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疼痛 坟堆与穿越!
  • 佣兵与冒险家
  • 袁榛的鱼呀
  • 2171字
  • 2021-06-10 23:58:12

赵吉感到浑身都痛。

头上的额头处、两个胳膊、两个小腿肚都很痛,似乎是受伤了。并且他身上感觉还被很重的东西压着,胸口的呼吸很是艰难。

在好一阵疼痛的感觉下,赵吉发现,还好身体的躯干主要部分并不感觉到疼痛。而他眼睛睁不开,头上可能的伤口也让他的脑袋此刻昏昏沉沉的。

通过缓慢而又长长的一个深呼吸,他积攒了一些力气在身。

赵吉没有活动持续感到疼痛的胳膊和小腿,而是用身体的躯干部分左右拧动挣动着,借用腰部和大腿的力量挪动了身体躯干上压着的不知道什么沉重物体。

哗,哗啦啦--哗啦啦---

随着赵吉的扭动,他身上压着的沉重东西滑落到了身体的两边,这让他胸腔不再被重物压着,呼吸起来更顺畅了。

赵吉缓了缓呼吸,接着再次积攒起力气,这一回还是没乱动胳膊和双腿部,而是再次借用身体躯干的力量将身体直直挺了起来,昏沉的头部这一回也摆脱了重物覆压。

哗啦啦,石子滑落的声音。

赵吉双眼一阵微微眨动,终于把眼睛睁开了,好像他的双眼有一阵没有工作了。映入他眼前的是一片阴森的树林,满目都是茂密的树枝枝干和宽大并且绿意盎然的树叶,赵吉抬头透过紧密树木的缝隙看到空中。空中的天气阴沉沉的,好像堆积了厚厚的雨云。

赵吉有些茫然的环顾左右看看,他自己原来是被一些碎石块和森林的腐土半掩埋了起来,所谓半掩埋就是没有挖坑,只是用材料将平躺着的人盖上。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被人埋了起来?

怎么回事?

而在他自己被掩埋的地方不远处,大概旁边几米处就是一条简陋的土路,他自己就被人埋在路旁,事先延伸过去,在土路的另一边是比较稀疏一些的树林。

头好痛,两个胳膊和两个腿也都好痛,是不是受伤了呀?

赵吉刚想伸手摸摸自己额头那个痛处,结果看着眼睛跟前的右手愣住了。

----------

这根本不是我的手!

怎么回事?

这根本不是我的手!

怎么回事啊??

赵吉眼前的手跟自己的手大不一样。它有些太小了吧,而且看起来手心手背都很粗糙,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掩埋的缘故,手整体泛黑黄色,可不管怎么说,这都不是自己的手呀。

可是他赵吉自己的确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一握手,好疼!右手的虎口很疼,好像肌肉有些撕裂了,但好在并不严重,不影响抓握。

等等!

赵吉注意到了自己右胳膊上的衣服袖子,这根本就不是自己醒来之前穿得那身夹克的长袖子,也不是夹克里面的条纹长袖衬衣。

赵吉赶紧伸出左手看去,也是一样的,破烂衣服是一种由粗糙纤维做成的破烂衣衫,而且两袖破烂的地方还有血渍粘在上面。

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衣袖上沾有血渍破烂的地方,一阵疼痛传来,好疼!

看来就是手臂这里受伤了。而他两个胳膊都有伤处,只是好在现在没再流血了,胳膊上的伤口也不影响肢体的活动。

赵吉再伸手摸摸头上传来疼痛的地方,还是很疼,但也是不再流血了。

幸好,幸好。

赵吉突然注意到手上刚才触碰头上伤口处的地方沾了几根断发,可是这个断发的颜色不对劲呀,他是个国人,从小都没染过发,可是现在手上的断发是金棕色的。

赵吉有点慌神,又从头上其他地方轻轻的现拔了几根头发,的确,都是金棕色的。

怎么回事?

不是吧大哥?难道现在的情况是小说故事里的灵魂夺舍,可怎么是个外国人啊?重生能行不?我想重生!而且他不是在他家附近吗?夺舍啥的不是应该本着就近原则,就近找个医院里的植物人啥的Duang的一下夺舍,他这咋是个外国人呢?

而且他赵吉一个人好好的走在自家小区里的路上,怎么就眼一闭,一睁,他整个人就变成这样了?

连番的思考让他想的有点累,而且头上的疼痛也让赵吉一阵微微的眩晕。赵吉便又躺下,在‘他’的坟堆中休息了一会儿。

四周静悄悄的,非常安静。除了远处树林中传来的各种鸟叫和昆虫们有规律的鸣叫,他的四周没有其他的动静。

躺着休息了一会儿的赵吉有点渐渐回过神来了,应该不是夺舍,而是类似于借尸还魂。

自己这幅满身是伤的身躯怎么看都像是死后被人简单埋葬在路边的,再加上四肢和头上受的伤让他确认,看来这个身躯之前的主人的确是意外死在了这儿。

从身上穿得衣服看,身体的原主人是个穷人。就是衣服的料子很奇怪,不像是常见的棉布或者化工纤维,更像是历史书上说的古代老百姓穿的那种麻制的衣服,还得是很古代老百姓穿不起棉布的时候才行。

赵吉也不管那么多了,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会在最近经过的地方。他得先离开这儿,寻求他人的救助才行。

赵吉费力的一点点把腿上的土石挪开,不是土石多或者沉,完全是他的两个胳膊都受了伤,不影响手臂活动但是完全使不上一点力气。

一会儿后,赵吉挪出来了他的双腿,赵吉发现腿部也受了伤,大腿没事,但是小腿肚被什么东西撕咬了开来。

赵吉摸了摸受伤的地方,很疼,但是跟手臂一样也没出血。

还好,还好。看来还能站起来走动。

赵吉试着双手撑着身旁站立起来,很困难,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他现在都得一点点的完成。主要是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身体没有一点的力气,而他双腿也使不上劲,整个动作做完,他的心脏也扑通扑通的用力跳动。赵吉站起来的时候口里一阵发干,头也很晕,他赶紧踉跄的挪动两步靠在了附近一颗树的树干上。

赵吉张开嘴呼哧呼哧的呼吸着,强行将急促的呼吸理顺变成顺畅的呼吸。口里愈发的感觉干了,赵吉猜想应该是这具身体有段时间没有喝水了。

身体缺水是非常危险的征兆,这具身体受的伤看来暂时是没问题。人体的饥饿也还可以忍忍,这个身体还是挺强壮的,身上的肌肉可以在最后关头抵抗饥饿。而额头上的伤,也在赵吉慢慢的呼吸下,不再是那么的痛了。

接下来的关键是缺水口渴,没有水是大问题,得快点找到水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