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她不是惹祸精

“今晚,你就在水晶宫殿里将就一夜吧。”

江长风将苏甜带到了四面都是鱼儿的豪放房间里头,顺手捏了捏她头顶上的小揪揪。

“哦耶,太棒了!”

苏甜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地跑到玻璃墙壁前,双手紧紧地贴合着透明的墙壁,目不转睛地盯着墙壁外翩然起舞的游鱼。

玻璃墙壁外的鱼儿此刻也在好奇地打量着粉雕玉琢的苏甜,纷纷友好地冲她挥了挥鱼鳍,“你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吗?”

“我不是美人鱼,我是人类幼崽。”

“原来是人类幼崽啊,大眼睛小嘴巴怪可爱的。”为首的小虎鲸蹭了蹭玻璃壁面,朝着身后的鱼群吹了一记嘹亮的口哨,“大家快来看,水晶宫殿里多了一只人类幼崽。”

苏甜怔怔地瞅着蜂拥而来的鱼群们,友好地挥了挥手,“你们好,我叫苏甜。”

“你好,我叫鱼一。”

“我叫鱼二。”

……

不多时,越来越多的鱼儿发现了玻璃墙壁内多了一个可爱的人类幼崽,纷纷围聚过来,争先恐后地做着自我介绍。

一开始,苏甜还能准确地记住每只小鱼的名字。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竟“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江长风本不打算理会,思忖了好一会儿,终是迈开了腿,将她拎上了小床,还贴心地替她盖上了海草做成的小被子。

“晚安,苏甜。”

江长风低声道了声晚安,过了好一会儿,才眷眷不舍地走出了苏甜的房间。

他轻手轻脚地为苏甜带上了房门,淡漠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不得不说,软萌可爱的苏甜确实如同小太阳一样,不论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欢声笑语。

就连总是被忧愁团团包围着的他,每次见到苏甜,都觉得格外的放松。

“我得好好想想,明日一早该为她准备什么样的早餐。”

江长风呢喃轻语着,话里行间溢满了宠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脑子里突然又蹿出了一道邪恶的声音:“江长风,你这个倒霉蛋!居然真将苏甜那个惹祸精当成了妹妹。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将她关入水域囚牢之中。只有这样,你才能彻底地摆脱前任水域霸主的诅咒。”

“不。苏甜她不是惹祸精。”

江长风捂住了隐隐作痛的脑袋,想要凭借着过人的意志力,克服心魔。

遗憾的是,他脑子里那道邪恶的声音却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使得他再一次地遗失了初心。

“明天,我一定要狠下心肠,将苏甜关入水牢之中。”

深思熟虑之后,江长风终是将苏甜赠予他的云絮牌太阳味暖手宝扔到了一边,转而攥紧了已经钝锈不堪的水域囚牢的门锁...

夜色深沉,水晶宫殿里寒风四起。

江长风颓然地瘫坐在阴暗的角落里,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此刻的神情。

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他长长的睫毛上一颗颗珠圆玉润的晶莹泪珠。

第二天清晨,江长风尚未睁开双眼,就被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弄得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不耐烦地将脸颊边上那团毛茸茸的东西推到了一边,低声呓语,“小猫别闹,让我再睡一会。”

尚未消散的困意使得他看起来,不像平日里那样冷冰冰。

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邻家男孩,声色中带着一丝慵懒和惬意。

“长风哥哥,太阳都晒屁股了,该起床啦!”

苏甜双手托了托炸毛的头发,朝着江长风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聒噪。”

江长风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过于刺眼的阳光。

过了好一会儿,略微涣散的焦距才落在如同小乞丐一般蓬头垢面蹲在他边上的苏甜身上。

他嫌弃地摇了摇头,困惑地问道:“跟只小狮子一样,怎么不把头发梳梳顺?”

苏甜委屈巴巴地捂着她瘪瘪的小肚子,像极了一只饥肠辘辘的小兽,声音中透着几分无力,“长风哥哥,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有力气梳头呀?”

江长风打了个哈欠,虽未答话,但还是很配合地接过了她递过来的小木梳,专心致志地为她扎着小辫子。

“长风哥哥,我的头发打结了,你轻点儿。”

苏甜吃痛地捂着自己被扯得发红的头皮,嘟着小嘴小声抱怨着。

“嗯。”

江长风抿了抿唇,许是因为忆起了自己的小妹妹,眸光都柔和了不少。

他还记得,他的小妹妹也像苏甜一样,总喜欢缠着她,让他替她梳头。

更加凑巧的是,他的小妹妹每天早上睡醒后,也总是顶着一头乱蓬蓬爱打结的头发,别提有多可爱了。

回想着往事,江长风唇角处不动声色地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长风哥哥,你扎得小揪揪比我妈妈扎得还要好看。”

苏甜眨了眨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中像极了刚出生的小鹿一样可爱的自己,凑到了镜子前,撅着小嘴轻轻地亲吻着镜子中的自己。

“你先去刷牙,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江长风随手撸了把自己略显凌乱的头发,倏然起身,径自往厨房走去。

“好的。”

苏甜乖巧地应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弯成了两弯月牙。

“不许乱跑。”江长风不明所以地看着蹦蹦跳跳的苏甜,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苏甜重重地点了点头。

然而仅眨眼的功夫,她就放下了手中满是泡沫的牙刷,趁着江长风正在忙于准备早餐的空当,静悄悄地溜出了水晶宫殿。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待江长风准备好丰盛的早餐,他才发觉苏甜已经偷偷地溜出了水晶宫殿。

“该死!她会去哪儿?”

江长风低咒了一声,心想着,难不成苏甜已经得知了他的企图,趁他疏于防备的时候,卷着铺盖逃之夭夭了?

不。

这不可能。

说到底,苏甜还只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儿。

不论是伤心还是难过,她的所有情绪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了小脸上。

倘若,她早就发现了他的企图,一定会像惊弓之鸟一样害怕得手足无措,绝不会缠着他,要他给她梳头扎辫子。

可问题是,既然不是逃跑,苏甜到底去哪里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