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达尔往事

普雷希托的战争机器已经开始运作,已经同居了的罗彻和小森存也不例外,这次他们的任务是负责和达尔联盟联络,当然以他们的身份只是联络这个机器上的一个小螺丝。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回想最初相遇的时候,那是在达尔联盟,加利空间堡,森林公园。

让·罗彻将刚刚买来的金堡放在了公园的长椅上后,便开始假装疲惫,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自从来到达尔联盟,让·罗彻好像就被贼盯上了,短短两天被贼偷了三次,虽然都是一些零食罐头一类,不值几个钱,可是薅羊毛也不能逮住一只羊薅。

让·罗彻恼了,所以发誓今天一定要捉到那个偷东西的小贼。

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今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公园就是让·罗彻今晚的住处了。

谁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那个鬼学校,现在在加利空间堡流浪了一星期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个学院要求的地址。

达尔联盟和普雷希托不同,他们注重人权,所以不像整个普雷希托那样,被超脑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所以犯罪率相对来说也比较高一些。

这两个能量棒和那杯营养液已经花掉了他身上最后的两金卢克了,如果再找不到学院要求他以后可能就要乞讨为生了。

这是他们的入学仪式,为了野外生存训练,只是此时的普雷希托已经没有野外了,地底又太危险,所以只好借助达尔联盟的空间堡了。

其实他本来还可以再撑个两天的,可是在他把为数不多的现金换成食物后,打个盹的功夫,他就发现自己被盗了。

让·罗彻也很无语,其实凭借着自己的成绩,在摩天大楼差不多可以上一所不错的名校了,可是自己那个着急实现阶级跳跃的爆发户老爹,为了早点培育出贵族,非逼着让·罗彻选择了这个极度不靠谱特殊学院。

让·罗彻之所以会妥协是因为从小道消息得知这个学院的学生有资格申请观察者俱乐部的会员身份。

观察者俱乐部是普雷希托帝国一个十分小众的俱乐部,里面聚集着各个领域顶级的人才,他们致力于研究那些政府不肯公开的神秘事件,意图通过这些事件来寻找外星人或者神祇的踪迹。

这个俱乐部的入会条件相当苛刻,除了领域的大牛就是一些走了狗屎运有重大发现的人,其他的就算是某个摩天大楼的首富想参加都进不去。

由于学院也是在教育部正式注册的大学,并且还有着几万年的历史,比有些大楼的年龄还要大,所有让·罗彻不觉得它们会说谎,还是为了骗一个某楼层的新进富二代。

反正老爹挣的资源已经可以让让·罗彻几辈子花不完了,所以尝试一些刺激的事情比励志更吸引让·罗彻的兴趣。

也正是因为观察者俱乐部的吸引,让·罗彻才没有因为学院这个奇怪的入学仪式想要退出。

学院的入门仪式说简单也简单,就是在这个空间堡当中找到学院规定的地址就好了,说困难又很困难,因为在让·罗彻登陆达尔联盟国土的那一瞬间,他的终端和身份卡卡都被锁死了,除了身上的现金,他什么都没有了。

一开始让·罗彻还觉得挺有意思,毕竟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凭借着自己流利的达尔语,多问几个人打车过去就好了。

可是问了几个人后他才发现没这么简单,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学院的这个地点的存在,一种被野鸡大学骗了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这样为了省钱,让·罗彻沦落到在公园睡长椅的地步。

空间堡类似于二十一世纪的地球,环境比较贴近自然,并且阳光可以通过透明防护罩直接进入堡内,所以空间堡内是有昼夜的,不像普雷希托帝国那样

夜幕即将降临,由于选择的位置十分靠里,所以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

为了让那个小贼觉得现在是个好时机,让·罗彻故意将呼吸加重,模仿睡眠中的轻鼾。

小贼的脚步很轻,在虫鸣的掩盖下,几乎听不到。

要不是让·罗彻聚精会神的等待他的到来,还真不容易发现。

“砰砰砰~”不知是小贼的心跳还是让·罗彻的心跳想起。

这个小贼的确挺大胆的,之前都是在半夜或者让·罗彻熟睡之际作案,现在却天还没黑透就开始行动了。

或许是他也知道这是让·罗彻身上最后的两金卢克吧,如果被让·罗彻吃了,这只羊就彻底秃了。

“啪!”很轻微的纸张折叠的声音,小贼的手已经开始触碰到能量棒了。

早有准备的让·罗彻睁眼的同时右手迅速的向能量棒抓去。

“啊~”

一声清脆的女声传入了让·罗彻的耳中,让·罗彻手中手中多了一个纤细柔软的手腕。

真是一个奇怪的傍晚,小女贼惊慌失措的被愤怒的少年攥住手腕,在她的手上还攥着一个带着花香的能量棒。

“大家都是帝国人,不要那么凶嘛。”小女贼在再三确定让·罗彻不会报警后,开始活跃起来。

“咚!咚!咚……”远处教堂顶上的时钟敲响了六次,四面八方的路灯开始亮起,让·罗彻这才看清小女贼的样子。

少女绝美的身姿被包裹在印着皮卡丘的米黄色连帽卫衣搭配着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中,白色运动鞋和头顶一个黑色的棒球帽散发着少女的青春的味道,如果不是雪白的小脸上有着几抹乌黑,倒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小女神。

“有困难为什么不直接寻求帮助,非得去偷呢?幸好你遇到的是我,要是碰到其他的联盟人,就是开枪把你打死也不是没有可能。”看到小女贼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已经准备慷慨陈词的让·罗彻也不忍心语气太重。

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就连外人眼中禁欲系男神的让·罗彻在面对小女贼那几乎完美的容颜时,一肚子的火也不知道啥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个小女贼也是普拉瑞斯学院的新生,因为前两天的过渡挥霍,使得她在前天就已经弹尽粮绝了。

“其实,我只偷了你一个人。”小女贼贼兮兮的看了一下让·罗彻不好意思的说到。

“你……”刚刚还十分大度原谅小女贼的让·罗彻恨不得将刚分享给她的那个金堡再抢回来。

“不要生气了嘛,我以为同学之间不能相互帮助只能自食其力呢。”小女贼拉着让·罗彻的胳膊再次可怜兮兮的说到。

“哼哼,我跟你没完,我的东西可不是白吃的。”让·罗彻翻了个白眼说到,不过他现在却没有和她纠缠。

“呜呜~你要干嘛!”小女贼被让·罗彻的话吓得一激灵,双手抱胸警觉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目光所及除了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其他人。

就这样两个人相识了,并且走到了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