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成亲对象不是人?
  • 痋引娘
  • 聂家小倩
  • 2327字
  • 2020-11-06 13:31:18

第1章 成亲对象不是人?

“啊,放我出去!”

“你们这群人贩子,快放我出去啊!”

“该死,等我出去,我一定要上法院告你们!”

……

尖叫、嘶吼、怒骂,在不大的院子里接连响起。

“他妈的,再叫老子就进来撕烂你的嘴巴!”

嚎叫声骤然停止,接着屋子里又传来唉声叹气的声音。

没错,在屋里惨嚎了一整天的那个人就是我。我就是李晓楠,一个还没踏进象牙塔的大门,就被迎新的师兄送上黑车,卖到穷山沟的倒霉蛋!

看了眼身上绑得结结实实的绳子,我的脸又垮了下来。

我想要继续骂,但我不敢,这伙人根本就没人性,他们说要撕烂我的嘴巴,这绝对不是打胡乱说的威胁话!

一个满脸长痘的十八岁小伙子白天过来看了我一次,说是晚上十二点就来接我。

人口贩子本想早点收工,但因为小伙子的话,不得不干等着。因为这事儿,可没少给我苦头吃。

看着草屋外面快黑下来的天,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

忐忑不安的等到十一点多,外面便传来了打鼓、吹唢呐的声音。我皱了皱眉头,这大半夜的,又是什么鬼?

门外,人口贩子异常兴奋的说,“等了这么久,人终于来了。”

“来了吗?”

听到外面动静,我心凉如水。

“劳烦你把人给我们带出来。”

门外,白天那个小伙子的声音响起。我心一沉,看来自己是真的完了。

人贩子兴高采烈的推开门,他一进来就给我松绑,一边松绑一边压着声音说,“小姑娘我奉劝你一句,别想着逃跑,我听说那村子可邪乎得很呢!”

“你这个没人性的人贩子,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我啐了一口,人贩子没有发脾气。阴阳怪气的对着我笑了笑,扯掉我身上的绳子,就把我推了出去。

刚到门口,我就被外面的情景给吓着了。

外面那群人披麻戴孝,一脸的丧气。这,确定是在迎亲,而不是在办丧事?

看着年轻壮汉肩膀上扛着的那顶红轿子,我的眼皮子突突直跳。

“这人,我们就交给你了,那个你看看、这个……”人贩子对着满脸痘痘的小伙子比了个手势,小伙子了然的点头。

忽的,他偏过头,招呼了两个人把我强行推进轿子。可我屁股还没坐稳,就听到几声惨叫。

听声音分明是人贩子发出来的,我惊诧的撩开轿帘,探出头偷偷的看。

当我视线落在门口时,我忍不住浑身颤抖。

我捂紧了嘴巴,快速的将头缩回到轿中。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一遍遍在我的脑子里面闪现。

就在我探出头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人口贩子身上爬满了蜈蚣。

蜈蚣在人口贩子的身上快速游走,那几个人口贩子却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全身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被蜈蚣一点点的啃食着身上的肉。

天呐,这群村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人口贩子身上会有那么多的蜈蚣?

这事情绝对不简单,一定是那个满脸长痘的年轻人干的!

想到这事儿,坐在轿子上的我,止不住瑟瑟发抖。

我心里害怕极了,我担心的是,我现在可能不止是被贩卖这么简单!

“起!”

清朗的一声吆喝,轿子摇晃了一下,便被人抬了起来。

唢呐声,打鼓声重新响起,热闹的声音让我的脑神经瞬间紧绷。

坐在摇摇晃晃的轿子里,我现在连逃跑的心思都不敢有了。

人口贩子的下场就是很好的警示,我若敢逃,他们一定会在我身上放满蜈蚣……

想到那些多脚的毒虫,我就后背发寒。

抬头看了看轿子顶,轿顶上面全是红色的花纹。吞了吞口水,我莫名的觉得这顶轿子就是一口装活人的棺材。

我在摇摇晃晃的轿子里坐了很久很久,等到轿子停下到时候,一只手便探了进来。

这只手白白胖胖,手腕上还戴了个银圈子。这人,应该是传说中的喜婆吧!

“新娘子快下轿!”

我还在犹豫呢,外面的声音就有些不耐烦了。我咬了咬牙,就扶着那只手走了下去。

刚从轿子下来,我还没看清周围的状况,身上就被披上了一件衣服。

喜婆脸上的粉扑成圆圆的圈儿,红得有些渗人。

她笑眯眯的看着我,手脚麻利的帮我把衣服的扣子系上,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这玩意儿是喜袍!

这么多人看着,尤其是那个长痘的小伙子还在,我哪里敢反抗,低头抿唇,任由喜婆倒饬我。

喜福穿好后,我忍不住抬头往前看过去。从我脚的位置再到堂屋这一路,都挂满了白色的灯笼,就一眼,便让我感觉浑身发毛。

只听喜婆吆喝了一声,愣住的我便被搀着往堂屋里面走。由于我整个人都傻了,就只能凭着喜婆把我搀到了堂屋门口。

站在门槛边上,我才发现就连这堂屋,也布置得像个灵堂。

当然,这个灵堂还差一口棺材。

“请,新郎官!”

喜婆高声一喊,我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红的、红的……

我一口气没咽下去,差点没给堵死。看着朝着我走过来的新郎官,我的小脸一麻,脸色骤变。

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个怪物啊!

他的五官极其俊美,只是脸颊两边,各有三条黑色斑纹。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画上去的!

视线渐渐下移,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细窄有力的腰还有那两条修长犹如某国欧巴的长腿……这一切都那么完美。

可是,当我看到他露在裤子外面的脚踝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因为那地方长了一圈黑白相间的长毛,还是带着绒绒质感的那种!

有没有谁能告诉我,人脚上为什么会长着动物一样的毛?

对了,还有他的手。那哪儿是手,分明是掌,在掌尖部分还能看见隐藏其中的利爪,有一闪而逝的光!

我正沉浸在那类似动物掌的手上不可自拔,突然,空气中传来撕拉一声响,我纳闷的看过去,却见到一条长长的尾巴从怪物的身后冒出来。

看着那动来动去,末端尖尖的尾巴,我惊得心里阵阵发凉,这东西蜇人一定会很疼吧!幸好,只不过一瞬间,它又缩了回去。

我成功的怔住了,喜娘却格外兴奋的道,“看来,我们新郎官很中意你啊!”

中意你妹啊,你这么兴奋,你嫁给他啊?

我欲哭无泪的盯着喜婆,内心有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这都什么鬼?

我的脑子止不住一阵晕眩,我要嫁的就是这么个怪物吗?

盯着面前这个像虫又像人的怪物,我瞪着眼睛,恐惧得直往后缩。

天啊,我嫁的人为什么会是一个物种不明的怪物?

看喜婆和周围人没有丝毫变化的脸部表情,我的心再一次被击溃!

我要逃,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个念头一起,我转身就跑,可才跑出两步,一条结实的手臂就拦到了我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