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百鬼朝宗(1)
  • 最后一个道门弟子
  • 一曲惊鸿
  • 2021字
  • 2020-11-10 14:15:48

【001】百鬼朝宗(1)

我叫李安,从小出生在河北的一个村子,而许多年前这个村子叫张家村,因为这个村子里大多数的人都是姓张的,还有些杂七杂八的姓氏,而我家姓李,也是村里的独一户。

据我爹跟我说,当年大乱斗的时候,我爷爷带着我们一家人逃荒逃到了这张家村,从那以后便带着我们一家人在这村里生存了起来,而整个村子里只有我们一家姓李的。

提到这我不得不说一下我出生时候所发生的那些诡异事情,而这些事情却也险些毁掉了一个村子,也改变了我后来的人生路。

我出生的那天是鬼节,所谓的中元节,佛家称作是盂兰盆节,那天也正是鬼门关大开的时候。

晚上的时候我娘突然就说肚子自己疼,疼的满头大汗,这一下子就急坏了我爹了,而就在我爹急的团团转的时候,我爷爷当即打定主意说道,“老二,你赶紧去叫稳婆去,风琴这是要生了!”风琴也就是我娘的名字。

而我爹一看这情况赶忙穿好了衣服,急匆匆的就出了门,我爹将家里的倒骑驴推出来以后,趁着夜色骑着倒骑驴往村西头刘稳婆家里赶去了。

而那个时候,家里妇女生孩子也都去不起医院,那个年代能吃饱饭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一般家里妇女要生孩子都是直接请个稳婆到家里来。

而那刘稳婆是我们村子里的稳婆,她的接生手法在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好。

我爹到了刘稳婆家里以后,当即咣咣咣的敲了几下老木门,刘稳婆也急急忙忙的出来给我爹开门了。

我爹急的满头大汗的样子看着刘稳婆说道:“刘阿婆,我婆娘要生了,您赶快过去一趟吧。”

刘稳婆听见我爹这么一说,顿时犹豫了一下,毕竟都知道鬼节出生的孩子没什么好命,但是此时是人命关天的时候,刘稳婆犹豫了一下以后点点头说:“那行,我拿上东西咱就赶紧过去!”

拿好东西以后,我爹骑着那倒骑驴便载着刘稳婆往我家赶去了,等着到了我家里的时候,我大娘也赶了过来,也就是我大伯的媳妇。

刘稳婆着急忙慌的拎着东西走了进来以后对着我爹我和大伯他们说道:“行了,男的都出去吧,女的在这里给我帮忙。”说到这刘稳婆对着我爹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出去。

我爷爷当机立断的说道:“行了,都别废话,咱们男的都赶紧出去!”

说着话我爹他们都也都走了出去,而我娘疼的还在床上痛苦的大叫着,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了起来。

老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我娘还有我大娘以及接生的刘稳婆。

出来以后,我爹心里也有些着急,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我大伯在一旁也劝解着我爹,让我爹别太着急。

而我爷爷则是坐在院子的台阶上,嘴里叼着一竿大烟枪,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到底在思索着什么。

房间里此时还传来我娘那痛苦的叫声,听得我爹也是一阵阵的焦急,还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大概过去半个多小时的时候,那个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随着“哇”的一声,我爹的心才算是放下来了。

而此时院子里却突然刮来了一阵阵的阴风,这阴风吹的我爹和我大伯他们都睁不开眼睛了,据我爹跟我说当时我出生的时候这阴风刮的非常的邪乎,按理说当时是夏天,不应该那么冷的。

可是那风刮来以后,给人感觉阴冷阴冷的,我爹和我大伯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起来。

跟着稳婆开了房门以后,看着我爹说道:“李老二,赶紧进来看看吧,母子平安,你家媳妇给你生了个男娃。”

我爹听到男娃两个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非常的难看,跟着一个没站稳险些倒在了地上,嘴里却哆哆嗦嗦的说道:“哥,这是诅咒,这是诅咒啊!”

我大伯在一旁脸色也有些难看,却也没有说什么,反倒是我爷爷此时一反常态的走上前踹了我爹一脚“小王八犊子,瞎说什么呢,给老子闭嘴,什么诅咒不诅咒的,今天我李伴山在这,谁都不能伤害我孙子!”

而我家里确实是有这么一个诅咒,那就是我在我出生之前,我大伯家里一连几年生的都是男丁,而这几个男丁一出生就夭折了,没有一个活过三天的。

当时村里的算命还跟我爹说,这是因为我们李家被人诅咒了,怕是要绝后,所以当我爹听到是个男丁的时候脸色自然是非常难看的,再加上之前我大伯的事情,我爹不慌才怪呢。

这个时候我爹和我大伯以及我爷爷都走了进来,我爷爷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此时外面还在不断的刮着阴风,吹打着房间的窗户,都咣咣作响。

而刚刚出生的我,显得特别的虚弱,从刚刚出生的哭了一生,到现在一声哭叫都没有了,像是个刚刚出生的小猫似的,非常的虚弱,呼吸也有些微弱。

我爷爷这个时候看着我大伯说道:“建国,去拿六个鸡蛋给刘阿婆,来这一趟不容易。”说到这以后我爷爷顿了一下“刘阿婆,你也知道,我们这家里穷,也没啥好东西,给您拿几个鸡蛋,也别嫌弃。”

刘阿婆赶忙摇了摇头拒绝道:“现在这个时候,你就别客气了,东西我也就不拿了,天不早,我得赶紧回去了。”

我大伯这个时候已经拿着鸡蛋走了过来,而当时那个年代来说,家家户户都特别穷,鸡蛋也都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上一次的,所以刘阿婆自然也知道我家里能拿出来这几个鸡蛋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

刘阿婆本来还想拒绝来着,可是我爹却将这鸡蛋硬塞到了刘阿婆的手里面。

直到刘阿婆收下这几个鸡蛋以后,我爹对着我大伯说道:“建国,今儿日子不好,你待会回来的时候路上撒点纸钱喂喂小鬼,路上只管撒钱,切记,一定不要回头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