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唱彻山谷
  • 都市悍刀行
  • 城西一男
  • 2665字
  • 2020-11-10 13:41:20

黄河以北的北凉山坐拥北方的天气,在秋日的簇拥下一夜之间将整座山上的绿色变为黄色。

山上一座破旧的寺庙门口蹲坐着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

眼神隽永,头发花白,肤色红润,就着手里的一把花生米喝着北方最烈的烧酒。

透心的烈酒烧的老头吸溜一咂嘴,满口黄牙露出底层的三颗,嘎嘣一颗花生米嚼下。

老头吱吱咂舌道:“这颗花生瘪了,不香。”

通往破旧寺庙的一千阶台阶以抛物线段型映在北凉山山顶到山下,老头正好在这一千阶台阶的顶端蹲坐,而抛物线的中段开始浮现一个魁梧的身影。

老头眼神渐暖,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拿起烟斗朝粗布布鞋磕了磕,一口将酒葫芦里的烧酒喝干,吞下最后一颗花生米站在台阶顶端瞧着远处那个身影。

魁梧的身影渐渐清晰,是一个跟喝酒的老头年纪相仿的老人,不过身体却出奇的好,一千阶台阶走了大半居然脸不红气不喘。

跟就着花生米喝酒的老头穿着不同,魁梧身材的老人穿着一双登山鞋,披着一件黑色风衣,头发也没有花白,属于都市大佬的装扮。

都市大佬很快走到喝酒的老头跟前,脸上挂笑,看了喝酒的老头足足五分钟,然后开口道:“八斤兄想我没?”

喝酒的老头叫黄八斤,是这座北凉山上的庙大王,破旧的寺庙是整座北凉山唯一一处古建筑。

“想你大爷,吃饭没?”

都市大佬一顿挫败感,道:“光爬山了,没顾得上吃!”

“那进屋一起吃,六两在做饭!”

“有肉没?”

“少不了!”

“那我得多喝几碗!”

“喝你大爷,交给你的事情办好了没?”

“都办好了!”

“真的?”

“拿我段施琅的人头担保!”

黄八斤开心的笑了,满口因抽旱烟的大黄牙更显得突兀,他走在前头,开心的道:“一会准你多喝几碗!”

“谢八斤兄!”

俩人进了寺庙,黄八斤在前,段侍郎在后。

走到寺庙中间,黄八斤蹬的站住转身道:“一会饭桌上什么都别说,乱嚼舌根我把你腿打断!”

段侍郎走的急,差点撞到黄八斤身上,抬头憨厚一笑道:“我知道!”

“烂在肚子里!”

“明白!”

俩人走进屋里,里屋走出一位俊俏青年,年纪不大,约莫十八九岁。

青年穿一身粗布衣服,留着一个小平头,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脸庞清秀,鼻梁高挺,好一枚山上的俊俏青年。

这便是黄八斤的关门弟子张六两。

张六两手里端着一个盘子,啪的一把把盘子丢在桌子上,掀起腰上围着的围裙擦了擦油质的手怒道:“又偷偷喝酒了?”

黄八斤嘿嘿一笑,道:“就喝了两口,没多喝!”

段侍郎也附和道:“六两你师父没多喝,我看着他呢!”

张六两白了一眼段侍郎,道:“五年不上山,今天怎么就有雅兴上山了?”

段侍郎自个搬了一把凳子,坐在桌子上道:“你师父想我了,所以我就来了!”

张六两分了每人一双筷子,起身走进里屋端出一盆米饭,一边盛饭一边道:“是闻着香味上来的?”

“正解,我这六两侄儿做菜就是香,搁山脚下都能闻着香味!”

张六两丢给段侍郎一碗米饭道:“吃你的饭吧!”

“有没有酒?”黄八斤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道。

张六两无可奈何的走进里屋,丢给师父一瓶酒道:“知道你葫芦里的酒又被你喝干了,昨晚练完功刚酿的!”

黄八斤打开酒闻了闻,笑着道:“香,还是徒儿疼我!”

“给我来一碗!”段侍郎谄媚道。

张六两懒得过问这两个酒虫,自个闷头扒饭。

段侍郎夹了一口菜道:“这蛇肉就是香,我六两侄儿就是厉害,徒手抓的?”

