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总算翻身
  • 乡野小神农
  • 操作员表锅
  • 2027字
  • 2020-11-06 18:46:32

第71章 总算翻身

陈大鹏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满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好在这是高级房,而且是半夜,没有其他病人,要不然眼前这幕得向谁说去才是。

没来得及多犹豫,陈大鹏又赶紧发动了丹田里的力量,随后体能的那股热能也跟着从手臂上散发出来,徐徐的萦绕着陈福。

“游医游医,赐我真气!”一声喝到,只见那股真气便更为浓烈,病床上的陈福几乎快要消失在视野中。

突然,只感觉床好像摇了一下,陈大鹏下意识的向后移了两步,而手也没忘掉继续施法。

不出所料,陈福竟然被那股绿烟给抬了起来,整个人飘浮在半空中,腿上的淤血也一一从里弥漫出来,化为血珠渐渐消失在空中。

“果然!”陈大鹏喃喃道,这腿之所以好不了无非就是因为其内的淤血解不开,散不了,久而久之这血脉不通自然是会导致肢体麻木,若其不散,恐怕永远都好不全。

陈大鹏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又继续卖力的将体内的真气一一输出,他只盼望陈福能早日好起来,毕竟家里缺了人可不行。

然而,另一个矛盾却摆在了陈大鹏的面前,不过是淤血而已,为何这些医生怎么依都依不好,就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有淤血就需要抽血或者拔火罐,这背后定然是有人暗中跟自己过不去,想要陷害陈福。

“王朝!”陈大鹏闭着眼睛,咬着牙一字一顿说道。

正在这时,陈大鹏突然感到头脑一阵眩晕,身体好想跟不上力气,眼前也随之模糊起来了,他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刚习成不久就急于用力,这样注定是揠苗助长,得不偿失。

凭着意志力,陈大鹏一边扶着床架,一边慢慢收力,将陈福给缓缓放了下来。

看了看地上,此时已经有不少淤血给化解了出来,只是因为收气太早,陈福腿上的淤血还是有不少没能弄出来,不过不要紧,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休息,这腿就定能治好。

找来拖把和纸巾,陈大鹏把这地板给擦了几遍然后才放心的睡了过去,毕竟这本领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现在被发现对他来说无疑会是一个打击。

翌日一早,陈大鹏便被查房的医生给吵醒了,睁开眼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王朝,只见他脸上多了几块淤青,而手上则缠着纱布,见状陈大鹏几乎是笑了出来,不过他还是强行忍住了,只是投去坚毅的眼神。

然而王朝却没有回避,也跟着回应了恶狠狠的眼神。

要知道现在的陈大鹏可今非昔比,他乃游医传人,岂会是之前那个没钱没势没胆子的小农民。

“王朝,你他娘的再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陈大鹏站起身来大声吼道。

本以为王朝会有所回应,再不济也会喷两句,谁知王朝只是低着头转身离开了,不用多想,他现在是怕了这秦爷的势力。

门外,王朝暗自嘀咕着:“看老子怎么对付你,要知道老子把药全给换了,看你那死爹怎么好的起来!”说完他便一脸阴笑走开了。

“大鹏啊。”此时,陈福也被吵醒了,他挥了挥手说道,随后便跟着坐了起来,听罢陈大鹏连忙迎了上去。

突然,陈福脸上好似露出了一抹惊奇的神情来,他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腿,纳闷的说道:“咦?我这腿怎么突然就有感觉了,而且不疼了!”

听罢陈大鹏则是一脸惊奇,没想到昨晚那发功还真的是起作用了,他连忙问道:“爹!你是说你腿不麻木了?而且还不疼了?”

话音刚落,陈福又试着动了动腿,才发现之前几乎不能动弹的腿居然都能慢慢活动了,只是因为里面镶嵌着钢板才不能大弧度弯曲而已。

“对,这前两天都还疼着呢,这怎么说不疼就不疼了啊?”陈福有些欣喜,他说道。

听后陈大鹏心中暗喜,之前只不过是想要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现在还真的管用了,虽然不能完全好上,但至少已经解决了大部分问题,接下来只需要把里面剩下的淤血给清除干净,然后将钢板取出,再用内力调养几下应该就能好了。

于是他便连忙冲出房门,去把主治医生给叫了过来。

等检察了几番之后,就连主治医生都感到十分不可思议,满脸都是诧异和惊奇,而一旁的王朝更是暗自感到纳闷,明明药都用错了,为何会成这样?

“陈福,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好起来的,但是就目前这样发展下去,要不了半个月你就能出院了!”主治医生说道。

“他娘的!老子这才化了没多少淤血就有这等效果,那要是全部发散出来,可不得上天啊!”陈大鹏欣喜若狂的喃喃道,随后更是欣赏着自己的双手,竟用力猛亲了几口。

检查完之后,陈大鹏便激动的跑出去买早饭,顺便再准备给张桂芳打个电话,这种好消息必须得第一时间告诉她才是。

然而刚下楼,陈大鹏体内就略有不适,一股不善的气息正触动着他的汗毛,不过他还是没当回事。

刚到早餐店,店里的那个背影就让陈大鹏略有不安,等那人转过头时,陈大鹏心都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此人正是虎爷,就在二人对眼的同时,他也感到十分纳闷,因为明明上次都让人给处理掉了。

“小四,把人给老子叫过来!”虎爷一把将豆浆仍在地上,然后恶狠狠的盯着陈大鹏,又跟着朝身旁的小四喊道。

见状,陈大鹏下意识的想要转身逃跑,然而下一秒他才记起,自己现在可今非昔比。

看陈大鹏没有逃跑,虎爷也是一阵纳闷,不过随后他又露出坏笑来,“上次老子没能亲手宰了你,今天老子可不会放过你了!”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陈大鹏便脚下生风,气运双拳,随手拖着板凳,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

“啊!”只听得一声惨叫,虎爷头上的血便顺着流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