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吴天的破事
  • 乡野小神农
  • 操作员表锅
  • 2020字
  • 2020-11-06 18:45:52

第9章 吴天的破事

“哟,这不是陈大鹏么?”吴天笑得一脸猥琐的和刘晓菊两人一齐走到陈大鹏眼前,挡住他的去路。

看到这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陈大鹏的好心情瞬间就减了个大半!

他妈的真是晦气!

“陈大鹏,你说你,有什么本事?幸好老娘聪明,不然不得天天跟着你这个没出息的玩意吃苦?”刘晓菊亲密的挽着吴天的手语气尖酸刻薄的说道,一副恶毒的嘴脸。

“呵呵。”陈大鹏冷笑两声,心里对刘晓菊失望至极。

他真的是眼瞎了,现在才发现她的真面目!

不想搭理这两人,陈大鹏绕过他们就想离开,吴天不让,故意想找他麻烦。

“陈大鹏,我警告你,别在老子面前这么横,你他妈还欠老子钱呢!”吴天伸手指着陈大鹏的鼻子骂道,一边骂和刘晓菊还一边笑。

陈大鹏的脸色铁青,如果不是欠吴天两万块他肯定早就动手收拾吴天这王八犊子了。

“怎么不说话啊?陈大鹏,你不是很牛叉么?再跟老子横啊?废物!”吴天得寸进尺的伸手拍了拍陈大鹏的脸,猥琐的斗鸡眼笑得眯起了一条线。

被人指着脸羞辱,陈大鹏实在是忍无可忍,手上一用劲把吴天推到在地上,吴天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啃泥的姿势。

陈大鹏抬腿就从他身上跨过去,面无表情。

“狗日的,陈大鹏,你给老子等着,老子搞不死你,我就不姓吴!”吴天满脸愤怒的放下狠话。

而陈大鹏则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家里面的方向走。

回到家,陈大鹏去陈福的屋里看了一下后,便一个人在院子里喝起了酒来。

一瓶白酒入肚,陈大鹏彻底酩酊大醉,今昔不知道是何昔了。

张桂芬从外面回来看到陈大鹏喝成这样,赶紧上前把另一瓶没有开封过白酒放到一边。

“儿啊,你喝那么酒干什么啊?”张桂芬一脸心疼的说道,她只有陈大鹏一个儿子,看到陈大鹏这幅模样心里也不好受。

“娘!娘!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家很快就发财了!到时候谁也欺负不了咱们了!”陈大鹏笑呵呵的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口水直流。

张桂芬心累的摇了摇头,她的傻儿又开始说梦话了。

“陈大鹏,陈大鹏!你他妈的给老子出来,还钱!”吴天扛着一把锄头走进陈大鹏家的院子里,嗓门洪亮。

他这么一喊,陈大鹏的酒一瞬间就醒了一大半。

陈大鹏摇摇晃晃的从小矮凳上站起来,步履蹒跚的走到吴天眼前,凭借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磕磕巴巴的说道:“吴吴天,你他妈的.又.又想干什么?”

“儿啊,你干嘛啊,回来。”张桂芬上前想要把陈大鹏拉走,她害怕陈大鹏一个冲动把吴天给打了,那才叫真的完了。

陈大鹏打了个酒嗝,望着张桂芬说道:“娘!这事你个女人家的你别管。”

张桂芬无奈之下只好回房间把陈福叫出来。

“陈大鹏,今天你要是不还钱给老子,我就砸了你家!”吴天气焰嚣张的放下狠话。

一想到自己今天被陈大鹏从身上跨过的画面,吴天就恨不得喝了陈大鹏的血吃了他的肉!

“没钱!”陈大鹏紧握着拳头说道。

闻言,吴天眼中闪过一抹不怀好意,冷笑道:“没钱?那行?把你家的瓜田转到我家名下,这两万块钱我就不要你还了!”

“不行,吴天,你想得美!过两天,过两天我马上把你的破钱还给你!”陈大鹏把希望寄托在了买‘极品断续根’的男人身上。

听到陈大鹏这话,吴天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陈大鹏现在手里头有多少钱,他一清二楚,他不相信两天后陈大鹏真的能得出两万块。

“好,老子再给你两天期限,两天之后拿不出钱,你家的瓜田就归我了,钱什么还得完我就什么时候把你那破瓜田还给你!每拖一个月多加五千块!”吴天心里笃定陈大鹏没有钱还,肆无忌惮的提出要求。

“嗯。”

陈大鹏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吴天见状,挑衅般的朝陈大鹏吹了个响亮的口哨,然后扛起他自己家的锄头心满意足的走出陈大鹏家的院子。

吴天刚走出院子不到一分钟,张桂芬扶着陈福从屋里出来了。

“爹,娘,你们干嘛呢这是?”陈大鹏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语的说道。

“村支书的儿子走了?”张桂芬一脸惊讶的问道。

“嗯,走了。”陈大鹏一脸平静的回答。

张桂芬和陈福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十分有默契的异口同声问道:“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他只是想来找我麻烦而已!”

为了不让陈福和张桂芬操心,陈大鹏没有实话实说。

“真的?可是我听见他好像说让我们还钱什么的!”张桂芬一脸疑惑的看着陈大鹏,“儿啊,你可别骗我跟你爹啊。”

“哪有,娘你听错了,真的,我骗你们干啥啊?咱快点扶爹回屋里去吧,你忘了医生说的啊,让爹躺在床上静养两天。”

听到陈大鹏这话,张桂芬姑且相信了他,没在说什么,两人一起搀扶着陈福回屋里。

“儿啊,是爹没用连累你了。”陈福躺在床上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哀声说道。

陈大鹏听到这话,蹙了蹙浓眉,“爹,你说什么呢?你不用瞎操心那么多,好好修养。”

“嗯,好,儿啊,你也不用太担心我。”陈福说着说着吃力的咳嗽了两声。

他这一咳,可把陈大鹏和张桂芬吓坏了。

“我没事我没事,只是喉咙有点痒,你们该干啥干啥去吧,我睡一会。”陈福摆了摆手说道。

“嗯,爹,你好好休息。”

留下这句话,陈大鹏便走出了陈福的房间。

把院子里还没喝完的白酒放好,陈大鹏回到自己的房间,第一时间是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买‘极品断续根’的李先生发信息,跟他说东西已经寄出去了,让他拿到后立马把钱转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