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将来我会亲手废掉你!
  • 乡野小神农
  • 操作员表锅
  • 2078字
  • 2020-11-06 18:46:28

第67章 将来我会亲手废掉你!

“秦…秦爷!”虎爷颤抖了起来,这个人竟然是秦爷,一想起这个名字,他就是从心里感觉到害怕,他甚至不敢去想象秦爷如果生气的话,会带来怎么样严重的后果。

“秦爷…都怪我,我不该得罪这位小兄弟,我真的是不知道他是秦爷你的人啊!”

“那就滚吧!”秦爷轻轻一哼道:“我和这位小兄弟是朋友,如果再让我看见你欺负他的话,我会亲手废掉你!”

“不用!”陈大鹏擦了擦嘴脸的鲜血,从地上站了起来,将摔成两半的手机小心翼翼的捡起,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虎爷的身前,风轻云淡的看着虎爷。

“刚才之仇,我陈大鹏记下了,今天我只是一条咸鱼,但是等我这条咸鱼的牙齿足够锋利之时,我会让你在看向秦爷这般,惊恐无助的向我求饶。”

说完,陈大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虽然陈大鹏没有钱,但是他是一个很有尊严的一个人,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觉得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现在他只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甚至他都来不及去向来帮助他的秦爷感谢。

秦爷望着陈大鹏背影玩味一笑,自语道:“倒是个有蛮有意思的人,倒是值得投资。”

随后,车窗关上,秦爷离开了。

而虎爷也眼神闪烁,随后眸中涌现出一抹恶毒。

“小四,去交上几个兄弟来,然后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将他给我废掉。”

“老大,可…可是刚才秦爷不是警告过我们了吗?”他身后的一个小弟颤抖的道。

秦爷的威名他可是听说过,那就是镇子上的禁忌,招惹谁都不能招惹秦爷,否则就是找死。

“哼,你真以为秦爷和他关系很好吗?如果秦爷真要为他出头的话,刚才就对我们出手了,但是秦爷没有,也就是说,这个小子和秦爷也仅仅是认识而已。”

“而且,等傍晚在动手,你们都给我蒙着面,只要不被人看见,这个小子也根本没有办法。”

……

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陈大鹏将嘴角的鲜血处理了一下,身体还是很疼,好像有点骨折,但是他却是忍着这一股疼痛去医院,不管怎么说,在他的眼里父亲的手术事情最大。

到了医院,面容苍白的张桂芳正提着一袋垃圾走出来,陈大鹏赶紧过去将垃圾接了过来。

“儿啊,你怎么了,脸怎么都肿了?是不是被人给打了?还有你衣服上怎么都是灰尘。”

“没有,怎么可能?就是刚才摔了一跤而已!”陈大鹏极为含糊的说道,刚才和虎爷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想让这个张桂芳知道然后为他在担心。

病房里,陈福唉声叹气道:“都是我拖累了你们,花十万块钱治一条腿,不值啊!”

张桂芳偷偷的抹了一把眼泪道:“怎么不值,十万块钱而已,可是这条腿如果不治的话,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都半老不死的了,还什么一辈子的!”陈福惆怅道,十万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字,也不知道陈大鹏问了多少人才借到的,以后恐怕还好多年都还不起。

“爹,你就放心吧,钱是刘天家里配给我们的,你完全不必要担心钱的事情。”陈大鹏推开了病房的门,对着床上的陈福说道,他不想让陈福担心。

“真的,刘天家赔的,可是他们家里那么铁公鸡,怎么可能会赔我们钱?”陈福道。

去年的时候,村子里的王大发一家人因为刘天的缘故,闹出了一条人命,可是刘天也就赔了五千块钱而已,王大发一家畏惧他的这个势力,都是敢怒不敢言。

“你就放心吧,他如果不赔我们钱的话,可是要进警察局的,他怎么疼他儿子,怎么可能让他儿子进警察局的呢!”陈大鹏安慰着陈福说道。

陈福相信了陈大鹏的话,下午三点的手术,张桂芳和陈大鹏焦急的在等待着,虽说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小手术,但是它们也免不了的担心。

三个小时过后,陈福终于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见状陈大鹏连忙跑了上去。

“医生,我爹情况如何啊?”

医生瞥了瞥眼,不冷不热的说道:“还算成功,我们已经给病人打了石膏了,钢块给弄进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陈大鹏一脸焦急。

“这东西说不好,现在来看是没啥事,但不保证会落下病根子。”医生摇了摇头。

听了这话,陈大鹏可谓是心都凉了半截,要知道他就这一个爹,这要是还落下残疾了,他这辈子都得跟刘天拼命。

“放心吧,我说的是可能,不过几率不大。”随后医生又说道。

陈大鹏松了一口气,父亲没事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可是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越来越痛,好像肋骨断了,肯定是虎爷那一棒造成的。

“儿啊,你怎么了?”张桂芳注意到了陈大鹏的异常,看到陈大鹏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而且面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冒,就像是在忍着着巨大的痛苦一样。

“没…有点不舒服而已,你在这等着,我出去给你买饭!”陈大鹏勉强一笑。

然后,有点僵硬的站了起来,在这一刻,痛苦的他全身像是要坠入冰窟一般。

此时,陈大鹏已经确定,早上那一摔,自己的肋骨绝对是出现了问题。

不敢多停留,陈大鹏离开了医院,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躺在地上哀嚎起来。

痛苦的感觉让陈大鹏好像要休克过去了一般,隐约中他看到两个黄毛混混对着他走来,然后他头一痛,就是失去了意识。

……

陈大鹏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被人绑在一个木头桩子上。

向着四周望去,这里似乎是一处废弃工厂,身体依旧很痛,陈大鹏额头留着泪水大的汗珠。

他只记得,自己好像被人用搬砖拍了一砖,然后就是出现在了这里。

不知道过了过久,几道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很嚣张,几个人从工厂外走了进来。

陈大鹏忍着疼痛,向着几个人看去,为首的人他在清楚不过,正是今天打他的虎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