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家(求推荐求收藏)
  • 秘战风云
  • 陛下的小鱼干
  • 2118字
  • 2021-07-07 19:23:08

“呜——!”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响起,一艘邮轮缓缓地驶进了本次航行的最终目的地——民国二十七年,暨公元一九三八年的上海港。

甲板上,一个一身留洋学生装扮的青年正看着越来越近的码头,强压着内心的激动。

三年的时光,或许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并不算久。

但对李信来说却已经够久了,久到几乎已经完全融入这个时代,就连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也快要忘记了。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李信正准备上传自己刚刚码好的一章同人文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发书的那个网站竟然被举报了!!

更要命的是:今天不单单是发稿费的日子,还是他的还款日!

要知道自己当初为了给病重的老妈做手术可借了不少钱,现如今每个月就靠着这点稿费来还贷呢!这么一弄银行可就要让自己一次性把欠的钱全部还清了!

各种尝试终告无果之后,李信还是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墙上挂钟的指针跨过了午夜十二点。

而就在下一秒,李信的脑袋猛地嗡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民国二十四年,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正乘着邮轮前往德意志留学的富家少爷身上!

这样的事若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一般都很难接受现实,但对于李信来说却如同被救赎了一般。

因为他终于不用再为压得自己喘不过气的债务而发愁了!而且他还打小就对这段历史有着特殊的憧憬和向往,是个不折不扣的民国控。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自己的最好的礼物!

然而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个时代并没有想象中的岁月静好,风花雪月,有的只是无尽的屈辱与苦难……

于是李信便没有按照父亲的安排,按部就班地去法兰克大学学习管理,而是几乎把身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疏通打点关系上,这才用了一个化名艰难地挤进了联邦警察大学的新生名单。

不知是这个身体原本就天赋异禀,还是自己在穿越之后拥有了超级大脑。

无论是学校课堂上的枯燥繁杂理论知识,还是教官严苛的魔鬼训练,李信都能以远超常人的效率接受,吸收,消化理解,为自己所用。

而就在李信即将完成自己的学业的时候,震惊中外的淞沪会战爆发了。

这场战役意味着什么,作为后来人的李信再清楚不过了,而在这之后会发生什么,日本人将会犯下怎样不可饶恕的罪行,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不会忘记!

可就在李信托了好多关系,好不容易才搞到了一张回国的船票,以为能够第一时间赶回上海的时候,乘坐的邮轮却在南安普敦港因中日两国的战事被无限期地限制出港。

这一限就限了半年之久,等到航线再度恢复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一月份了。

铃——铃——

邮轮通知乘客下船铃声将李信从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

深吸一口气,李信定了定神,又看了一眼虽刚刚经历了战火却依旧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港口,才迈开步子向下船的悬梯走去。

“少爷!少爷!!”

一下船,一个记忆中特别熟悉的声音便从接船的人群中传了过来。

“茂财?!你怎么来了?”

来人名叫张茂财,是李家公馆大管家张福的儿子,李信的跟班,同时也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老爷托人打听到了船期,知道你今天回来,就让我过来接您了。”张茂财一把接过李信手中的皮箱说道。

“家里怎么样?”

“挺好的!”听了张茂财的话,李信才稍微放下心来。

说话间,两人便来到了一辆黑色的别克世纪轿车前。

“呦呵!这谁家的车这么阔气?”

哪知话音未落,一旁的张茂财就上去拉开车门,无比自豪地说道:“自然是咱们家的咯!”

只一句,就让李信整个人都呆住了。

历史上的淞沪会战是何等的悲壮惨烈!可是看现在这个样子,即便身处这场战争的暴风中心,家里的生意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反而做得似乎比以前更大了!

这么看来,印象中的那个只知道经商的便宜老爹该不会……

二十分钟后,车子在一幢很是气派的三层洋楼前停了下来。

马斯南路72号,这是李信记忆中的家,外人则习惯称之为李公馆。

“父亲!”一进门,李信便对一个坐在沙发上看报的李秉堂躬身施礼,恭恭敬敬地说道。

李秉堂却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李信,便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一言不发地起身向书房走去。

而就在李信前脚刚一踏进书房,李秉堂就开门见山地问道:“此去数年,学业可曾倦怠?”

“父亲教诲,儿从未敢忘!”说完,李信便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毕业证和成绩单,递了过去。

哪知李秉堂连看都没看一眼,就从身后的锁柜上拿出一个档案袋,丢到了李信的面前。

只一眼,便让李信的心猛地一颤:里面不但详详细细地记录了自己在德意志留学期间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他在警察大学时用的化名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调查记录全部都是用“和纸”进行记录的!!

早在警察大学的时候,就听一个有过留日经历的教授说过,这种纸是日本军部特供的公文用纸,工艺十分复杂,因此这种纸全世界也只有日本人能够造得出来!!!

日本人的公文用纸,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这么特殊的纸,经常跟日本人打交道的便宜老爹不可能不认识,是一时疏忽还是刻意为之?

想到这,李信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的父亲,生怕错过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

在警察大学,他只用了一年就学完了全部的课程,剩下的两年则主修了有着读心术之称的心理学。现在的他虽然还算不上读心大师,但通过细微的动作和表情来判断一个人是否言不由衷还是能够做到的。

可此时李秉堂的脸却阴沉得可怕,看不出任何端倪。

“父亲……”

“啪!”不等李信把话说完,一记耳光便狠狠甩在了他的脸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