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下一次趁热
  • 不能修仙那就练武
  • 小号多的很
  • 2305字
  • 2020-11-15 11:05:18

“本小姐已经在这等了两天了,闲得无聊。”

“现在你来了,咱们比划一下怎么样?我已经把我们王家刀法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你陪我练练招。”

容颜娇丽的王玲,跃跃欲试的亮出了她那一口形如柳叶,长约五尺的长刀。

周龙心绪不宁,可就是抹不着头脑,所以也就没心思陪少女练招了,摇头道:“你自己练吧。”

“瞧不起本小姐不成!”王玲美目圆睁,喝道;“我再过几天就能突破到五品武者,彼时这古阳镇第一天才武者的名号,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

“再说一遍!”周龙暴躁的抬起了脚,朝着地面剁下去。

不过五成力道,也是直接就在地面上踩出一个脸盆大小的土坑,边缘处延伸出的裂痕,有七八米长。

“得罪了!”

王玲咽了口吐沫的放弃了切磋的念头。

“欠收拾!”

看着目睹了自己一角狂暴之力,马上就服服帖帖,温婉柔弱起来的少女,周龙坐在了院子内的大树下。

转眼入夜。

浩瀚的宇宙间,星辰密集,有北斗七星横亘于北,也有南斗六星照耀于南。

蓦然地。

挤满了莫测星空的大月内,飞下一个女子。

体外朦胧雾气掩盖的女子,宛如是从月宫内走下来的仙娥。

一张容颜旷世,足下步步生莲。

她拖动着一袭月白宫装,神圣不可侵犯的烙印在了庭院上方。

“是女仙。”

“天啊,好美。”

院子里的三百多人,稀里哗啦的跪下了一大片。

周龙在这一刻的震撼到不能自持。

身披圣洁月华的绝美女仙,不正是前些日子,要自己掩埋掉的女修仙者了吗?

“莫非天玄真人召集前段时间离开镇子的人,是暗中受了这女人的吩咐?”

“可她当时明明已经是气绝身亡了呀。”

……

高空上,南宫蝶凤眸冰冷,冰清玉洁。

她这些天都滞留在这古阳镇里,天玄真人前前后后为他召集来几千人,都是前一段时间离开过古阳镇的人。

今日要是再找不出那个恶贼的话,她就只能离开了。

至于为何在这古阳镇寻觅恶贼,是因为古阳镇是距离那大山最近的一座城镇,而且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要找的恶贼,就在这一座镇子里。

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下方天玄真人为自己找来的三百多人,南宫蝶的眼神,突然锁定在一个少年身上。

十八岁不到的少年,龙精虎猛,挺拔如龙。

虽然没有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可也是高大威武,仪表堂堂

五官棱角分明,称不上俊美,但很是耐看。

一头短发,洒脱爽利,站在庭院内,犹如鹤立鸡群般引人侧目。

“武者?”

当场没有发作。

南宫蝶声音虚渺,不容置疑的道;“尔等可以离开了。”

闻言,庭院里的众人,纷纷的朝着外面走去。

“你留下!”

周龙的耳畔,响起女修仙者的天籁之音。

好听是好听,就是没有半点情感波动。

“该来的终究要来,可话说回来了,我对这女人也算有恩呀,是我把她从水里捞了上来……解释一下,我可以的。”

周龙竭力的保持着平静从容。

待到院子里只剩下少年一人的时候,南宫蝶再也无法遏制杀机的露出了砭人肌骨的幽寒之色。

她仙躯挺秀的烙印在月华之中,道:“好胆!我修道至今,还未曾遭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你想怎么死。”

这可不是玄鹰武馆少主那个栽种可以相提并论的,上空的少女,绝对是正儿八经的修仙者!

都能凌空而立,腾云驾雾了,就是天玄真人也不见得可以相提并论吧。

周龙心思电转的喊道;“仙子认错人了吧?我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事情,也从未冒犯过仙子呀。”

“巧言令色?”南宫蝶玉指一点。

周龙身上飞出一道光芒,落入到南宫蝶手中后,显现出的是一道无瑕璀璨的玉盘,“这法盘在你身上,就是最好的证据。”

当日周龙从对方尸体上搜刮来三瓶丹药,一块玉佩,再就是这一道法盘了。

背脊虚汗流淌的咽了口吐沫,周龙一巴掌拍在了额头上的道:“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被我埋到了土里的女修仙者。”

“好!你承认就行!”南宫蝶不在多说。

“且慢!我周龙一介匹夫,可也知道,救命之恩,涌泉相报,仙子就算不感激我,也不该恩将仇报才是啊。”

“混账!”南宫蝶娥眉紧蹙,啐道;“你趁我伤重,盗走我随身之物,还把我埋入土中,由我自生自灭,今日被我揪了出来,还敢说我恩将仇报,当我可欺不成!”

周龙不慌,惊慌失措也是无用。

他半真半假,怡然无惧的反驳道:“我若真的趁人之危,仙子你大可以将我挫骨扬灰。

可我那一日把你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你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生气,所以我才断定你已经气绝身亡了。

为了不让你暴尸山野,被野兽啃食,我才挖了个坑,把你埋了进去。我做错了吗?要是这都算错的话,仙子大可以杀了我!”

南宫蝶语塞。

她低估了血狼谷深处,那一头畜牲的力量,不小心的中了狼毒,失去了意识前,以秘术封存生机,不是修仙之人,还真要把她当做一具尸。

,少年将她从水中捞出,出于善心的埋了她,不至沦入野兽之口。

这似乎……真的是没有做错。

“好!那你为何拿走我身上的丹药与法盘?”

“仙子当时都已经死了,我取走的那些东西,对你还有用吗?”周龙理直气壮。

“混蛋!”南宫蝶银牙作响,“最后一个问题,我从地底下复苏爬出来的时候,衣衫不整,身上还有多处淤青,你怎么解释?”

这或许是少女最在意的问题了!

她死死的盯着少年,只要被她看出一点端倪来,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大开杀戒。

“仙子把我周龙看作是什么人了?我能对一具尸体做出那禽兽不如的举动来吗”

周龙愤然的道:“衣衫不整,多处淤青,仙子被我从水中打捞上来之前,在水中飘荡了不知多长时间,磕磕碰碰的在身上留下一些伤痕,这很正常。”

一下子的,南宫蝶彻底的无话可说了。

“仙子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告辞了。”

周龙不想和这个女人纠缠下去,对方是修为莫测的修仙者,迟则生变。

就是可惜了那一道法盘,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研究其中奥妙呢。

“周龙?很好!我记住你了!”

“那三瓶丹药就送给你了,我南宫蝶恩怨分明,一码是一码!”

“但下一次再见面的话,我可不会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了。”

走出院子的时候,周龙听到了少女这般警告道。

“那你也等着,下一次见面,我趁热!”

周龙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喃的答道。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