停下了,丢下一百美元纸钞后就向旁边树丛里面跑去,司机拿着钱也不问找不找钱,开着车就走。

司机对于像习警这种黄皮肤的顾客一般都很愿意搭乘,因为在加州的大部分出租车司机心目中,黄皮肤的人很多都是来加州旅游的,这类顾客出手大方且很爱面子,所以习警丢给他一百美元多余的部分他很自觉的认为是小费,只是不明白这个黄皮肤的人为什么在这荒郊野外下车。不过,既然给钱了,管自己什么事啊。

习警进入树林后不久,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刚才他下车的位置,车里面钻出来四个身着黑袍的男子,其中副驾驶出来的那个下车后看着习警离开的方向,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目标在我现在的位置下车了,并且跑向树林之中,我怀疑目标想利用地理环境逃离,请批准继续追逃。”

“同意追逃,一定不允许敌人离开视线,如果有条件第一时间捕捉或者击杀。同时你需要保持手机开机,我们马上来支援你们。”电话那头传出冷冷的命令声。

“走,追击。”那个男子手一挥,自己带头向树丛里钻了进去,后面三人立马跟在后面。

习警钻入树丛不久,就在离马路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停下了,转到背离公路的方向一步跃上了树梢。躲在大树的身后向刚才下车的方向看去。当后面的车辆停下的时候刚好被他看到,而这四人的追击也被他看到了,他明白对方对付他决不可能只有四个人,这四个可能只是前面盯梢的。

习警这时候还不知道对方的实力,转身继续隐藏在树上,将手机屏幕用T恤包裹屏幕后按照记忆放出去一个定位和一句语音。

“师姐,师弟的小命就靠你们了,我在这里先迎击一下对方,如果实力不是我所抗横的我会第一时间自主激活保命玉牌的,你们一定要快点啊。”习警小声的对着手机下方的麦克风说出将要发出的话,没有试听自己所说的话十分录进去就直接发了出去。然后将手机塞回裤兜里,并从背包里面拿出了明月清风剑。

“明月清风非俗物,轻裘肥马谢儿曹。师祖,师傅,弟子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习警拿起这把师祖寄托期望的剑,静静的看着前面这些不断奔来的敌人,深深的吸了口气。

对面来人看起来实力并不强悍,至少还没有达到飞行的地步,估计因为担心习警师兄们的警觉,盯梢的人对付不敢安排太强。

四人到达习警藏身的树下,其中一个用鼻子嗅了嗅周围的气息,其他人跟在他身后,那个人向前走了几步又要转身要退回来。

习警小心的躲藏在树上,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任何动作,但在树上将这四人看得很清楚,这四个都是白人,身披黑袍,除了第一个有点矮,其他的身材都很高大,手里没有拿着武器,只是其中一个只是拿着一只手机。

在看到其中有人对着周围的空气不断急促的吸气后,习警大概了解对方是怎么沿着自己进入树林的脚步追到这里了。

“果然是生活中黑暗中的畜生,连狗的本事都有。”习警不禁有点牙疼。

在看到那个不停吸气的人将要转身的时候,习警知道自己躲不了了。拿起手中的剑猛然向最后面的那个人袭取。那人没想到习警会躲藏得这么近,还来不及躲避就被习警一剑刺中心脏,头一歪死掉了。

这时旁边的敌人已经反应了过来,三个带着黑雾的拳头向习警袭去、习警将手中的剑一横,敌人的拳头打在了明月清风剑上,习警的剑挡住了敌人来袭的拳头,但是不幸的是,他并没有抵挡住拳头所蕴含的力量,手中的剑在敌人拳头的击打下就往习警怀里面一缩,剑身拍在了习警的胸口上。

习警感觉就像一头火车撞在自己身上,胸腔里面一口热浪沸腾,但是又喘不出来,难受极了。然后嘴里一咸,一口液体向喉咙涌来。

习警强行忍住了想要喷出的血,借敌人这股力量,急速向后面跳出十多米,然后转身做出想要逃跑的姿势。

习警借刚才的接触,大概了解了剩下这三人的实力,这三个人都是A级强者,比习警要高一个段位。不过习警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种想要一战的冲动。

