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来了
  • 惊惧制造商
  • 画骨三文钱
  • 2215字
  • 2021-07-29 16:54:14

今天是路川死后的第三天。

也是他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异世界的第三天。

伴着呼啸的风声,大雨下了一整天。

位于平市市郊的金川商业街因为地理位置欠佳,再加上相关设施老旧,原本就顾客稀少,遇上今天这种不宜出行的恶劣天气,更是冷清的整条街都看不到一个活人。

一些不愿白白苦守的商户干脆早早就锁了门,回家睡大觉去了。

而位于金川商业街尽头的那几家小店。

因为地理位置属于欠佳中的欠佳。

五家已经倒闭了三家。

仅剩的两家相邻的小店,一家是奶茶店,另一家是冥店。

此时,路川正坐在冥店的收银台内,右手随意把玩着一副外观有些特别的扑克牌,视线虚望着位于正前方的玻璃门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三天前,当他从“死透”状态再次复活时已经躺在这家店二楼卧室的床上了。

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用扑克牌压着的黑色纸条。

纸条上烫印着一行金字。

“请牌主耐心等待,解惑者将于三日后到来”。

在他看完这行字后,黑纸便自燃了,最终在空中化为一缕灰烟消失。

而那副差点被他忽视掉的扑克牌,突然在桌子上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像是在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当然,它如愿了。

所以,现在它在路川的手中。

这副牌一共有55张。

牌盒通体金色,磨砂质感。

其中有54张牌的外观为一面纯黑,一面纯白。

剩下那张比较特殊,两面都是纯黑色的。

与其说这是一副牌,不如说它们是55张奇怪的卡片更贴切。

出于好奇和直觉,路川这几天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不过,它再也没有颤动过。

这两天安静的就像……一副死牌。

直到,远处昏暗的雨幕中出现了一团模糊的红色。

路川突然感觉到‘死’牌再次剧烈跳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感受到了一波强烈的电流。

这是……在提醒我那位解惑者来了?

路川坐直了身子,屏住呼吸看着门外那团从水雾中渐渐逼近的红色……

十几秒后,那抹红色停在门外,紧接着,一张似曾相识的惨白小脸便凑到了蒙着水雾的玻璃门上。

空洞无神的大眼睛,灰白色的嘴唇,湿漉漉的发丝凌乱的贴在脸上……

即使路川也当过死人,但这种天气看到这种死人脸,还是让他后背泛起一丝凉意。

他紧了紧领口,慢悠悠站起了身子。

门外,那张脸看到他后,眨了眨眼,后退了两步,然后伸出细藕般的胳膊缓缓拉开了门。

一个浑身湿漉漉,穿着红色过膝连衣裙的年轻女孩闪身进门。

她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长发及腰。

雨夜、红衣、长发、湿身……

即使她还没有开口,也已经传递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怨气息。

路川突然想过很早之前看过的一本漫画。

眼前这个女孩,眉眼之间很像漫画里那个叫富江的女孩,难怪刚才会觉得她似曾相识。

黑色纸条说解惑者三日后出现。

今天就是第三日。

而且她出现时卡牌特意提醒了自己。

也就是说......她很可能就是那位解惑者?

几秒的对视后,路川走出收银台,朝这位神似富江的姑娘礼貌一笑:“你好,请问你……”。

“主人,我想先洗个澡”,红衣女生依然用那双无神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他,脸上不带一点笑意。

主人?

她称呼我为……主人?

“???”路川。

几秒后,在本能的驱使下,他抬起右手,指向二楼……

……………………

十几分钟后。

路川正面对着玻璃门用拖把拖地上的水渍,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风从背后快速袭来。

下一秒,他手握拖把的位置上方已经多出一只女人的小白手。

头皮一麻,脖子一僵,路川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这一望,正对上半米之外那张苍白的小脸。

刚才还湿漉漉的红衣姑娘此时已经烘干了衣服,也吹干了头发。

原本灰白色的嘴唇也涂上了殷红的颜色。

此时,她正面无表情的盯着路川。

拖把上那只小白手,就是她的。

“主人,我叫花二,以后店里这些粗活交给我,你不必动手。”

她的声音比她那张脸更没有温度。

犹豫了两秒,路川松开拖把,指了指挂寿衣那面墙下的待客沙发:“先坐下聊几句,”

花二听话的朝沙发走去,坐下后眨了眨眼神空洞的双眼,双手放在双膝上,歪着头模样十分呆萌。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主人?谁让你来这里的?”,路川走到饮水机旁,趁着拿一次性杯子的空档回头向她发出“灵魂三连问”。

花二低下头,好像在努力回忆什么似的。

十几秒后,她有些丧气的晃了晃脑袋,回道:“我是花二,我是来帮助主人完成任务的,其它的花二不知道”。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撒谎,倒像是失去了部分记忆。

路川用一次性杯子接了两杯热水,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什么任务?”

“吓人”。

“吓人?你是说我要完成的任务是吓人?”。

花二点头。

路川皱眉:“吓谁?”。

花二摇头:“花二只知道,花二是来帮助主人吓人的,至于要吓谁,花二不知道”。

说完,她伸手拿过面前的水杯,无视水杯上方腾腾的热气,一饮而尽。

然后,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在路川震惊的眼神中说了声毫不走心的‘谢谢主人’。

饮水机里的热水就算没有一百度,八九十度也总是有的吧!

她竟然……一口气儿就给干了?!

“你……不怕烫?!”,路川伸手触了触自己那杯水,很烫。

之所以没有给她接适口的温水,而是接的纯热水,是因为刚才瞥见她指甲发紫,想让她捧着水杯暖暖手来着。

没想到她竟然咕咚咕咚就把这杯热水喝没了?

如果是普通人,这样的温度别说一口气儿喝完,入口就得龇牙咧嘴的把喝进去的再吐出来。

真要是像她这么一股脑灌进肚里,被烫伤是必然的。

但她喝的时候竟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深秋暴雨天气,怕冷的都裹了棉衣,她却依然薄裙一件。

难道是被冻的失去了知觉?

花二似乎是看出他的想法,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主人,花二不怕冷,也不怕烫”。

“这样啊……”,路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拿过她的空杯子,朝饮水机走去:“你刚才说你是来帮助我完成吓人任务的?那你除了不怕冷也不怕烫,还有什么其他的特殊技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