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祸不单行
  • 乡野小神农
  • 操作员表锅
  • 2007字
  • 2020-11-06 18:45:54

第12章 祸不单行

日积月累,前几年两人倒是没什么,也就这几年,两人的关系可以用完全可以用水火不容这个词来形容。

再加上刘晓菊这件事,吴天和陈大鹏可以说是完全撕破脸皮。

“没事就别学狗叫我的名字。”

陈大鹏皮笑肉不笑的一语双关骂刘晓菊是条狗。

他话音一落,面馆里吃东西的客人都纷纷捂嘴偷偷的笑了起来。

刘晓菊哪里听不出陈大鹏这话里的意思,脸色又红又青,心里又气又恼,虽然很生气,但是刘晓菊她嘴上说不过陈大鹏只能干瞪着眼。

“天哥.”刘晓菊下意识像吴天投去求救的眼神。

“有病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陈大鹏冷笑着说完这话,不等吴天和刘晓菊再开口说些什么,买了单直接走人。

走出了面馆,陈大鹏又开始四处去找工作了。

又差不多找了一个下午,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工作,无奈陈大鹏只得放弃了出来打工的想法。

陈大鹏回到家的时候,张桂芬刚刚做好晚饭,就等他回来吃了。

“娘,我回来了。”一走进院子,陈大鹏便大声喊道,嗓门洪亮。

张桂芬正在院子里收衣服的听到陈大鹏的声音,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笑道:“儿啊,回来得真是时候,晚饭刚刚做好。”

张桂芬不说陈大鹏也知道晚饭做好了,因为他才一走进院子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了。

陈大鹏洗了洗手,走进陈福的房间把陈福扶出来后,一家人开始吃晚饭。

“爹,我今天去镇上看了,没有工作合适我,找不到”陈大鹏一边大口吃着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没事,找不到就算了。”

陈福话音一落,张桂芬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对,儿啊,你爹说得对,找不到就算了。”

“嗯。”陈大鹏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

没去镇上工作家里的瓜田也暂时被吴天霸占了,陈大鹏每天都无所事事了起来。

在家呆了两天,陈大鹏呆不住了,心里开始急了,可是他急也没有用,什么也做不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转眼一个星期又过去了。

陈大鹏每天一直在看自己手机有没有钱到账,等了一个星期还没有等到,犹豫了很久,他才拨通了那个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用户已经关机。”

听到手机听筒里传来的那道冰冷的系统音陈大鹏愣了一下,完全傻眼了。

第一时间反应是自己被人骗了!

挂了电话,陈大鹏立刻打开手机上那个叫“咸鱼翻身”的APP,确认手机号码正确没有打错后才退出。

退出之后,陈大鹏不死心的又拨了一遍那个叫李先生男人的电话,依旧是冰冷的系统音!

失联了!那人失联!

被人骗了陈大鹏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原本烦躁的心情越发烦躁了,接下来,该怎么办?瓜田也没了!

想到被吴天扣押的瓜田,陈大鹏心里就不是滋味起来,忍不住抬头望着窗户外面的湛蓝天空,嘴里喃喃的道:“老天爷,我的好运气就只有这么一点么?”

“儿啊,你在干什么呢?你爹在外面拉了一车柴火,在村头上那个大坡推不上来。”院子里传来张桂芬气喘吁吁的声音。

听到张桂芬的声音陈大鹏立马把手机放到一边去,打开房门走出去。

看到张桂芬一脸气喘吁吁的模样,陈大鹏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和愧疚。

是他没有本事,爹娘都那么大年纪了,还那么辛苦。

“娘,先喝点水。”陈大鹏心里很不是滋味的给张桂芬倒了杯水。

等张桂芬喝过水后,陈大鹏怕陈福渴了没水喝装了一瓶水,然后拿起斗笠戴在头上和张桂芬一起出门去了。

陈福修养了两天便开始出去外面干活了,每天早出晚归,陈大鹏看着心里难受,想开口让他什么也不干就在家里坐着就好了,可是他没这个本事

还把家里唯一一块瓜田给弄丢了!

陈大鹏和张桂芬赶到村头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人在围观着什么事,好奇的走过去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陈福,也就是陈大鹏的爹正在被人围着指指点点。

见状,陈大鹏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冲进人群中跑到陈福身边,蹙眉对周围的人大声喊道:“你们在干什么?”

“你爹偷柴火。”刘晓菊双手环着胸抬着下巴冷笑着说道。

听到刘晓菊这话,陈大鹏没来得及发泄的一肚子火气,更上一层楼,怒火攻心!

“刘晓菊,我陈大鹏哪里对不起你?给我戴绿帽的是你?我爹又没招你惹你,你为什么就是就我家过不去?”陈大鹏咬牙切齿的说道,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我什么时候跟你过不去了?你爹偷我们村里的人的柴火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刘晓菊话音一落,陈福就急忙对陈大鹏说道:“儿啊,你别听她胡说八道,爹没有做过这事,柴火都是我去隔壁山头捡的。”

陈福声音一落下,刘晓菊便捂嘴轻轻的笑出了声,视线落在周围围观的乡里邻居们身上,樱桃小嘴一张一和,说道:“捡的?大家伙们相信么?”

瞬间,一片寂静,没有人发表评论,众人面面相觑。

“你亲眼看见我爹偷谁家的柴火了?在哪看见的?只要你能说出来,我马上让我爹跟大家伙们道歉!说不出来,你他妈的马上给老子当着大家的面跟我爹道歉!”陈大鹏面无表情的望着刘晓菊,语气充满了敌意。

刘晓菊一时间无话可说,她其实什么也没看到,只是猜的她想到上个星期自己在镇上被陈大鹏弄出来的糗,刻意刁难陈福,抹黑他。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说啊?怎么不说了?”陈大鹏厉声喝道,满满的愤怒尽数写在脸上。

“说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知道你爹偷了谁家的柴火!”刘晓莹的声音干干的,底气开始有些不足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