习警转身也并没有想要逃跑,而是在敌人追击过来的时候有将手中的剑划向其中一人。

习警使出“蜀山剑法”中的一招回击的招式,身体转身快速向瞄准的那个人对冲过去,在将要和敌人挥过来拳头接触时,脚下步法一转,贴着对方的身体躲过了攻击,而剑在这一刹那划过地方的喉咙。

锋利的明月清风剑很轻易从对付的脖子划过,亮白的剑身并没有沾染到一丝血色。但是对方在习警从身边转过后,身体停住了。两个同伴病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同伴的异常,和同伴并列后目光一直盯着习警。

“啪”一声落地的声音传到两人的耳朵里。两人这才将目光投向中间的同伴。瞳孔却猛然一缩。

刚才放出的响声原来是同伴头颅掉在地上的声音,连带着无头的尸体也摔倒在地上。

“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个实力,我一直以为你是被保护的角色,但是没想到你是一头幼狼,我们大意了。”两人眼睛死死的盯住习警。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

“不是你们小看我了,而是刚才你们根本没把我看在眼里,这就是你们丢掉队友性命的错误。不过我想,这大概是你最后悔悟的机会了。”习警提着剑又向对面两个人冲了过去。

不过,敌人这回警觉了,而且在抛下对习警的轻视后,习警被对方两人逼得连连挥剑回防,情况进入危机时刻。

习警心越来越沉。

“难道我只能激活保命玉牌了吗?”

“不行,敌人的主力还没有来,我要拖着对手。我就不相信我拖不了时间。”习警口里含着鲜血,转身躲过了其中一个敌人挥向他的拳头。

这一拳并没有因为习警躲过而停住,拳头砸在习警身后的一块石头上,将石头砸的碎石块飞溅。习警再次躲避,躲过后面敌人的由上往下的劈腿,那一脚踩在习警刚才我位置,将地面踩出一个大坑。

“不行,我还只是B级,而且还受伤了,挡不住了他们的攻击太久。只有杀掉一个才能继续拖延时间。”习警心里明白自己的软肋,那就是对方是A级强者,而自己只是B级,刚才靠着宗门奇特的身法才能坚持这么久,但是再继续自己必然饮恨。

终于,在躲过其中一个敌人的攻击后,习警找到了攻击的机会。

“蜀山剑法”习警在那个敌人攻击后,没给对方转身的机会,径直将剑以一种奇特的角度附在身体上向后面的敌人撞去。

对方见习警连人带剑撞向自己,不禁往旁边一闪,想躲过习警的撞击。习警身体在撞向对方时开始旋转,剑随着身体的转动划开了躲避不及的敌人,将对方身上划出了几道深深的口子,并成功的将对付的喉咙切开。

先前攻击的那人急忙回援,将习警逼得将自己身形闪到数米之外。转首一看,同伴捂着痛苦的捂着脖子,但是鲜血不要钱似的从他手掌的缝隙中喷涌而出。

“我要你死。”回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和同伴的死亡,让仅剩下的那个黑袍人愤恨习警,身上弥漫着一层厚厚的黑雾。

习警心中一惊,就见最后这个敌人身体开始分解,和原先身体周围的黑雾相互交融着,最后身体完全消失,只留下一团凝聚的黑色雾气。

雾气一下炸裂开来,将习警包裹着雾气的中间,习警感觉自己的皮肤一阵剧烈的疼痛,手背上的皮肤开始融化。

“伏魔剑法第一式”习警飞快的挥舞着手中的剑,剑气结成一张网将习警包裹在中间,网接触到周围的雾气后开始放出“撕撕撕”的响声,就像将烧的火红的烙铁放进了水中。

“啊~”雾气凝聚出一个头颅的样子,头颅口中发出惨烈的叫喊。

习警不敢大意,手中的剑继续挥舞着剑气,而身旁的网开始急剧的向外面蔓延开来,朝向四周的雾气。

终于,雾气经不住习警剑气的蒸发,开始慢慢的稀薄,最后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呼~呼~呼~”习警感觉自己全身都快散架了,但是胜利的喜悦让习警的嘴角不由的露出微笑。

“A级强者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习警有种想仰天长啸的冲动。

“啪~啪~啪~”习警周围忽然出现了鼓掌的声音。

“黄皮猴子,你很不错嘛,竟然越级杀死我的手下,虽然这几个人都是废物,但是也很了不起。”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人中树丛中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几个也身着西服的人。然后在他们身后,又是数十个身披黑袍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