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三大仙岛
  • 不能修仙那就练武
  • 小号多的很
  • 2074字
  • 2020-12-25 16:51:37

孙鸿当即答道:“修仙大道,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漫长岁月的传承下来,总有一些惊艳之辈另辟蹊径。

比如说体修,明明是修仙者,却不修法术神通,将一身道果用来淬炼肉身,熬炼筋骨。

可这并不是说体修就弱于一般的修仙者,反而是有着极端恐怖的战力!靠着肉身体魄就可以担山赶月,搏杀真龙。

还有魔修,参悟各种魔道功法,无所不用其极。然后是剑修,这一类的修士万中无一,沉迷于剑道,一剑祭出剑意,可斩天灭地,惊鬼泣神。

而要成为一名剑修,就必须参悟出“剑意”!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力量,好比是剑道的真谛,剑意雏形是快要参悟出剑意的剑道修士所掌控的一种力量。”

喋喋不休中讲述了一大堆的孙鸿,口干舌燥的舔了舔嘴唇。

周龙至此也是心里有数了,换了个问题的问道:“三大仙岛呢?”

“这没什么好解释的。”

孙鸿答道:“南海一百三十二座仙岛传承,天剑岛,圣月岛,玄武岛,并称为三大仙岛,传承底蕴最为久远与强大。是其他仙岛远远不能媲美的。”

……

仅仅三天的时间。

圣月岛,玄武岛的阵容也是出现在了这一片天空下。

且看那玄武岛的为首者,是一个面孔平庸,目光坚毅的墨袍青年,他没有南宫尚那般锋芒毕露,多了几分稳健与沉着。

而那圣月岛的为首者呢,是一个身形婀娜,面容绝美的年轻女子。

圆润的脸蛋外,点缀着一泓秋水般的清澈双眸,樱桃小口,挺翘琼鼻,外加那吹弹可破的凝脂玉体,怎么看都是那么动人心魄。

“两位来的正好!”

南宫尚看着墨袍青年,年轻女子,拱了拱手的道:“这水潭内蛰伏着一头半步金丹境的玄螭水蟒。

来到这仙灵岛上的修士,恐怕没有哪一方可以单独降伏这一头畜牲,我愿意与两位联手,一起擒杀那玄螭水蟒。”

闻言。

玄武岛的墨袍青年,神色沉稳的道:“半步金丹境的玄螭水蟒,这可是顶尖的凶兽了,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年轻女子美目生辉,嗓音婉转,“我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水潭内除了那玄螭水蟒以外,还有什么值得咱们大动干戈的。”

南宫尚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就凭这水潭内升腾着金色氤氲,涌动着庞大的灵气能量,就足以断定这水潭内有着某种天材地宝了。

何况还有一头玄螭水蟒孕育于此。

我敢说这玄螭水蟒就是那天材地宝的守护灵兽,它霸占了此地,借着那天材地宝,才修炼到了半步金丹境的道行。

修仙界,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墨袍青年眉宇凝重的思忖了半晌,道:“光是咱们还不行,现场这么多人,应该一起出手。

你我三人虽然是筑基境九层巅峰,可要擒杀一头半步金丹境的妖兽,稍有不慎也是要身死道消的,只有在场所有人一起出手,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年轻女子颌首微点,“所言不错,人多力量大。再者,要是只有我们三大仙岛出手,即便成功了也会付出惨痛代价,彼时也没能力夺取那天材地宝了。”

“这一点我早就考虑到了。”南宫尚笑了笑的环视着山野间的众多修仙者,高声的道:“一条半步金丹境的玄螭水蟒,血肉骨骼,内丹脏腑,皆是大补之物。

就连那鳞片也可以打造成护甲兵器。在场诸位要是不想卷入到接下来的战斗,那就可以离开了。

留下来不走的,就等于是愿意和我天剑岛,圣月岛,玄武岛,一起猎杀那一头玄螭水蟒了。”

鸦雀无声了片刻。

在场无人离开。

南宫尚的眼眸中跳动着贯穿人心的锐利剑芒,声音也变得霸道冷厉,“很好,既然诸位愿意和我三大仙岛一起猎杀那玄螭水蟒,我可以保证!

玄螭水蟒的尸体,诸位尽可以自行瓜分,我三大仙岛不取分毫。

可有一点,留下来不走的,等一下若是置身事外,没有出一份力的话,我不管他是什么人,那都是与我三大仙岛为敌!”

年轻女子,墨袍青年不置一词,比起水潭内部的天材地宝,他们不介意放弃那玄螭水蟒的尸体,就要南宫尚站在那里瞎白话好了。

……

水潭森寒。

有雾气笼罩,金色氤氲升腾。

兀的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古井无波的潭水内掀起了一道十几米高的水柱。也引得水潭深处蛰伏的玄螭水蟒,拖动着滔天妖气的浮现在了天空下。

“动手!”

南宫尚发动了筑基境九层的修为,手中祭炼着一柄璀璨炽盛,涌动灿烂雷霆的飞剑。

缠绕着盛烈雷霆的飞剑,有着惊人的破坏力,在玄螭水蟒覆盖着层层鳞片的头颅上,留下了一片灼焦痕迹。

接着是那玄武岛的墨袍青年,他也是筑基境九层的修为,大袖鼓动,手捏法印,全身法力灵气奔腾,从而发出的沉重一击,使得玄螭水蟒跄踉的晃动着躯体。

再是圣月岛的年轻女子,自她体内升起的明亮宝珠,注入了法力灵气后,竟是可以演化出地水风火之力,这是一件极品法器!

修仙者的法器分为下品法器,中品法器,上品法器,极品法器,灵宝,古宝,圣物!

对于修仙者而言,法器至关重要,一件法器可以增添许多战力与底蕴。

“吼吼吼”

被惊扰了不说,还要三个人类修士轮番轰击的玄螭水蟒,暴怒到极致。

它躯体外的鳞片绽放出耀眼的纹络,血盆大口开启间,吐出的妖气洪流,具有崩山裂石的恐怖威力。

风卷残云的席卷到四面八方去,南宫尚与玄武岛的墨袍青年,圣月岛的年轻女子,犹如是风中飘絮一样的跌落到了远处的地面上去。

在场一些修仙者看到玄螭水蟒的峥嵘恐怖,不禁胆寒。

好在人多势众,现场一千七百多名修仙者,齐齐的释放出攻势与法器来,瞬间展现出的攻势,铺天盖地,色彩斑斓。

流星雨一样的浇灌到玄螭水蟒的体外,饶是玄螭水蟒的躯体坚如磐石,鳞片下也有鲜血渗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