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紫色的魔王

格古望着远去的虫群,以及那两个强者,青铜面具下空洞的眼眶中异火燃起,迪迦和卡蜜拉的模样被他深深的印在了脑海。

“毁灭他们!”

格古的脑海中这句话在回荡。

……

天空中星光点点,如明珠璀璨。

古树参天,发着幽幽紫光的巨型植物矗立在草原深处。

这是异宇宙的神奇物种,上千米的树干,超过一百米的直径,以及如同紫金般散发着金属光泽的树皮,都揭示着这颗树的与众不同。

在艾丝美拉达一族的口中,这是比格古更恐怖的存在,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只要靠近这棵魔树千米之内,都会逐渐失去生命,植物会逐渐枯萎,然后飞快的腐败被魔树脚下的紫绒草给吸收,而动物则是先神志不清,然后昏倒,最后结果也和死去的植物一般,被紫绒草吸收。

即便是有动物或人侥幸从紫绒草上方逃了出来,回来以后也基本成了一个傻子,并且他的身体会不受控制的发育,比如某个器官巨大化,再比如多出来一个眼睛,最后变成一个怪物浑身流脓而死。

并且他死后尸体一定要用火处理干净,或者埋在很深的地下,要不然和尸体接触过的人也会发生不幸,虽然没有他那么严重,但是也基本上都活不了多久。

借助于艾美拉尔之心的碎片,卡蜜拉恢复了一些能量,虽然依旧不能够持久作战,但是变身离开这个星球却没有问题了。

失去了家园的艾丝美拉达人今晚只得露天为营,在这茫茫的草原上熬过寒冷的一夜了,而几个小时前,卡蜜拉和牧风则是来到了这颗传说中的魔树附近。

虽然三千万年前的超古代文明拥有的科技实力非常强悍,但是当面狂热追求力量的卡蜜拉却很少主动去接触这些,以至于到现在在科学知识当面,她仍然如同一个小学生一般。

也容易理解,科技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就比如一个小孩拿着一个擀面杖,在大人面前仍然不堪一击,除非他拿一把手枪。

不过好在牧风还是完整的接受完了中学教育,虽然不知道魔树是何方神圣,但是光从它夜晚发光就猜测出来,这树有些强烈的辐射。

艾美拉尔矿石证明了在这个异宇宙他和卡蜜拉在并不是什么能量都吸收不到,所以他们现在想试试,可否借助这颗散发着辐射的植物来为自己补充能量。

反正他和卡蜜拉实力强悍,哪怕是核爆炸也不能伤害到他们,所以这才有恃无恐。

莹莹的紫光很温和,丝毫没有和星光争盛的意思。

牧风拉着卡蜜拉的小手走在紫绒草上,身上被覆盖了一层非常微弱的淡紫色。

“啧啧啧,这倒真是一个约会的好场景啊。”

牧风抬头望着高达上千米,如同蘑菇般发着幽紫光芒的的巨树,淡紫发粉的树叶无风自动,在树冠中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浪,隐约中牧风竟然闻到了一股香味。

“那你要不要趁机和我表个白?”卡蜜拉捂着嘴笑到,这十年来由于卡蜜拉的沉睡他们的关系止步于牵手和拥抱,连接吻都没有进行过。

这里面一方面有牧风不想趁人之危的原因,另一方面则因为卡蜜拉自我意识觉醒,不但对仪式感有了非常一般的执着,还学会了欲擒故纵,在这一点卡蜜拉倒是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不过毕竟拥有近乎无穷的寿命,所以十年在他们眼中转眼即逝,即便眼下少年少女正值青春年华,如同干柴烈火一般,牧风倒也没有觉得十年没有进展多委屈。

“有什么奖励吗?”牧风坏笑着问到,现在的卡蜜拉已经会主动和他调笑了,这和他们刚刚相遇时的状态显然好了太多。

那时候的卡蜜拉如同一直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又被找回来的小母猫,胆小又谨小慎微,生怕会被再次抛弃,她已经没有了自卫武器——仇恨。

“嗯……可以亲你一下……”少女脸上一抹红霞,她不是三千多万年前的卡蜜拉了,眼前的爱人也不是那个只知道征服的黑暗君主和孑然一身奔赴光明的混蛋了。

现在他不仅在意她的感受,有时候为了逗她开心甚至不惜学小狗叫,虽然没有了那种唯我独尊的霸气,可是这种柔情她更喜欢,因为这是只属于她的。

更何况迪迦并不是转性了,他依旧是个暴君,只不过这个暴君被牧风关在了内心深处。

两个人边说边笑,越来越靠近这传说中的魔树。

牧风和卡蜜拉牵手在紫绒草上,似矫兔奔,又似蝴蝶舞,俊男靓女含情脉脉,此时在眼中天地间一切都不存在,除了他们彼此。

牧风突然将卡蜜拉抱了起来,在魔树的荧光下,牧风抱着卡蜜拉来了一个三千六百度的旋转。

随后将小脸俏红的可人儿拥入怀里,深情的对着微张的香口吻了下去。

“唔~你耍赖~”少女看似抗拒实则娇羞的娇嗔到。

“这就是我对你的表白,我要你永远在我身边,哪怕宇宙毁灭,你也不许离开。”多年前的那个暴君又回来了,牧风拖着卡蜜拉的小脸认真的说到,虽然此时的牧风看起来比较冷漠,可是卡蜜拉却出奇的心安。

她知道这个暴君向来自傲,就像多年前的离开,他从不为自己辩解一句,不是没有理由,只是觉得没必要。

他说出的话向来言出既遂,他的承诺,那便是铁律。

“只要你要我。”卡蜜拉虽然被这一吻弄得浑身有些飘然,可是她依旧坚定的看着牧风,说出来自己的承诺。

卡蜜拉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她用雪白的手臂将牧风的脖子环住,垫起了脚尖朝着牧风吻了下去。

幽幽的香味再次袭来,十七岁的英俊少年和十六岁的美丽少年在那里忘情的拥吻,魔树上汹涌的波浪更加起伏,树叶的碰撞声似风铃一般清脆。

“风传来了远方的信子,草缔结它的不灭的魂火,我亲爱的孩子们,脱掉身上的束缚,和对方融入一体。”树叶沙沙传来魔咒般的轻喃,如哭泣又似哀求。

星光下的少年少女眼神逐渐迷离,看不见的火焰在他们心中燃起,少年的手已经从黑色连衣裙的领口伸入,要抚摸那如水晶般光滑的肌肤。

“我的乖孩子,做自己想做的事~”蛊惑的声音再次传来。

“做你马勒戈壁!给老子滚出来,媳妇儿揍他!”

少年少女眼神同时恢复清明,少女眼神中更是羞怒交加,不过她的怒火却是因为某个趁机揩油的家伙,尤其是那家伙抽手以后情不自禁的闻了一下。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正经,不知道多危险吗?”少女心里嗔怒,但是手上也没有闲着,灰色闪电直接打向了上百米宽的巨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