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救人反被诬非礼
  • 人生何处不春天
  • 至同
  • 3013字
  • 2020-11-10 13:40:50

一个人要是不顺利的话,不管做什么都堵心。

这不是,刘春江本来好心想着要演绎一出当代英雄救美的故事,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姑娘脱离险境,万万没成想,反而被当成了强奸犯。

此时,他正哭丧着脸,懊恼地被关押在公安局的派出所里,蹲在一个小屋子的一个墙角里,浑身上下几乎全身赤裸。他现在就是浑身都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了。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这天,正是盛夏酷暑时节的下午三点多钟,刚刚从北方工业大学毕业的一个男青年,正拎着一个小挎包,顶着火辣辣的烈日,匆匆赶往辽源水泥厂去报到。

这个叫刘春江的年轻人,身体健壮,目光有神,他远远地已经看见了前面厂门上方的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辽源水泥厂,不禁心跳加快,面色红润,脚步也比刚才增添了几分气力。

威严的大门下面,一面一个站着两个军人,正威风凛凛地注视着出出进进的行人,刘春江止住脚步,呆呆地看着,心里不禁对这个水泥厂多了几分敬畏。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触摸了一下衬衣上面的口袋,感觉那张报到证还在。

于是,刘春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迎着门口的一个瘦瘦的军人,走了过去。

“同志,我是刚刚分到咱们这个水泥厂的大学生,是来报到的,您看......”刘春江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带着的报到证,送到了那个军人的眼前。

那个军人接过了之后,翻开里面看了两眼,眼神中透露出一些和气,然后用手一指,热情地说道:

“......你先到那边登记一下,……看见了没有,前面的那片树林后面,露出的那栋大楼,对,就是那座大楼!三层,左面,往里面走就能看见。”

“谢谢您了。”

刘春江脸上笑着回道,他仔细地又把报到证装到了衬衣口袋里面,然后顺着军人指引的方向,大步往前走去。

正前方的一个岔路口上,在路边高高的立着一副红底白字的大标语,上面写着几个醒目而又庄严大气的黑体字——“工业学大庆”。

看着上面的那几个大字,刘春江的心里面热了起来,他握紧的拳头,朝着左面的那栋用红砖砌成的楼房,继续迈步走去。

刘春江踏上楼梯来到三楼,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每间房屋门头上挂着的办公室门牌,当他走到左边走廊的深处,看见一个门牌上写着″政治部"的门口,停住了脚步,稳了稳心神,把挎包正了正,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一一其实这大楼里面的大部分房屋,门大多数都是敞开着的,里面的情形一目了然,看的很清楚,宽大的房屋里,只有一个年青人,此时他正坐在一张办公桌前,不知道忙着认真抄写什么,听到了刘春江敲门,抬头打量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询问:你是什么人,有什么事啊?

刘春江稳步走到那个青年人面前,脸上带着笑容,把口袋里的"报道证"以及党员组织调动关系等相关证明拿出来,轻轻地摆在桌子上,说道:

"你好,我是刚从北方工大毕业的,分配到了咱们这里,现在来报道。"

那个年青人″哦"了一声,眼光迅速地在那两张纸上扫了一眼,抬头斜着眼睛在刘春江的脸上飘了飘,捏着手中的钢笔转了转,皱着眉头望了望窗外,顿了顿,淡淡地说道:

"人不在。你下星期一再来吧。"之后就又把头埋下,继续抄写着什么……

″人不在?那……别人就不行吗?"刘春江迟疑了一下,本来想说什么,但又把话咽了回去。

那个青年人似乎没听见,没有搭理他。

刘春江扭头向房子里面环视了一圈,其他二张办公桌确实都空着,他咽了一口唾液,只好说道:"那好,你忙吧,我等星期一再来吧。"

走廊里很安静,快到楼梯口的时候,刘春江看到了水房,就走进去,从挎包中掏出一搪瓷茶杯,接了半杯凉水,一口气喝了下去。那杯子上面印着一个字:"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喝了几口水,冒烟的嗓子眼舒服了许多。

没办法,白来一趟,只好先走吧。刘春江下了楼梯,走出大楼。

现在没有什么事了,要是住招待所,说不定还要多算钱,不如先随便转一转,等吃完饭再说,刘春江这样想着,在厂子里就转悠起来了。

这个厂很大,马路上不时地有装满水泥的青绿色的"解放"牌汽车飞快地驶过,随即后面卷起一阵尘土。道路两边,到处都是高大的厂房和生产设备,从里面发出震耳的机器轰鸣声,显得很有气势。

刘春江顺着厂区的一条马路,边走边看,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当他看到二条铁道线的顶端,有个铁道门敞着,就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片碧绿的原野,到处都种着庄稼,一望无际,空气中散发出田野的芳香。

刘春江欣赏着夏曰田野的景色,感到心情也舒畅起来,他不由自主地投入了大自然的怀抱......

