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怪的车间
  • 人间诡事
  • 冬眠的鱼
  • 2096字
  • 2020-11-06 17:36:29

第1章 奇怪的车间

有的人缺铁,有的人缺钙,而我现在就是缺钱!

我叫黎川,一周前来到东莞,都说这个地方是遍地黄金,可是我现在就连自己的生活都没有办法保证。

我已经走了好几家工厂,他们居然连普工都没有招聘。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那么我也没有脸继续住在陈诚哪里了。

一个二十四岁的男人总不能一哈子靠着朋友的接济活着,尤其是陈诚的妻子看我的眼神让我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羞愧。

所以,今天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为自己找到一个工作。

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陈诚告诉我他帮我找到了一份工作,不过是夜班。我转念一想夜班也不错,至少是有一份工作了,而且还包吃包住,这样我也可以从陈诚哪里搬出来。

陈诚给我约定的面试的时间是晚上,陈诚还让我将我的行李给带上。听见陈诚这么说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一个外人住他哪里总归是有些不方便的。

夜幕如期而至,我带着行李站在羽翼化工的大门门前。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出来迎接我。

他没有带我去办公室,也没有填什么简历,直接带着我去了宿舍。我的心里到时一阵高兴,既然是直接奔着宿舍去的也就是说我已经被聘用了。

她将我安顿好了之后,这才说道:“我姓王,是车间主任,你也可以叫我王哥。”

我很客气的和他握了手,这才说道:“王主任我的工作是什么?”

王主任一拍脑袋,说道:“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陈诚已经告诉你了吧!我们这里差一个上夜班的人,会简单的数控操作就可以了。”王主任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继续说说道:“工资给你五千八一个月,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五百块的夜班补助。”

我双眼一怔,现在的平均工资也就是在三千五左右,这王主任一下给我开了五千八,相当于一个白领的工资了。这样下来一年就六万多了,我当即就满口答应,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高中毕业,学一点数控自然是不在话下。

之后,我和王主任到了办公室办了入职手续。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王主任让我今天就上班,因为我急需一份工作,所以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在王主任的教导下,我对于数控也能基本能够操控。

王主任看着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小伙子挺机灵的嘛!”

“但是你要记住以下三点,一、夜间上班不能说话。二、三点以后必须让机器一直空转。并且不能离开车间半步,就算是尿急也不能离开。三、五点钟必须停掉所有的机器,在五点半以后必须离开工厂。”

第一条我觉得很正常,因为一旦说话就会出现松懈,自然就会出现生产量的下滑,可是第二条就让我有点难以接受,上班的竟然不上厕所那岂不是让尿把人给憋死了。

“夜班人员,一般是在三点就全部走完了,你要做的就是让机器空转两个小时,五点半以前必须离开。”王主任再次交代了几句便离开。

我看着这繁忙的车间,心里很是兴奋,我这工作真的是很轻松,三点以前都是有人在的,基本上没有我的什么事情。

我的工作就是在三点以后让机器空转两个小时,而且工资还是他们的两倍。

“你是来上夜班的?”突兀的一个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正准备下班的一个大叔。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在他的眼神中我好像就是一个怪物一样。

“老李头,你不打算走了吗?”

被唤作老李头的大叔,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你自求多福吧!”随机他慌张的离开了。

我一头雾水的愣在原地,什么叫自求多福?难道是因为我的工资高的原因让他产生了嫉妒之心?

三点钟准时到来,原本还很杂吵的车间就只是剩下了机器的转动。

我的世界除了那机器的响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东西。

忽然,车间的温度似乎一下就降低了下来,我拢了拢了衣领,真后悔了当初没有带一点厚衣服过来。想想还有两个小时就能够下班了忍忍就好了。

于此同时,我在车间里似乎还有脚步的声音,我四下巡视了一眼,可根本就没有人影。

我刚想开口问,心里突然想起了王主任的话来,夜间上班不能说话。

已经张开的嘴便闭了起来,但是我感觉到车间里阴森森的。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五点,一切还算顺利,我将大门锁上之后这才离开了车间。

因为我是上夜班的所以王主任给我安排了单间,而且配备也比较齐全,而且还有单独的卫生间。

晚上的时候王主任亲自上门来叫我去吃饭,说是如果过了饭点就没有吃的了,很可能一个晚上都没有吃的。

当我走进食堂的时候,食堂里数百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我,这样的眼神和昨天老李头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如果说是有人嫉妒我的工资那很正常,但是整个工厂的人都会嫉妒我的工资高吗?

或许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打好了饭菜,往人多的地方走去,希望能够从他们的口中套点信息。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我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竟然像是见鬼了一样快速的离开,有的甚至连餐盘都没有带走。

这样的表现让我更加的确定这里面是有问题的,而且这个问题还是与我有关。

既来之则安之,这样好的工作我现在去哪儿都是找不到的,不管遇上什么问题我都必须要做下去。

“我赌一个月。”

“赌多少?”

我疑惑的听着隔我不远的两个人小声的谈论,他们究竟是在赌什么呢?

我刚站起来,那两人一溜烟的跑着离开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个车间的人都不愿意和我说话,看见我就像是看见瘟神一样。

车间里他们高谈阔论,但是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说话。

转眼间,三点一到繁忙的车间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温度依旧在这个时候降了下来。

突然,我小腹一阵胀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