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命运的安排

书中世界,鲸尾三星辰。

外界的生命的进去,打破了三十三颗星辰的绝对静止。

时间的漩涡波动到了整个星系三十三颗行星,太阳再一次被点燃。

延绵万里的活火山地带,中间最大一座活火山,不断向外溢出着猩红色的岩浆,如河流般满贯在周围,经久不灭。

这座活火山出了奇的大,光是顶部就有方圆几百里,不断沸腾着的岩浆构成了一片散发着炙热高温的火海。不断飞向天空的火山灰将本来就灰暗的天空彻底遮住,变得一片漆黑,好在岩浆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否则这一片地域就要变成黑域了。

火山顶部的这片火海往日虽然一直在不停地沸腾着,灼热的岩浆流向四方,然而大的动静却是不存在的,而然今天却有点反常。

在岩浆的深处,一个几十米长的方形石棺在不停的颤抖,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想从里面出来。

这个石棺宽大概六七米,长有个二十米,整个石棺用深蓝色的青金石雕刻而成,上面除了雕刻着一个神秘的符号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的身影,四周还有各种神秘的符文,

“铛!铛!铛!!!”巨大的石棺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撞击石棺。

宽广的岩浆湖面,泛起阵阵波浪,无数火红色的莲花从岩浆中冒出,在岩浆湖的中央,一个巨大的金色的莲花骨朵伫立着,光是支撑花骨朵的莲花茎就有几米粗。这些莲花虽然在岩浆之中生长,但是他们散发出更强烈的光,在岩浆中丝毫不见暗淡,反而整个岩浆湖都好像这些花儿照亮的。

仔细看,金色莲花骨朵上,淡淡的红色在夹杂其中,其中散发的热量竟然高达几万度,旁边的岩浆都有要蒸发的感觉,还好花茎足够高,足足有几千米。

岩浆下面,深蓝色的巨大石棺此时已经不满裂纹,而这些火红色的莲花就是从这个石棺中发出来的。

“哈哈哈哈,你们以为用水之王那个贱人就能封印我,将我囚禁在这放逐之地,就能高枕无忧了吗?谁想到这里竟然有火源之地,即便本尊只剩一缕残魂,仍旧可以恢复当年风采,哈哈哈~”

在骄狂的笑声中,深蓝色石棺破碎开来,里面一团暗红色的光深深抓住地面,在岩浆湖中生根,而暗红色的光的上方,无数莲花从这里生根。

巨大的莲花骨朵仍然没有开放,但是不断有火系的能量源源不断的从岩浆湖中传入。

“我的孩子们,苏醒的,迎接我的到来,与我共享这火源之地!”

随着巨大的金色莲花骨朵中传出的声音,无数大大小小的莲花中隐隐出现了生物的模样,大的几百米,小的只有几米。

现在还只是一道道淡淡的红色的影子,但是源源不断的火系能量是影子不断地变深,一些较小的生物已经变成实体。

这些由火元素组成的生物和元素兽还是有区别的,他们不像元素兽那样要经过漫长的岁月自己产生意识,他们是神明点化而成,从异界带来的灵魂能量浑厚,智力也比元素兽高很多。

本来只有原浆爆裂声的岩浆湖此时开始嘈杂起来,已经成型火元素要么在岩浆里游来游去,要么在岩浆湖上面不停的追逐嬉戏。

密密麻麻的火元素生物出生后,他们出生的地方,火色莲花就开始枯萎了,最后被分解在岩浆中。

方圆百里内,不断有火元素生物出生,早出生的火元素生物开始不停地像四周其他火山奔去,走过的路程,脚下的岩石被烧化,形成一道道岩浆河。

在火山群的边界,有一颗枯树。

“我要,善意!”

火之王的声音从火山的棺椁中传来。

枯树听到声音后,化成了一个白胡子老头的模样:“当年的债你终于来取了。”

巨大的枯树幻化的成的白胡子老头只有头颅,像是白色烟雾构成的,烟雾的下方连接在枯树树杆上。

白胡子老头并没有理会那些火元素生物,只是自顾在那里说着。

“三十多万年了吧,你已经换了面目,我也从一棵树到种子又变成了一棵树再到快老死,无数年的积累才成就如今的我,不过在他的面前仍旧是土鸡瓦狗,如同蝼蚁一般吧。”

“这三十万年来,他已经快要达到那个境界了吧,世界的主人已经换了六个了,当年所有经历过那个浩劫的人再也没有活着的了,无论是敌是友,即便有一些在苟延残喘的和我们一样的活着,当年那个时代已经再也不复存在了,他还是达到了为我独尊,只可惜只有他自己独尊。”

“你很聪明,放弃了几乎所有的记忆,就如同我一样,即便现在与你对话,却还是不敢真正的醒来,只是留下我想说的话,借幻术传达给你,也许是我们太过谨慎了,现在的我们哪有使他关注的资格,他动一动手指头,我们就能够飞灰湮灭了。”

“当年同为至尊星辰的九大位面,现在一个仍然是唯我独尊,其他八个个却破灭成连人间界都不如的放逐之地,大破灭使这个位面生机全部消失过,却也为重新崛起埋下了伏笔,我还是要劝你,即便你回复到当年的实力,也不可太过自我,毕竟你和他相差不是一个境界了。”

白胡子老头仍然在说着,仿佛他只知道棺材里那位的存在,却并不关心他有没有在听,他只是将自己所记得的完完整整的给他叙述一面,他知道那人会重视他说的话。

此时,他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快,白色的烟雾却变得越来越淡。

“当年的我们输给了信仰,谁能想到,实力低下只有人数众多这一优势的人间位面所能产生的信仰之力竟然强到这个地步,至尊星辰都可以毁灭,所以这一次我们不能放弃信仰之力,但是跟他争夺信仰务必会被他发现,然而没有信仰我们永无出头之日,左右是个死,我算是支持你到外面去吧,那个当年的你看不上的星球,在他们都在人间建立信仰自己的宗教你却在嘲笑,这就是差距呀。”

“父神的残余精神分化成我们九个,在这个角落里苟延残喘,诡异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而我们却为了这点权柄争斗了几十万年,还差点被魇魔那厮发现,不过若不是我等拼尽权利诛杀那厮,相比也不会被光之王趁机捡了便宜吧。”

“好了,我会做到你要求的,毕竟是我欠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