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无奈

泽泽▪拉维也不知道自己来找绿蒂▪科斯塔是对还是错,但是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作为王族的旁支,他这一辈子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就只能呆在封地了。

虽然他们拥有很多权利,并且积累的财富永远也花不完,但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拥有这样的身份那是普通的民众老百姓奋斗几辈子都得不到的,但是对于泽泽▪拉维来说,这就是一个看不见的囚笼。

他宁愿那些人和猎人一样,流浪在城市之间,穿越的茫茫的雪原当中,发生一段又一段的离奇故事,等年老之后,坐在耀眼的炉火旁边,和围在自己身旁的子孙笑着讲解,然后告诉他们自己这一辈子过得很值。

可是他的身份并不允许他这样做。虽然当局者有意的去隐瞒一些事情,当然是作为王族的子弟,他还是可以从家族里的那些典籍当中察觉到什么的。

并且他知道这个世界也并不像他们看到的那样简单。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这些人类以外,其他的生物都和这个星球很契合,完全适应了这个星球的进化程度,而只有人类只能躲在具有地热的区域建立封闭的城市,以此来对抗严寒。

这本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如果这些人类也是这个星球,自然进化出来的话,那么他们绝对和这个星球上的其他动物一样有着独特的御寒本领,而不是现在只能靠燃烧一些有机物,来维持自己的体温。

并且这个文明出现的太突兀了,突兀到就像真的有神去创造他们一样,但是并没有这样,对历史的研究分析得出的结果,他们这个文明目前正处于缓慢的上升阶段,但是在这个阶段之前,他们文明曾经达到了非常高的科技水平。

虽然到了现在,那段文明几乎没有留下什么遗产,但是仅凭刻在石板上的那些知识就足以证明,在几万年前他们的文明有多么先进。

不过让泽泽▪拉维不理解的是,王国的那些当权者们好像,并不愿意让这些知识外流,相反这些知识只有王国中的大科学家才有资格获取。

并且不管是谁发现了一些物理规律,国家都会像那个封锁这些规律,好像是在刻意的让这个星球保持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就是现在有着奴隶制度的封建时期。

一开始泽泽▪拉维也是以为,这只是他们家族为了统治人类而故意这么做的,但是后来发现好像,这么做并没有道理。

因为这颗星球上百分之九十的武力,都掌握在王族当中,在这种离开城市就会冻死的环境当中,老百姓是根本无法造反的,虽然他们生活的并不咋样,但是好像自从有历史以来,泽泽▪拉维就没有听到过有哪个城市的百姓造反,即便有战争那也是王族内部的争斗。

所以如果王国真的有先进的科技的话,似乎把这些科技运用到实际生活当中,对他们的统治更有利。

但是王国似乎不仅对百姓苛刻,对自己的同宗兄弟也照样很苛刻,几乎被放到领地以后这辈子就别想去其他到地方了,只能在那一个城市当中混吃等死。

还好他现在并不是封地的继承人,他的上面还有他父亲和他的叔叔们,如果父亲顺利继承封地的话,他也会顺带失去自由,但是他暂时还不会收到这些约束,只要不出现在其他城市当中,去附近的野外探索一下还是可以的,当权者和家族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前提是别有异常,而泽泽▪拉维偏偏就有了异常,所依他得藏着。

也正是因为之前的侥幸心理,泽泽▪拉维才敢走出城市,到达了雪山上的那口古井,被一个奇怪的生物给感染了,或者说是污染了。

那个生物虽然长相得很凶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泽泽▪拉维就是对他有的难以表达的好感,看到他被锁在那里,泽泽▪拉维说不出的痛心。

他在通灵社中认识了绿蒂▪科斯塔,并且将自己的遭遇和绿蒂▪科斯塔说了一些,当然他并没有提自己遇到了那个恐怖的怪兽。

不过仅凭泽泽▪拉维提供的那些信息,绿蒂▪科斯塔就已经对泽泽▪拉维的遭遇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因为涉及到的内容绝密,所以不管是泽泽▪拉维还是绿蒂▪科斯塔,都不希望让通灵社当中的其他人听到,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给他邀请得到夕阳酒吧。

夕阳酒吧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不管是官方的还是私下的一些组织,他们都不敢在夕阳酒吧撒野,甚至连身为王族的泽泽▪拉维,从小就被警告过绝对不能去夕阳酒吧闹事,哪怕真的不小心走到了那里,也要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否则的话后果是很恐怖的,并且王族不会庇护他。

或许这也是她那么相信绿蒂▪科斯塔的原因吧,因为身为王族的他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国王陛下几乎没有什么需要他去小心应对了,但是夕阳酒吧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地下空间市场玩的牧风和卡蜜拉又回到了地面上的小木屋,现在地下空间里有足够好的房子让他们居住,但是他们还是更喜欢没有人打扰的地方。

像他们住的小木屋所在的区域,远离城市,除了那些有超能力的人,普通人没个几个月是到不了这里的,这也叫就保证了这里的相对安静。

并且这个小木屋并不在交通要道上,因此除了那些专门来找他们的人,是不存在有人误打误撞到达这里了。

地下空间已经运行了好几年了,基本上一切的生产,都到达了一定的程度,虽然资源充足,但是目前的科技发展也到了一定的瓶颈时期,如果没有外力打破的话,可能至少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新的水平。

为了给他们增加一些外力,所以牧风打算再从各个奴隶市场当中购买一些新的奴隶。

对于这样的事情,牧风已经轻车熟路了,所以仅仅用了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就给地下空间又增加了一千多的人口,多数还是孩子为主,最大的也就十五岁。

一方面是这些孩子的可塑性比较高,另一方面则是相对于成年的奴隶,这些孩子们存活不易,如果牧风不干涉的话把他们带回来,那么可能这些孩子当中能长大成人的连一半都到不了。

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牧风听到了来自远方一阵嘶吼,发出的嘶吼的存在让牧风和卡蜜拉都一阵战栗。

这也给牧风提了一个醒,那就是在这个星球上有太多的不可知,不管想要做什么事情都一定要低调,否则的话就可能阴沟里翻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