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岩浆大河底部
  • 不能修仙那就练武
  • 小号多的很
  • 2063字
  • 2020-11-27 11:05:09

从白发沧桑老者手中祭出的十八杆阵旗,古朴精致,幡身外篆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字眼。

按照白发沧桑老者的解释,在场一百多名修仙者,要将法力灵气注入到那十八杆阵旗里去。

这样就可以开辟出一条直通岩浆大河底部的通道,继而猎杀那些吞噬血菩提果为生的凶兽了。

可这红口白牙,三言两语的,在场大部分的人都有些迟疑与犹豫。

“哼!谁要是不想要机缘造化的话,可以马上离开,若是一点力都不想出,还想要逗留于此,那就休怪我大开杀戒了。”

满身戾气的枯瘦青年,嗜血狰狞的嘶吼道。

他是在场除了那白发沧桑老者,黑袍中年男子外,唯一的筑基境强者了。

再有就是那个一袭宫装,风华绝代的年轻女子了。

“……吞噬血菩提果为生的凶兽,这血肉内丹,定然是价值连城,可要到这岩浆大河深处猎杀那些凶兽,稍微出点意外,可就是万劫不复,尸骨无存了呀。”

“想要机缘造化,那就要承担相对于的风险,连这点胆魄都没有,还来这火麒麟洞做什么!”

片刻踌躇,在场一百七十多名修仙者内,有数十人离开。

“很好。”

白发沧桑老者欣然的捻着胡须。

不经意间的,他看到了人群内站着的周龙。

朝气蓬勃的少年,身高七尺,魁梧有力,一头短发苍劲,虽称不上俊朗温润,却格外结实。

“你不是修仙者!”

目光锐利的,白发沧桑老者质问道。

周龙不卑不亢的点了点头,拱手道:“晚辈叶良辰,是一名武者。”

一旁林仁:???

叶良辰?你不龙傲天吗!

“可笑!卑微如蝼蚁般的武者,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与我等修仙者为伍!”

枯瘦嗜血青年冷厉的斥道:“马上给我滚!”

“你让谁滚?”

无喜无悲的女声,婉转动听,犹如天籁,但却掺加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漠然清冷气息。

只看得那漂浮在岩浆大河上空,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的年轻女子,这时好像是动怒般的盯上了枯瘦青年。

就如同一尊君临天下的女帝,冰清玉洁,威不可言!

饶是枯瘦嗜血青年屹立在筑基境级别,在年轻女子的凤眸俯瞰下,也有些不寒而栗,解释道;“我指的是那小子,并非道友。”

“可本宫主也是习武之人。你口口声声说武者卑微如蝼蚁,殊不知在本宫主眼中,你也与蝼蚁无异!”年轻女子霸气冲霄的答道。

“那好……既然道友鄙夷此子,我就让他留在这里。”枯瘦青年咬着牙的压下了怒火。

现在还不是与年轻女子大打出手的时候,他也没把握胜过年轻女子,对方虽是武者之躯,但那手段,玄妙至高,鬼神莫测,简直不似人类。

周龙一阵的热血澎湃!

高高在上的筑基境修士,在武者面前低头,这传扬出去,铁定是没有会相信的。

旋即的,周龙朝着年轻女子施了一礼,喊道:“多谢前辈,晚辈叶……”

“好自为之!”年轻女子看都不看周龙的打断道。

显然的。

她根本就不是有心庇护周龙,只不过是那枯瘦嗜血青年说武者卑微如蝼蚁,这才触怒了年轻女子。

“乾天坤地,万法归一!”

此时的白发沧桑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奇特拗口的咒语,响彻十方天地。

现场一百五十多名修仙者,先后运转法力,将体内灵气,灌入到了十八杆阵旗里去。

就是那黑袍中年男子,枯瘦嗜血青年,也都没有例外的祭炼着十八杆阵旗。

遍观全场,只有两个人一动不动。

一个是周龙,他一个习武之人,那来的法力与灵气,就算他有纯阳内力,可以祭炼修仙者的法器,他也懒得动弹,保存体力不香吗?

还有一个人没有出手,自然是年轻女子了。

她也是武者之躯,和周龙一样,体内是没有法力灵气的,不出手也就合情合理了。

嗡嗡嗡

吸收了一百五十多名修仙者法力的十八杆阵旗,光芒大盛,地水风火萦绕。

“去!”

白发沧桑老者连连结印。

十八杆阵旗,追星逐月般的沉入到下方的岩浆大河内去。

嘭隆隆

呼哧哧

剧烈的动荡声,在河面下诞生。

一眨眼的光景,吞吐着炙热火焰的河面,分裂开来,露出一条数十米宽的裂缝,直通河底。

“时不我待呀,老夫估算,这阵旗也就能维持几个时辰而已。”

白发沧桑老者说道。

“速战速决!”

面色冷酷的黑袍中年男子,身形快如闪电,第一个冲入到了岩浆大河内去。

跟着是白发沧桑老者,枯瘦嗜血青年,最后是那风姿绰约,尊贵如仙的年轻女子。

……

十八杆阵旗,在岩浆大河上撕裂开一个数十米宽的裂缝,直达底部。

但那一股炙热温度,越往深处,越是可怕,到了残留着岩浆火焰的河底时,空气间弥漫的熔浆气息,恐怖温度,仍旧是能不费吹灰之力的熔炼掉坚不可摧的石头。

周龙有九阳神功护体,扛得住。

左右看去,十八杆耀耀生辉的阵旗,在岩浆大河内撑开了一道百米范畴的真空地带。

忽然的,一头全身上下布满了赤红鳞片,口中还流淌着岩浆火焰的庞然大物,如蜥蜴一样,又与巨龙几分相似的冒了出来。

出其不意下,一口就吞掉了一名修仙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陆续有着口吐烈焰,身披鳞甲的凶兽,摆动尾部,舞爪张牙的冲出被十八杆阵旗隔离开的岩浆河水。

“孽畜受死!”

枯瘦青年出手,大手如磨盘,拖动着磅礡汹涌光芒的碾灭了两头岩浆凶兽。

继而破开两具凶兽尸体的腹部,摄取到枯瘦嗜血青年手中的两枚内丹,鲜红如血,色彩妖艳。

不甘落后的,那白发沧桑老者,中年黑袍男子,纷纷出手,猎杀凶兽。

轮到年轻绝代女子时,她手中握着一口一尺七寸长,碧绿如玉髓般的长剑,骤然看,长剑没什么光泽。

可当年轻女子挥动时,绽放出的森森杀伐剑气,让人睁不开眼睛,瞬间就将几头岩浆凶兽,摧枯拉朽的撕裂开。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