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乱坟岗
  • 不能修仙那就练武
  • 小号多的很
  • 2062字
  • 2020-12-05 11:05:03

好好的一条街道,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座绞肉场,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猩红血液。

尤其是在宗师级别的武者,陆陆续续的加入到争夺那神龙令牌的过程里后,不但人死的越来越多。

就是街道两旁竖立着的楼阁建筑,随着宗师武者们的碰撞争斗,也一座座的坍塌成了废墟。

厮杀一直持续到日落时分。

天色渐渐昏暗,突然有着巅峰级别的宗师强者,如鬼似魅,快如闪电的落入到了那堆尸如山,血气冲天的街道上去。

两名宗师级别的武者,措不及防下,先后被那一名巅峰宗师强者拍飞出去。

继而抢到了神龙令牌的巅峰宗师强者,一步百十米远的冲向了江陵城外。

没人拦得住他。

三个时辰后的疾掠狂奔后,面庞外笼罩着一层阴霾森冷色彩的巅峰宗师男子,手掌紧紧攥握着神龙令牌的停在了江陵城百里远的乱坟岗外。

相传在几百年前,敌国入侵,一直攻打到江陵城外,大武皇帝御驾亲征,在此剿灭了敌国百万大军,从那时起,这距离江陵城百里远的大地,就成了一处乱坟岗。

一到晚上就阴风刺骨,鬼哭狼嚎,还曾有人在此看到厉鬼妖魔出没。

“呼……呼”

口中微微喘气的巅峰宗师男子,左顾右看,只觉得背后有着一双双眼睛,死死的锁定着自己。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一般武者,包括大多数宗师级别的武者,都被这屹立在宗师巅峰的男子甩掉了,可能跟上他的人,依旧不少。

就比如说周龙与年轻女子。

周龙虽然没有见到周遭有什么人影,可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一起追在巅峰宗师男子背后的存在,少说也有百余人之多。

没有人阻挡巅峰宗师男子,是因为众人本意就是想要巅峰宗师男子把神龙令牌带出江陵城。

……

“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蓦然有着沙哑如夜枭般的冰冷声,似从地狱飘出的回荡在乱坟岗深处。

巅峰宗师修为的森冷男子,瞳孔缩成针眼的望向了前方。

浓郁驱之不散的夜色中,一个身穿白色长衣,头戴白色官帽,帽子上写着“一见生财”,满面笑容,身材高瘦,脸庞惨白的男子,若隐若现的浮现在远处。

和他一起的微胖男子,五官凶悍,肌肤漆黑,穿着黑色长衣,头戴黑色官帽,官帽上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

两人就那么从乱坟岗深处,脚不沾地的飘了出来。

黑布隆冬的,乱坟岗里飘出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来,成年人也要被吓成痴呆。

“黑白无常,厉鬼勾魂……你们是……黑白无常!”

巅峰宗师男子肝胆俱裂的放下了神龙令牌,“我……不要了,给你们,别杀我。”

江湖之中,隐世高手层出不穷,其中黑白无常就是一对超级高手,合击之下,可以瞬杀大宗师武者。

“桀桀桀,还是让鬼爷我送你早登极乐吧。”

手中握着一根类似于人骨,却被打磨成如同锥子一般尖锐锋利的黑无常,身形一晃,凭空出现在巅峰宗师男子的身前。

“你……”

巅峰宗师男子都没来得及闪躲,他的心脏已经被黑无常手中的人骨刺穿。

待到巅峰宗师男子死不瞑目的倒在血泊里去,那笑容奸诈虚伪,身材高瘦的白无常,一双狭促而冰冷的目光,透过夜色的望着乱坟岗外,喝道:

“诸位既然都来了,何不走出来商量一下怎么处置这神龙令牌呢。”

霎那的寂静。

一个苍老佝偻,气机凌厉的老者,迈步走出的站在了乱坟岗前,道:“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三十年前,威震江湖,无人可敌的黑白无常,今日也会为了这神龙令牌而重出江湖,老夫倒是大开眼界了。”

始终保持着冷厉嗜血姿态,还舔了舔刺穿巅峰宗师男子心中后,残留在骨刺上鲜血的黑无常,皱眉含煞的瞟了眼佝偻老者,反驳道:

“你名剑山庄一向以江湖第一剑道势力自居,可惜啊,后继无人,竟然让你这半只脚踏入了棺材的老东西来争夺这神龙令牌。”

轮到白无常说话了,这家伙笑得灿烂,可却虚伪奸诈,“大宗师气血旺盛,比普通人要多活几十年也不足为奇,可易云前辈今年要有一百二十岁了吧,功力还剩下几成啊。

难道真像我师弟说的,你名剑山庄是找不到后继之人了?”

易云哼了一声,“老夫不和你们两个小辈一般见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猛然站在了乱坟岗前的中年男子,雄伟高大,气势惊人,手中那一口长剑,还没有出鞘,就有着无法描绘的锋利剑气喷薄而出。

“无双城独孤城主!”

“听闻无双城独孤家,以铸剑闻名于世,这拿在独孤城主手中的,不会是你们无双城的无双神剑了吧。”

白无常神色凝重。

“正是无双神剑!”独孤城主应了一声,接着朝易天拱手道:“名剑山庄与我无双城渊源深厚。

你名剑山庄的宝剑,大多出自我无双城,百年前锻造这无双神剑时,易天老庄主还捐赠了一块域外神铁,这一份恩情,无双城不会忘。”

易云面色温和的笑道,“独孤城主客气了。”

他听出了独孤城主的话外之音,无非是联起手来的夺取神龙令牌。

……

两个老者,一左一右落在了乱坟岗前。

皆飘逸出尘,不同凡俗。

“若是我没有看错,两位应该是逍遥派的逍遥二老了吧。”

黑无常问道。

两个老者含笑的不发一言。

周龙眼前一晃,身旁年轻女子掠出的走到了乱风岗外。

一袭紫色宫装的年轻女子,即便是戴着那寒冰面具,掩盖了旷世仙颜,也难以掩盖那芳华绝代之姿。

乍然出现在阴风刺骨,鬼哭狼嚎的乱风岗外,一如是一尊冰清玉洁,不食烟火的九天玄女,跌入了炼狱当中。

“大宗师圆满!”

“如此年轻就矗立在了大宗师圆满之境,莫不是移花宫的哪一位?”

见到了年轻女子的独孤城主,逍遥二老,易云老庄主,乃至于黑白无常,眼眸深处都有着惊艳之色划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