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彩虹桥消失了

鲶一勺回忆起总是穿着破旧的围裙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给他捣鼓吃食的奶奶,不自觉地撅起了嘴,轻轻地吻着幻影中白发苍苍面容和蔼的奶奶。

“彩虹奶昔再香甜,也比不上奶奶亲手做的彩虹饼干。”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旋即又从鱼鳔中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勺子,小口地品尝着糖果味的彩虹奶昔。

此时此刻,苏甜也在梦中大快朵颐地吃着生日蛋糕。

她紧闭着双眼,嘴角于不知不觉间微微向上扬起。

乍眼一看,倒像是图画书中的睡美人,甜美,静好...

这一觉,她睡得无比踏实。

许是云絮铺成的大床柔软地像她妈妈的怀抱,又或许,是因为之前的经历耗尽了她的气力。

待她睡醒之际,天已大亮。

她顶着乱蓬蓬的鸡窝头,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懒洋洋地打着哈欠,“太阳公公,早安!”

“小萝卜头,午安~”

高悬在天幕上的红日和蔼地笑了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啊咧!已经是正午了吗?”

苏甜怎么也没想到,偶尔睡一回懒觉居然被勤勤勉勉的太阳公公撞见,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小萝卜头,要不要一起泡温泉?”

白云城堡外,皮皮虾大半个身子浸泡在滚烫的银河里,舒服地哼唧哼唧叫。

苏甜探出了大半个脑袋,但见皮皮虾的肌肤变成了深红色,关切地询问道:“虾先生,你是不是被烫伤了?”

皮皮虾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道:“我只是被滚烫的星河之水煮熟了,天黑之后又会恢复原样。”

“啊?!”

苏甜怔怔地看向星光璀璨的银河,惊愕不已,“我昨晚还喝过银河的水呢!明明是凉的,怎么会把你煮熟了呢?”

“嗐~小萝卜头,你有所不知。银河的水经阳光这么一照,不知不觉就热了。这就像世人的眼泪,总是热乎。”皮皮虾横躺在银河里优哉游哉地划着水。

“虾先生,你懂的可真多~”

苏甜双眼放光,满脸仰慕地看着银河里熟透了的皮皮虾。

皮皮虾经不得夸,腼腆地捂着红扑扑的脸,十分谦逊地道:“这一切,都是天域霸主告诉我的。他才是天上地下,最最博学的人。”

“咦?鲶鱼先生去哪里了?”

苏甜左右四顾,找了好一会儿,依旧不见鲶一勺的踪影。

皮皮虾却道:“昨儿个天狗又调皮地吞了月亮门,这下倒好,彩虹桥也随着月亮门一并消失了。天域霸主吃不到彩虹奶昔,正躲在云堆里暗自哭泣呢。”

“调皮的天狗!我一定会逮着他。”苏甜信誓旦旦地说道。

皮皮虾显然不相信苏甜能逮得着天狗,连连摇着脑袋,“你想追上天狗,应当是不大可能了。要知道,就连号称天域小快艇的我,也追不上他。”

“追不上他,我可以智取呀!”

苏甜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并没有多少底气。

她只是单纯地想要追上天狗,让他把月亮门还回来。

唯有这样,鲶一勺才能吃上彩虹奶昔。

也唯有这样,她才能顺利地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