“守了两天,这畜生祸害了不少山里的野鸡,估计是刚偷完腥懒得动了才被我逮了个正着!”

“还是我侄儿厉害,唤作我我可是逮不到这畜生!”

“吃你的菜!”黄八斤踢了段侍郎一脚道。

张六两吃掉一碗米饭,又添了一碗,夹了一口菜道:“段叔上山是作甚?”

段侍郎闷了一口酒道:“想你师父了,来看看他!”

“怎么赶着傍晚上山?”

“白天你婶子看的紧,你也知道你婶子那人不待见你师父,我这不是趁她去别家串门才上山的,一会吃了饭就下山!”

张六两‘哦’了一声继续扒饭。

黄八斤冲段侍郎做了个隐蔽的点头动作,操起碗冲段侍郎道:“赶紧喝完滚蛋,以后别上山,跟你媳妇说,我一样不待见她,让她别有事没事的就给六两张罗说媳妇,六两得娶隋家那个妮子做媳妇,老子当年跟隋大眼商量好的姻缘。”

“我回头好好跟她说说!”段侍郎喝着酒道。

张六两没吱声,两碗饭很快扒完,指着盘子里的菜道:“别剩下,这野味大补!我吃完了去跑步了,你俩慢慢吃!”

黄八斤摆手道:“今晚开始负重八十斤!”

“已经提前负重一百斤了!”张六两留下这句话走出屋子。

段侍郎惊讶道:“六两这身体负重一百斤能行?”

黄八斤丢过去一个白眼道:“都是他自己偷偷加的,这小子打小就倔强,由他去吧,明天我打算把他赶下山,都十八岁了,一直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该去大都市闯闯了!”

“隋家那门亲事还算数?”

“怎么不算数?老子当年跟隋大眼可是立字为据的,他敢不承认我非收拾他不可!”

“隋大眼都死了三年了,跟谁对质去?”

“他死了还有他儿子呢,咱有字据为证,敢赖账我扒了他儿子的皮!”

“对,我跟你一起去,六两这孩子长得这么帅还能配不上那大眼的闺女么。”

“就是,来喝酒!”

段侍郎跟黄八斤碰了碗,俩人就着野味蛇肉喝酒。

“让你办得事情都办好了?”

“妥妥的!”

“东西给我!”黄八斤伸手道。

段侍郎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一边道:“这东西可是真费劲的,期间光是约见这人都去了三趟,要不是咱们给的金子够分量,人家还真不给咱铸造这样一个物件。”

“王金锤的招牌那是相当有名气的,能给咱铸造这东西也是难得了!要不是我跟他有点交情他那臭脾气还真不愿意花心思做这东西!”

黄八斤打开盒子,看到盒子里的东西笑的甚是欢快。

一把黄橙橙的小刀横放在一个槽里,长约十厘米,通身金黄色,纯金打造,刀柄上绣着一条金龙,十足的漂亮。

“这做工够精细,的确是出自王金锤的手艺!侍郎,这事情你办得好,来在喝一碗!”

“谢八斤兄!”

俩人继续喝酒,也没管张六两交代的要他俩少喝,一瓶酒被俩人很快瓜分完毕。

段侍郎摇摇晃晃的下山,黄八斤蹲坐在屋子门口,盘腿而坐,操起门口一把二胡上了铉,顿了顿,一曲《破荆州》响彻在破旧的寺庙院子里。

刚刚走出的段侍郎咧着嘴笑了,道:“八斤兄啊,这一开心就开始拉二胡了,六两你可要记着你师父的好,卖了棺材本才给你觅得了一把趁手的武器!”

段侍郎下山,黄八斤京腔十足,唱彻整个山谷。

这一日,黄八斤把自己攒了六十六年的棺材本变作一把金色小刀。

PS:有读者抱怨说没有书友群,就随手建了一个,群号:103618792 我发在这里了,看书的没事进来吹吹牛,先来先得管理员,定期会有实体书赠送和猜剧情赢话费活动,慢慢积累,看看有多少人,线下活动也不是不可以,一切由你们决定,雷迪森and乡亲们走起。群号:103618792 快快动手加入吧!新群等你!猜剧情赢话费活动会以读者的人数来定,只要你们看,一男就搞起来。一男不是什么大神,新人一枚,只能尽力去做去写好每一章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