走着走着,远远地看见前面有一条长河,正哗啦啦地欢快流淌着,阳光下,白花花的河水,正闪耀着迷人的波光,闪闪发亮,给这一片碧绿的田野,无疑增添了几分生机

"……河水!"

刘春江兴奋地叫了一声,他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喜欢水,虽然这条河并不大。

刘春江走到了河边,用水洗了洗脸上刚才在路上的灰尘,身上也仿佛轻松了许多,他站起身来,沿着河水,顺流而下,一直往东走去。

前面有个水闸,刘春江快步向那里走去。

他登上了高高的水闸水泥台阶上面,出神地望着下面哗啦啦奔腾而出的河水,随后又举目四顾,忽然间,他惊叫了起来,原来,他惊奇地发现,在一片绿油油的田野中,竟然镶嵌着一团红色,再仔细一瞧,——原来是一把红色的伞,而伞的下面,分明是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姑娘,正坐在那里,向这边张望着......

刘春江兴奋起来,于是,他便向那个姑娘那里走去。

到了跟前,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姑娘正在这里写生,画的是一副水彩画。

只见她苗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此时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远处的水闸,不时地在支起来的画夹上面的那张水彩纸上,涂涂抹抹,水彩笔在纸上灵活的跳跃着,看的出来,她的用笔十分灵动,画上的色彩,就向这位姑娘一样,也显得很明快、生动。

“这上面不是画的我嘛?”

刘春江望着上面的景物,他分明看到,水彩画中,水闸上面也有一个站着的人物,衣服的色彩和自己完全一样,——那不是自己又是谁?

刘春江一激动,刚想用手去指一下,问个究竟,就听到“当啷”一声,没想到,居然把脚下的一个小水桶给踢翻了......

“——你看你,也不看看脚下的水桶,这下倒好,什么也画不成了。”姑娘跳了起来,站在那里,气鼓鼓地埋怨起来。

这时,西天那边飘过来一大团黑云,正往这边压来,姑娘望了望天气,眉头皱了起来,她心道,要不是遇上这个冒失鬼,这张画刚好能画完了,眼看就要下雨了,她心里有些着急。

“......别怕,我去河边给你打些水来。”

刘春江尴尬地陪着笑脸,慌忙提起了水桶,就要往河边走去再打些水来......

“那里面的水怎么能用?我看不行。”姑娘看着河水,犹豫地摇了摇头。

“没事的,这水很清,我刚才还洗了手呢,再说,我这里有水杯,你可以先澄清一下再用。”说着,刘春江从挎包里取出了水杯,放在了姑娘的身边,然后拿起通,又往河边走去。

很快,刘春江就从河边用心打了一桶水,放在了姑娘的旁边。

姑娘弯下腰,仔细地盯着水桶里面的水,由于水桶是黑色的,里面的水究竟清不清,也看不太清楚。看样子姑娘对作画的水要求很高。

“你先让水桶里的水澄一澄清,等过一会儿,然后再用我的杯子,从上面轻轻地取出一些,这不就干净了吗?”刘春江小心翼翼地说着,事情是由他引起的,他也感到很不好意思。

姑娘用眼睛翻了他一眼,没有吱声,很显然,这个姑娘心里还是有些埋怨他。

“反正现在坐着也是干坐着,我给你到河边去洗洗调色盒去吧。”刘春江献着殷勤,讨好地捡起了摆在地上的调色盒,准备到河边把调色盘洗一下。

“不用,还是我自己去吧。”姑娘被他的殷勤感动了,她阻止着......

“没事的,还是让我来吧,这也没几步路。”刘春江不由分说地一把拿起了调色盒,快步往河边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