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引蛇出洞

  • 黑暗生物见闻录
  • 常齐来
  • 2312字
  • 2020-09-13 08:32:23

习警两人现在算得上24小时有人看护了,两人在酒店的房间也被安排靠在一起,二师姐,五师兄还有西奥多都守在旁边。

一直到中午,敌人一直没有来袭,别说有带有地狱气息的敌人,一晚上连可疑人员都没有发现。让二师姐等人很苦恼。二师姐有将大家聚集在大厅商量对策。

“我想我们在这里漫无目的我看护也不是办法,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虽然我们人多可以轮流换班看护,但是毕竟这样早晚会有疏漏,那时候敌人乘虚而入我们就麻烦了,所以我将大家聚集在这里是希望大家出出主意,想一个让敌人引蛇出洞的办法。”二师姐说出自己的担忧和考量。

“你们说会不会是有人放出来的假消息啊。或者就是先前这个敌人不知道悟己的身份说出了大话,在得知悟己身份和背后的蜀山就怂了。”十三师姐说出一个不着调但是又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性的猜测。

“嗯,我赞成想一个引蛇出洞的办法,但是必须保证小悟己两人的安全,毕竟引蛇出洞需要诱饵,如果两人有危险的话还不如我们坚持到大师伯到来,那样的话大师伯将小悟己两人直接带到宗门去,只要不出来,没有谁敢硬闯我们蜀山。”三师兄悟成道

“不行,如果以后小悟己背大师伯带回去,那这个敌人就一直要困扰着小悟己,以后都不能轻易下山。如果这样束手束脚,还不如现在将敌人引出来给他们个教训。”十三师姐看着习警,十分不想习警被带到宗门出不来。

“西奥多先生,不知道贵家族现在有没有接到什么消息,贵家族作为这边的本土力量,肯定比我们的消息来源广。”五师兄看着旁边默默不语的西奥多。

“抱歉,我们现在也没有收到什么小心,我们收到有人要对付警和我的外孙女的消息,都是一个和我们交好的古老家族很隐晦的透露的,但是当我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对方三缄其口,不肯透露一丝有关的情报。我想能让这些古老家族不想招惹的敌人,应该不会否认自己说出去的话吧。”西奥多将自己的消息来源告诉眼前这群人,说实话,他现在有点后悔来了,毕竟这个敌人能让那些古老家族放弃史蒂夫家族的交好也不肯透露情报,那这个敌人的强大不可否认。自己虽然只有这么一个外孙女,但是何尝不是只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现在就担心敌人对付不了习警的众师兄师姐拿自己的家族泄气。那样可就麻烦了。

不过,西奥多也不敢走,现在如果退出的话就不只是被习警众人小看,在知道这里的具体情况下退出,要是习警等人出现三长两短那蜀山的矛头必然会先指向自己。这让想回家族镇守的西奥多十分难受。

“额,我有个主意。”习警看着旁边苦恼的众人说道。

“各位知道,我是师傅唯一的弟子,师傅在我下山前担心我下山之后出现什么危险,特意为我向师祖求取了一款玉牌,师傅告诉我这块玉牌的作用就是我万一出现危险保证我在半小时内抵挡分神期和分神期以下的任何攻击,所以我可以作为诱饵将空间宝石和魔神精血离开,在敌人对付我的时候打开这块牌子,只要我离开的距离能保证大家半小时之内赶到,那样我就不会出现危险,而且还将敌人引出来。”

“不行,你这种玉牌我知道,只能使用一次,但是万一这次以后你出现什么危险那你就没什么能保命的东西了,这样我们不放心。”二师姐一口否决了习警的方案。

“二师姐,我知道你这是为了我好,但是这东西我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反而让我的历练没有成效,仰仗着这东西我历练是体会不出生死的大恐怖和大机缘的。那我的历练也没什么

必要啊。”习警对于自己的历练还是有清楚的认识的。

“你可……,算了,你自己要小心,千万不要离开太远。”二师姐明显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周围的西奥多,又将自己的话塞回去了。

西奥多老人精看出了什么,眼珠子转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么,但又否定, 感觉很郁闷。

吃完午饭,习警拿出自己的空间宝石和张云霞的魔神精血放进自己那个普通的背包里,背起背包,在外门打了一个车前往机场,他想让敌人知道,如果现在不阻止他的话,他就背着空间晶石和魔神精血回国了。

“准备战斗,这小子坐车往机场去了,我们必须在半路截杀他,不然等他回到华夏我们就没有机会了。”一公里外一座高楼上,一个披着黑袍的人对周围的人命令道,旁边还有他们观察的望远镜。

“那小子不准备在这边上学了吗?据我所知他们国家的人来这边上学交的学费可不少啊。”旁边一个手下上前道。

“啪”一个巴掌打在刚才发言的人头上。

“你怎么这么傻,除魔人稀罕凡人的学历吗?他来这边读书就是混个合法身份,他堂堂蜀山弟子,那个学校他进不去啊?”

“老大,他这样做会不会是想引我们出来啊,我们现在出去对付他我担心他也在埋伏我们。我们完全可以让那些恶魔在飞机上截杀他,这样可以规避很多风险啊。”这明显是比较聪明的手下,他想,他这个提议完全将风险转嫁在那些该死的恶魔身上,而且只要不会飞,飞机出了事基本上会惊慌失措,那时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成功。

“你想的方法我也想过,但是据我所知,蜀山中人目的性极强,为达到他们的目的,一些牺牲他们还是可以忍受的,和罗马教廷那些老古董不知道变通不一样。而且他们会飞,御剑飞行。飞机如果出情况他们也能保命。到时候你干保证那些把肌肉练进脑袋里的恶魔能抢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吗?”老大自认为自己对蜀山很了解,呵斥了手下。

要是习警知道老大这样想估计都乐疯了。自己的计划不是完美无缺的,最大的弊端就是真上飞机了他只能任人宰割了,只有筑基期的他还不能御剑飞行,飞机出问题他也要倒霉。所以这场局只是在赌对方敢不敢让他上飞机。不过很明显,他赌赢了。

习警坐在开往机场的出租车里面,里面的黑人司机啰里啰嗦的给他讲一下荤段子,不过他并没有注意,他的视线和思维一直投向四周,观察四周是否隐藏有敌人。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他发现了一辆可以的汽车,这辆车已经跟着他们很久了,虽然习警让出租车司机变换了一次道,但是这辆车却一直在后面跟着,他坐的出租车跑哪里就跟到那里,这辆车没问题才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